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拯救世界,从继承夜神开始小说,拯救世界,从继承夜神开始秦墨姚晨

强力推荐一本都市小说拯救世界,从继承夜神开始作者是折笔沉沙,主角是秦墨姚晨,主要讲述了:【人族崛起+无女主+系统+群像+杀伐果断】(非爽文,由弱变强,积沙成塔。)秦墨魂穿到黑雾爆发、深渊入侵的世界。在一场出乎意料的黑雾爆发中,秦墨觉醒了系统,第一个任务就是接受传承。想把秦墨炼成丹的工匠之

拯救世界,从继承夜神开始小说,拯救世界,从继承夜神开始秦墨姚晨

第1章 黑雾

公元纪2010年的一天。

盛夏的早晨,澄澈的空气中带着令人爽朗的湿气。

温煦的阳光掠过倒塌的废墟,盘踞在墙角一朵娇嫩受寒的雏菊上。

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小心翼翼地踏过废墟,震掉了雏菊上晶莹的露珠。

晶莹的液滴砸在水泥地上,掀起了一小团尘埃。

士兵中为首一位打出手势站定,从腰间拿出对讲机。

他的动作干练直接,很难看出他的手指在略微颤抖。

“4组报告,暂未发现生还者。”

与此同时,对讲机里传来其他不同声音。

不过传出的话语如同录音机一遍又一遍的播放循环。

“7组报告,暂未发现生还者。”

“2组报告,暂未发现生还者。”

“……”

各个队伍纷纷响应,交代实时搜寻结果。

待所有队伍报告完全后,对讲机频道突兀地陷入一种诡异的沉默。

许久,对讲机里传来一声极为轻微的叹息。

紧接着对讲机里传来一道沉重、严肃的命令。

“继续搜寻。”

听到命令,士兵收起对讲机。

不动声色地深吸一口气,唯一暴露在空气里的眼睛不掺杂任何感情。

只见他弯腰举枪,打起手势示意队伍继续前进。

当太阳升到顶空时,这一组士兵刚好深入到一处保存的还算完整的高层建筑中。

而就在这时。

在他们搜寻到三层的一处没什么两样的房间时,对讲机里突然爆出一阵语速急切的报告。

“4组报告,发现生还者,需要请示。”

“四组报告,情况特殊,需要指挥部直接下达。”

…………

“来,同学们!”

“今天我们一起复习一下鬼面狗的特征和弱点,挑一个同学来给大家讲一下。”

原本有些喧哗的课堂顿时针落可闻,学生们一个个都跟蔫菜一样,低垂着头看着课本。

讲台上刚说出这话的老师,看到这种情形,心中不由得叹息一声。

这时他看到靠墙一位学生正紧紧盯着自己。

于是他把目光从他身上绕了个弯,落到那个学生的前桌身上。

前桌的那个学生一脸严肃地盯着课本,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

“刘洋,看你那么积极,你来给大家说一下。”

说完,便走下讲台,一脸认真期待地看着他。

被喊到名字的那个学生先是虎躯一震,随后哭丧着脸站起来。

只见他扭扭捏捏地踱到讲台,开始了他的即兴演讲。

而刘洋的后桌,也就是刚才眼里要冒出精光的学生,看到这一幕顿时泄了气。

秦墨不禁心里感慨。

“上学那么幸福,为什么会有人不好好珍惜呢?”

他侧头无意间看窗外,一座巨大的高塔伫立在城市中心。

塔顶周身散发着纯粹的蓝光,在太阳光下像是一团虚幻的蓝色泡影。

时不时蓝光扑闪一下,散出蓝色雾气。

“今年已经是灾变第13年,也可以说是上一世的公元纪2023年……”

秦墨轻咬舌尖,不再去想那些事情,将全部精力集中到课堂上。

…………

记完最后一笔关于【蓝狼】的笔记之后,秦墨把笔合好盖,伸了个懒腰。

他的前座刘洋耳朵一动,转过身子笑嘻嘻地说道:“秦墨,这节课笔记借我参考参考呗。”

秦墨一边把笔记递给他,一边打趣似的笑道:

“放心,老张下次抽不到你了。”

“这话说的,我是怕他抽吗?我这都是为了学习!”刘洋不要脸地狡辩道。

秦墨闻声轻笑,把笔记给他之后便准备打开书预习下节课的内容。

“秦墨,你准备报真武大学吗?”

一道疑惑的声音在秦墨右耳畔响起。

秦墨还没来得及回答,刘洋头都不回地叫道:

“老马你是不是傻,秦墨学习那么好,肯定报的文大啊!”

秦墨右侧的同桌缓缓点头,目光从秦墨移到窗外那伫立的高塔上。

而秦墨也转向高塔那边,深黑色的眼眸里蓝色光彩如泡影般变幻。

“也许吧,都挺好的。”

秦墨的思绪沉浸在以往十三年的回忆中,在脑海中像放映电影胶片一样复盘。

他已经穿越到这个世界十三年了,今年年纪刚好十八周岁,也是他穿越前的年纪。

秦墨前世学习也非常好,可是就在升入高中没多久时,他上课就时不时都会喷鼻血,吓的隔壁女同桌每次都得梨花带雨。

当最后确诊为癌症时,而且还是中晚期时,秦墨一开始还不可置信。

他原以为是自己身体虚弱导致的,稍微注意点休养就可以补回来。

不过他适应能力非常强,哪怕得知自己已经没个年头活了,他也非常乐观,经常给隔壁患友讲笑话。

虽然没人搭腔,也没人捧场笑一个,但是人毕竟是得“支棱”起来的。

秦墨相信,自己那么乐观,老天不会让自己去死的。

所以他拼命地乐观,努力让自己支棱起来。

得癌症了,没事!会好的。

没学上了,没事!等病好了继续上。

还没谈过对象,没事!咳咳!

