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求战阎韩曦小说免费资源

现代言情小说最强帝妃的作者是夜轻语,主角是战阎韩曦。又名最强帝妃。主要讲述了:战阎没有想到,韩曦竟然知道。陈文在一旁候在,更是听的心惊胆战,他的主子虽然看着温润如玉,可,手段绝对不温柔尤其对看穿了主子想法的人更是从来都不温柔。当初,主子带着他从塞外赶着来九幽城,为的就是暗卫传信……

求战阎韩曦小说免费资源

《最强帝妃》精彩试读

战阎没有想到,韩曦竟然知道。

陈文在一旁候在,更是听的心惊胆战,他的主子虽然看着温润如玉,可,手段绝对不温柔尤其对看穿了主子想法的人更是从来都不温柔。

当初,主子带着他从塞外赶着来九幽城,为的就是暗卫传信来说,找到了元灵体质的人。

而那个人就是九幽城内,第一世家韩家的下人继承人嫡女韩曦。

万万没有想到,当主子带着他回来了九幽城外,还没有去九幽城内竟然就遇到了韩曦。

眼前,这位韩曦一点儿也不符合暗卫传来的消息,更没有想到韩曦居然被害的那么惨。

主子本来是很是感兴趣,为何元灵体质的人不能修炼,是想着以能够医治好韩曦的名义带着回去研究的……只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韩曦看起来也不全然没有武功,虽然,武功有些怪了点,但是,武力值还是非常高的。

明明是一个傻子,怎么现在就成了那么心狠手辣的美人儿呢?

陈文真是百思不得其解,想不明白究竟是暗卫哪里查探出错了……

“本皇子不否认,当初对你是很感兴趣。但是,现在知道你是如此的大麻烦,本皇子又怎么会那么傻的带上你?”战阎此时,声音里充满了冷漠。

韩曦听言,看着他好一会儿,声音依旧冰冷,说道:“那,你告诉我,哪里可以学习最好的武功和修真术法?”

此刻,她的脑袋里闪过了无数的片段,只要她想看的更清楚的时候,那些影子景象却又会立即消失无踪。

脑子有点痛,是阵痛,好像有人拿着一个锤子在敲的痛,这样的疼痛无法阻止,让她非常的难受,感觉整个人都出在晕眩的状态。

可是,她不能就这样倒下,怎么也不能在战阎这个无耻虚伪的混蛋面前倒下。

“你怎么了?”

战阎看到韩曦那一张脸越来越白,额头上还渗出了汗水忍不住伸手握住了她那攥起来的手,此刻,他才发现感受到了她竟然在发抖。

“我也不知道,你放开我!”韩曦欲把手从他的大掌中抽回。

战阎心头闪过一丝奇怪的感觉,眸色凝结紧紧地盯着她那吸引眼球的脸上,但是,他并没有任何的表示。

韩曦头越来越痛了,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不由得甩手,说道:“聋了是不是?让你放手!”

“呃?”战阎这才似乎回过神来。

韩曦本来对他都有着无比的怨言,此刻,更是用空中的手拿着银针,来势汹汹地刺向握住的那只大掌。

“放了!”战阎在那根银针离手背一毫米的时候,直接放开了她的小手。

“呼~呼~”

韩曦顾不上他放还是没有放手了,单手捂着头,用力地吸纳吐息着,好一会儿才平息了下来。

“我睡床,你睡客厅的榻!”

“哎,你……”怎么可以让我家主子睡客厅?陈文看着咻的一下站起来的韩曦,原本想说的话,却在韩曦冰凉的目光下吞下肚子里去了。

战阎看着她那一张苍白的小脸,说道:“凭什么?”

“凭我名声不好!”韩曦理所当然地说着,然后,迈开纤细而修长的美腿走向了一旁的卧室中。

“这是什么鬼理由?主子,属下去把她打出来!”陈文敢怒而不敢言,他家主子可是皇子,这简陋的席榻怎么可以让主子睡?

闻言,战阎用饶有趣味的眸光看了眼陈文,淡淡的说道:“你打得过她吗?”

陈文听言,脸禁不住地红了,不好意思地开口说道:“貌似打不赢,只是,主子,属下的武功已经算是高了,为何就是打不赢一个筋脉尽废的女人?她这样的人是怎么修炼的那么厉害的?”

想起韩曦出手的动作非常的丢钻,发出的银针也是劲道十足,虽然比不上修炼者用强大意念操纵的力量,但是,也足以让一些修为不高的修炼者为之忌惮。

完全就不是废柴嘛,说韩曦是废材的人眼睛一定是瞎了,而且,韩曦不知道多么的精明,一点儿也不傻,傻子怎么可能那么厉害?

战阎神色淡淡,沉默不语,只是视线一直落在对面的卧室的那扇门上。

陈文得不到答案,想着想着,忽然,猛地开口,一副惊诧的表情说道:“难不成,她是装的,其实,她根本就不是傻子废材?主子,这个女人实在太有心机和城府了,一定要小心她啊……”

“你再在外面吱吱喳喳,我保证能把你的嘴巴插满绣花针,以后都不能再开口说话!”

韩曦冷冷的声音从卧室处,缓缓而流出。

陈文伸手猛地拔出被射在嘴角上的绣花针,可怜兮兮地看着战阎,用最轻柔的声音小心翼翼地说道:“主子,您看她都这么肆无忌惮了……”

若是之后,韩曦再跟着主子身边,他的日子还咋过啊!

如此的小气,如此的记仇,还根根计较,懂不懂就飞绣花针……

战阎看着陈文肿起来的一边嘴角,眼中浮现了笑意,淡淡的说道:“你若是不服,本皇子支持你打回去。只是,希望你不会被打的太惨,毕竟,你是本皇子的近卫不能太丢脸。”

“主子……”陈文听言,瞬间一脸的生无可恋,说道:“既然这样,主子,干嘛不让属下一点儿脸面都不丢?”

“看你被她欺负很有趣!”战阎很理所当然地吐出了两个字。

此话一出。

“……”陈文觉得原本没有被射绣花针的另外一边脸也跟着痛了,没有被射绣花针的身体,心脏也跟着抽痛。

良久,卧室没有任何的动静了,韩曦似乎已经熟睡了。

陈文最终还是忍不住心中的八卦,开口小声地问道:“主子,她真的不能修炼了吗?不是说元灵体质的人,能够轻易操纵天地元气,修炼武术也是比任何人都要快的天才?”

战阎闻言,眸底深谙,言语淡淡却是一字一句地说道:“身体的奇经八脉全被堵死,若是不解,无力回天。而且,能够解开也只是开始而已……”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