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苟道长生:我真的只有炼气期免费阅读,陈青山完整版阅读

强力推荐一本玄幻小说苟道长生:我真的只有炼气期作者是龙川,主角是陈青山,主要讲述了:【修仙+长生+轻松+日常+稳健流+无系统】穿越修仙世界,误食长生道果,长生不死只完成一半,为了能达到另一半的不死境界,他给自己找一个超级靠山,苟在宗门内,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成就最强,练气期……

苟道长生:我真的只有炼气期免费阅读,陈青山完整版阅读

第5章 我的心,乱了呀

如果条件允许,陈青山很想跟这个大师姐说一个字。

滚!

这不是为难他吗?

那颗筑基丹,他吃了,但是没用。

现在让他到哪再拿一颗出来?

“师姐,我还没有准备好,我这个人比较求稳,服用筑基丹,万一失败了呢?”

“嗯,师弟觉得,初入炼气十二层,还得沉淀一下,等修为稳定下来,一举突破,岂不更稳?”

说出这话的时候,他略抬眼皮,去留意着大师姐的表情。

他发现,自己所说的炼握十二层,对方并没有反驳。

也就是说,自从自己服下了那颗筑基丹,自己的修为,已经不在对方的监控之中了。

在对方的眼中,自己停留在了炼气十二层。

十二跟十三,虽然只有一层之差,可是真正的实力,却是相差十万八千里呀。

这一点,也只有他自己清楚,其他人则是永远感受不到。

这算是好事,至少自己不会太突出,不会引起对方的注意。

“真不着急?”

摇椅晃动,楚君瑶突然就不想回去了。

坐在这椅子上,吃着水果,喝着仙茶,身体自由晃动,那叫一个惬意。

这个小小的院子,比她那里舒服太多了。

“真不着急!”

陈青山半弯着腰,那卑躬屈膝的样子,让楚君瑶不喜。

她不喜欢这样的小师弟。

如果能像夏空那样,那就再好不过了。

可惜两人性格无法互补,不然的话,他倒是乐得跟对方多互动一会。

“行了,师姐也不逼你,不想吃就不吃,这椅子还不错,师姐先借用两天,回头还你。”

说完,飘然起身,衣袖一甩,那张椅子就这么被装进了储物戒中。

借?

这就是明抢!

陈青山面露古怪,心里虽不爽,却又不敢多说什么。

谁让自己势弱,实力不行呢?

但凡他有了超越对方的实力,都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大师姐刚走,新的问题便出现了。

重启院里院外所有的阵法,重新取出了一张椅子,坐在桌前开始思索了起来。

现在两个条路摆在他的面前。

等一个月自然突破,看看是筑基还是继续炼气。

或者服用丹药,直接提升修为。

但是能够让他直接提升的丹药,简直太难找了,要不是这次二师兄,他哪有机会得到?

除非……再坑一次二师兄。

至于一个月时间?

他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了!

…………

一个月后。

玉鼎峰,夏空院门前的那块磨剑石旁。

“大师姐,你最近出来的挺勤快呀,是不是又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夏空手持书本,如果胡子再长一些,再瘦一些,还真有点像个儒生。

“有吗?我以前不也经常出来走的吗?”

楚君瑶一袭白色纱衣,长发随意地披在胸前,那绝美的身材,是个男人都忍不住多看两眼。

也就是夏空,木头一个,从头到尾就没把这个大师姐当成女人来看待。

“有,这一个月之内,你总共出来十次,几乎是每三天跑出来一次。”

“嗯,每次出来,总会在咱们这玉鼎峰绕行一圈,然后不经意间,朝着小师弟院子里看上一眼。”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在担心小师弟的修行问题?”

开始的分析,让楚君瑶心头跳动,好几次都想逃走。

当她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狠狠地松了一口气。

夏空就是夏空,根本不懂女人心思。

“他是咱们的小师弟,炼气大圆满的情况下,手持一枚筑基丹,竟然能忍住不服用。”

“你就不担心,他会出问题?”

夏空随手一挥,手中的书本合上,就这么别在了自己的腰间。

扭头朝着楚君瑶说道:“师姐,十二年来都没出事,你真以为一枚筑基丹可以让他乱了自己的道心?”

楚君瑶回头,朝着陈青山所住的方向,看了一眼,嘴里嘀咕道:“他的道心是没乱,可是师姐我的心,乱了呀!”

“你说什么?”夏空一时间没能听清,下意识地询问了一句。

楚君瑶脸一红,下意识地转过了身子:“没什么,就是有点担心,要不,咱们一起过去看看呗。”

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自从上次,进了那个院子之后,总是有意无意间想到这个小师弟。

“难道是因为这些年,见到的男人太少了?”

楚君瑶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尤其是整天对着夏空这个家伙,突然遇到了陈青山这样的小鲜肉,这一对比,就比对出问题来了。

“小空空,在这峰上,挺无聊的吧?”

前往陈青山住所的路上,楚君瑶还是没能忍住,把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

“无聊吗?”夏空摇头,一手背于身后,一手握着酒壶,说道:“男人,有酒相伴,有书为友,永远不会无聊。”

楚君瑶:“……”

“既然如此,那我这次下山,带小师弟前往,你就留在这玉鼎峰上,守山!”

呃!

夏空瞬间急了,立刻收起酒壶收起,冲到了楚君瑶的前面,倒退而行:“师姐,我觉得挺无聊的,一起呗!”

楚君瑶笑而不语。

“师姐,我错了还不行吗,上次下山还是因为小师弟的事情,这一眨眼都这么多年了。”

“人这一生,能有多少年?”

楚君瑶仍旧不答,只是自顾自地走着。

装呀!

她还就不相信了,治不了眼前的这个家伙。

“大师姐,如果这次下山带我一起,我可以让那小子听你指挥。”

楚君瑶一听,眼睛立刻亮了起来:“这可是你说的。”

夏空:“君子一言!”

“行,你现在就去叫人,先把他给我喊出来。”

夏空看着眼前的这个院子,嘴角抽动,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

上次就是栽在了这里,这次再去,鬼知道又会发生什么样的事。

丢人的事情,做一次就可以了,如果多做几次那就是白痴了。

“小师弟,师兄又来给你送丹药了,速速出来领取。”

唰!

他话音刚刚落下,一个身影从他们的身后冒了出来。

“丹药,哪呢?”

夏空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回过头去,顿时头大。

看着身上沾满了尘土的陈青山,忍不住后退两步,问道:“你这是去哪了?”

不止是夏空,一旁的楚君瑶也是满脸的问号,想知道具体的情况。

而此时的陈青山,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在夏空的身上来回扫视。

“师兄,药呢?”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