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冷凝霜白雁初小说章节目录阅读,吾妃悟空有点野在线看

强力推荐猫咪老尸的小说吾妃悟空有点野主角是冷凝霜白雁初,讲述了:资深废柴一朝穿越成毁容女,带着零碎的孙悟空魂识落于书中世界,各路美男席卷而至,一心只想让boy们都love一次,奈何剧情君走向经扭曲,我大好年华竟然被白发bt老翁所控… 说好虐身不虐心,没

冷凝霜白雁初小说章节目录阅读,吾妃悟空有点野在线看

第10章 击杀的黑眸

手抚摸上凹凸不平的侧脸,我猛然回忆起自己被一个华衣少女推入火堆的情景,而后便是母亲叶素心为了安慰毁容的自己,沉迷炼毒毁了容颜···

悲痛之下,记忆错乱,我的脑海里再次浮现熟悉的紫裙女人,躺在玉棺之中她突然对着我张开了双眸。

我的眼睛在毒素的作用下瞬间失了眼白,宛如一头失了魂的野兽,让人不寒而栗。

意识混乱,自称飞天蚁的灵兽再次对我发出了主线任务,抹杀提前入书的孙悟空,释放受困的灵兽之躯。

我感触着遥远的沙漠之地,耳朵捕捉着正深处发出的一声声龙啸,嘶吼的亡灵们挂满了一株枯藤

无从把握体内流逝的力量,我迷失在一片紫色的烟雾里,随风而来的强大戾气正中我的心房,有人正对我展开击杀。

“该死,又来阴的,你看吧,你不找她,她还不想放过你呢…”

化身为飞蚁的神兽隐身于一众书中人前,被放慢的时间流出了诸多缝隙,紫裙女人分化的灵识瞬间被我的黑眸所攻破,就连神蚁也一并受了重创。

我明显感受着失控的黑色眼眸里,藏着一本厚实的书册,书名正是,《冥界之书》。

“难道,这就是她想要的东西……”

时间在两股力量交汇的时刻恢复了进程,我万般狼狈地缩在了囚车的角落。

负伤而散的紫裙女人无比愤恨地瞪了我一眼,那双和我一模一样的狐狸眼满是杀意。

四下的商户已然被力量所毁,平坦的街道上留下了一个大坑,束缚着我的枷锁也散落在地,原来方才发生的一切,竟不是幻觉。

“妖女,她果然是妖女···”

百姓们大惊失色,纷纷对着囚车投掷起菜叶和石子。

我感受着身体各处的疼痛,强撑着身体,单手握住了粗糙的木头栏杆,缓缓站了起来。

我身手敏捷地接过了投掷而来的剩菜,一口口塞进了嘴里,残羹剩饭倒是成了救命稻草。

如果我真的是孙悟空,自然可以靠自己逃出书中的世界,活下去,才有机会逆转未来。

囚车的行进速度越发慢了下来,囚车里的人却是吃的越来越欢快。

我看着面目狰狞的路人们,开始放声大笑。

这一切只是我这个作者对女配的凌虐,如今自己亲自替她尝试了被人羞辱的滋味,又是一场罪有应得的因果报应。

“看啊,她的脸,太可怕了,妖怪,妖怪···”

脖颈处一颗蓝色的印记隐隐发光,我感受着皮肉的刺痛,无从得知唤体内的灵兽的诀窍。

雷月国近处的某个地穴里泛起了星星点点,缥缈峰的王宫底层也传出了一阵阵呼噜声。

白发苍苍的老妇人手拿着一把生锈的钥匙看向了宫殿之外,她命着底下歌曲四起,暂时压盖下了来自地底深处的动静。

“灵兽有了动静,圣女许诺的一切,终究有了迹象,雪雪那边,可有消息。”

“太后,公主已经十年没有来信了···”

“对呀,十年了,我还能再等几个十年,柳惊木所守的云城,又会有怎样的天地光景···”

遥远的洛河古城,蓝色的小小火虫瞬间照亮了一所屋舍。

男人伸手接下了飞舞的蓝色虫火,他保持着柳惊木年轻时的面容,手上正练习着画眉。

“圣女说过蓝色虫火再现,圣女宿敌之力已经觉醒,缥缈峰的法阵即将破解,灵兽必将失控。”

木屋外的洛河国主洛玄策拿着一本书起了身,临时设立的走廊式图书馆摆满了各色的书籍,而他手中便是洛河文字版的《倾覆天下》。

“破解也只是一个开始,时机尚早。”

眼见男人依旧无动于衷,洛玄策不得不再次发着牢骚,对方分明可以改变全局,却仍旧畏首畏尾。

“听你的意思,倒像是她还不想苏醒,呵呵。”

对方未曾透露如何复活圣女夏婉若,他们之间从来都不是公平的交易。

“无论剧情怎么变,顺其自然走下去,我们只能寄希望于圣女苏醒,谁也不想重复轮回,彻底困在这本书里。”

“两手准备,圣女宿敌自由发展,我儿落尘悦,天赐纯阳之躯自然会有自己的机缘,云城虽好,可云城之上的仙界,才是我们该期盼的人生。”

房里真正的柳惊木深知对方的野心,他将书册翻阅到了第一百章,标题就是:天下归一。

一旁年轻的妃子再度窥探着关于神秘云城的一切,她无法理解男人们的话题,一心只在提及的梦中云城,神秘的存在似乎就藏匿于洛河国土之中···

“堂堂雷月,竟然如此欺凌弱小!!!”

青衣少年牵着骏马行走在侧,推开拥挤的人群,脸上瞬间没了笑容。

路人正对着一个少女投掷着杂物,她的一双黑眸正散着奇异的黑气,这和雷霆山舍培养的毒蛊,如出一辙,甚至,更甚一筹。

路人正要对着少年郎一顿训斥,眼见着这俊秀的脸便立刻变了脸色,只当他是外来客不知人心险恶。

我吃力地抬起了头,依稀看见了熟悉的身影,突来的紫色满带着熟悉的安全感。

叶素心伤了一只眼,包裹着眼睛的白布渗出了腥臭的血。

她匆匆看了眼牵着马的俊俏少年,这般意气风发的年少阳刚,正如多年前的冷千秋,可惜,一切已成过往云烟。

“女儿,我其实一点也不喜欢紫色···”

女人早已习惯了效仿夏婉若,这才想起自己一生最为厌恶紫色。

“娘···”

“且不管圣女能不能苏醒,父王,你希望对出下联的人出现。

两股不可控的力量足以威胁此刻的安稳,我可不觉得圣女能帮我们这些书中人更改命运。”

“嘘,两蚌相争渔翁得利,父王的心思,你别猜!对了,你我皆为书中人的事,别告诉你哥。”

老国主依旧是专注地看着手里的书册,年轻的王妃携着茶点缓缓而至。

“可是,那家伙最近盯上了雷月,大抵,是想要拿下雷月证明自己,你就不担心他任意妄为。”

少女洛星悦毫不避讳地提起了赫连渊,明显察觉着王妃已经清捕捉到了关键信息。

“若非如此,怎能引出圣女宿敌!”

父女两人心有灵犀相视一笑,无视着王妃的窥探…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