不过不管怎样,秦墨在生活中都一贯坚持持有乐观的态度,遇事不慌,支棱就完事了!

然后他就支棱死了。

不过还好,他穿越到这个世界。

不过可惜的是。

刚穿越,就看到新生父母被妖怪拧掉头。

…………

刘洋兴奋莫名的响声在耳畔响起。

秦墨缓过神来,仿佛刚睡醒一般。

之间刘洋激动地说道:“你们昨晚上看新闻了吗?”

“樱花国爆发一场史无前例的大型黑雾!”

“把整个城市都吞没了,现在全球都在讨论!”

说完,刘洋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意犹未尽。

“应该是食尸鬼!”

秦墨同桌马兵回道,脸色显得有些后怕。

不过旋即,三人看着对方笑了起来。

“樱花国罪有应得。”

“没错,只一个城市真是便宜他们了。”

“要怪只能怪他们太狂妄。”

说完,三人默契地严肃点了点头。

“对了,话说你俩准备报哪所大学啊?”

刘洋好奇地问道,手上转着笔。

“省外的吧,我去北边。”

马兵深思熟虑一番说道,说完扶了扶鼻梁上的镜框。

“老秦你呢?”

秦墨闻言一怔,似乎刚睡醒似的。

“嘿呀老秦,你看你困成啥样了,晚上不好好干正事吧?”

刘洋一脸坏笑地说道,表情具有高中生标准的猥琐。

“唉,也就刷了几套试卷,压轴题费了点时间。”

秦墨打了个哈欠,无辜地摆手说道。

“好家伙!你不当人子啊。”

“不过说真的,我应该也是报省外的。”

秦墨想了想说道,右手托着腮出神地看向天花板。

从他穿越那天开始,他连续十三年每晚都做着同一个噩梦。

散着妖异红光的妖怪,趴在自己的肩头吞噬着血肉。

秦墨甚至能看到自己被撕烂的胸膛跳动的内脏,总之每晚都换着一个死法。

有时被无头妖怪拧下自己的头,然后安在自己屁股上。

有时被全身腐烂的小鬼掏出肠子,当着秦墨的面就开始花式跳绳。

有时梦到在一座古老的宫殿,壁画上美丽细腻的侍女突然把自己吸进去。

更有时候,他在梦中在只是盯着一面镜子。

看着看着,最后被镜子里逐渐扭曲的自己给吓醒。

深受噩梦里妖怪的折磨,秦墨的精神只会有两种极端。

一种是精神崩溃,疯疯癫癫。

另一种就是现在这样,人畜无害的笑容时刻挂在脸上。

“你笑什么!还那么猥琐。”

刘洋不解的声音响起,伸手摸了摸秦墨的额头。

秦墨无语地看着他,随后换了只手托腮。

“下节课是老韩的课,老秦你得帮我呀!”

刘洋嬉皮笑脸地说道,手里的笔转的飞速。

“你又不是不会,继续临场发挥吧。”

说完,秦墨又陷入了回忆中。

在经历过差点猝死的美妙感受后,秦墨戴上了灵石项坠,自此噩梦才渐渐消失。

现在做梦,拧自己头的怪物没了,拿自己肠子跳皮筋的小鬼也没了。

能够睡到自然醒,秦墨心情大好,学习那真是进步神速。

不过随着这一世年龄增长,秦墨发现一个问题。

这一世身体太虚了,不过脸皮倒挺俊秀,活脱脱一个空虚公子。

虽然这个班身子虚的不少,但秦墨那可是比上一世还虚。

上个楼都能喘的跟拉风箱一样,跑个步拉磨的驴都比他快。

作为穿越者大军中的一员,秦墨唯一的优势应该就是投了个好家。

当然,不是刚睁眼就被拧掉头的那个家。

是后来被一位和蔼的中年人收养的那个家,刚好跟秦墨一个姓。

秦树,也就是秦墨这一世最亲近的人。

据说,当时就是秦树管理的黑雾搜救行动。

秦墨当时表现出的不符合五岁儿童的心智和成熟,深深打动了秦树。

于是,在他力排众难的努力之下,秦墨免于被切片研究。

并且能够隐藏过去,像个普通人一样活着。

这些事秦墨长大后,没人给他说过,但没人会想到,五岁的秦墨全都知道。

外人并不知道秦树还有个孩子,而秦墨也不会逢人就张扬。

如今的秦树,哪怕一辈子不升迁,仍为汝宁市修真者协会会长,实力莫测。

深呼一口气,秦墨收拾好下节课的课本,对于未来他早已有规划。

现在,只等着12月的武招体测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