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吾妃悟空有点野冷凝霜白雁初小说在线阅读

强推热门古代言情小说,吾妃悟空有点野主角是冷凝霜白雁初,作者是猫咪老尸,非常火爆。主要讲述了:资深废柴一朝穿越成毁容女,带着零碎的孙悟空魂识落于书中世界,各路美男席卷而至,一心只想让boy们都love一次,奈何剧情君走向经扭曲,我大好年华竟然被白发bt老翁所控… 说好虐身不虐心,没

吾妃悟空有点野冷凝霜白雁初小说在线阅读

第7章 人间不成欢

女童清儿将头埋得更深了一些,决然不敢对主上横加猜测,没有答案,便是最佳的回复,村落百十条性命全然在于一己之身。

“自今日起,族人的命就和你们连在了一起,潜伏在柳依依身侧,直到二爷白逸秋,一统天下!”

柳府信鸽飞越过层层密林,远在边郊的小镇里传来一阵阵哀嚎。

火光之下,一个灰袍老人命人清理了染血的街道,货车上逃窜出散落的兔灰,来自玄机岭的队伍遭受了突袭。

老人细细哄起怀里的少年,粗布衣着的商队在小小的村镇里全军覆灭,湖面上星星点点的蓝色火虫照亮了这片血腥。

行走在街道上的人们多半穿着遮盖全身的灰袍,他们就像进行着某种神秘的仪式,对着发光的湖面整齐膜拜。

为首的灰袍长者取下男孩脖子上带血的月牙玉佩,布满红疹的手臂在月色之下甚是恐怖。

“老夫人来信,柳家将反,利用好新王白雁初,方能守护我族安宁,还请族长抓住时机,速速现身,缥缈峰的族人,早就等不及了···”

灰袍长者细细看了眼手上的书信,随后高高举起了一个受伤的孩童。

倒在血泊之中的玄机岭商人,望着迎面而来的金光倒了下去,灰袍们用刀再次扫除活口,点燃了一旁巨大的篝火堆。

“老夫人私心太重,我们可不会在意区区雷月,振兴我族重任在肩,老朽怎么会离开雷月苟活。

按照书中剧情,玄机岭国主命中并无子,他的存在就是天大的变数,少年牛承佩就是全族最后的希望···”

深宫之内,被牵制在宫殿外的柳惊木已经被困了三天三夜,国主以商议军机之名令柳家之主和将士入殿,却未有接见。

暗卫军传送了少王爷夜闯将军府的消息,底下这才明白是有人逼柳惊木谋反。

潜伏于雷月的洛河子弟,早就蠢蠢欲动,回归故土之心,日渐强烈,柳家亲军向往强大的洛河城已久,更是期盼着另闯一番天地。

“将军,怕是连大小姐之难也在他们计划之内,如今老国主已死,本就不该再眷恋此地,少王爷逼我等反,底下弟兄们哪里忍心看你受这般委屈···我等深知,枳生南方之苦…”

枳生南方之苦,正是验证着柳家军抑郁不得志的现状,雷月国气数已尽,跟随雷霆山舍而去的势力早已削弱了雷月国。

信鸽已至,柳惊木未有动作,年近五十的他双鬓早就泛白,他一副平易近人的模样,丝毫没有属于将军的杀气。

而今老年丧女,他脸上依旧没有半分难过,谁都该怀疑柳将军的卸甲归田之心,一味愚忠,并非大将本色。

柳家境遇,除了功高震主,更是源于他的义弟,雷霆山舍之主,赫然长风。

早些年叱咤天下的雷霆山舍驻扎于雷月城郊,后归顺于邻国洛河,传闻至此兄弟反目,雷月也被削减了实力。

跪在身后的手下无一人起身,来者取下了信件,外头的士兵们已然蠢蠢欲动,亲信们时刻准备拼死一搏。

此夜,似乎谁都没有准备全身而退。

来自洛河的信件姗姗来迟,他扫了一眼亲手点燃了书信,闭着眼睛感受着火烫着手掌心的热度。

书房瞬间安静地可怕,大家知道雷月将迎来一场新的变革,洛河的势力早已根深蒂固。

“柳惊木,你的债,我还清了一半,她也该回到你身边了···”

军士们面面相觑,柳将军说话奇怪,大家猜着意思,至少算是默许了整治雷月…

这一夜,太过风平浪静,次日的阳光已然有些灼目,我不禁打了个寒颤,眼睛直视着刺目的光芒。

我干裂的唇瓣泛着黑色的血,背部的伤已经结痂,伤口已经差不多愈合。

这具卑贱的身躯像是带着天生的下贱,活该被抽打,活该被欺凌。

“女儿···”

路过的小厮们对着院子里的牢笼指指点点,她们二人就像是锁在两个笼子里的牲口,被人肆意围观。

“快看,真的是黑色的血呢!”

“这两个妖怪都好丑啊,怎么还不速速杀之···”

我掐着右臂强迫着自己集中精神,关押在对面笼中的母亲已经失了人皮面具。

她似乎对外界的围观深有抵触,整个人蜷缩了起来,身子发着颤,可怜地藏匿着自己的脸。

即使抗拒,叶素心还是在我清醒的时刻抛下了仅有的自尊。

“女儿,娘在这呢,不怕不怕,我们很快就能逃出去!”

母亲安抚性的笑着,脸上一道道刀痕褶皱挤在了一起,旁侧的侍女们惊呼着恐怖。

“娘···”

至少在这一刻,我的心还是暖的,异世之下我还有一个真心爱护自己的娘亲。

穿书前的我,也有一个操劳的母亲,也不知现在遭受着何种不堪的境遇。

关于孙悟空的一切,皆成谜团,此番屈辱之下,我依旧没有展露穿书人该有的光环。

“笑什么笑,我杀了你们杀了你们!!!”

看守的护卫拖拉着母亲脖子上的铁索,她本就瘦弱矮小身体,不一会儿整个人便被折腾地喘不上气,身体泛着一身臭汗,还是对着我淡笑。

直到自己也被像狗一样逗弄,我才第一次有了杀意,开满院子的紫色蔷薇让我松下了戒备,直到近处传来的车轮声吸引了我所有的注意

蔷薇花开,满园春色,淡白色的围墙,柳木长廊挂满了紫色的风铃,临水小榭备着把无弦的长琴,都和自己笔下男儿的屋舍一一吻合。

“最是人间不成欢···他就是男二,人间绝尘白逸秋···”

男子的耳朵异常灵敏,他轻拂着手里的白色扇子,细长的手指带着伤,闭目聆听着风铃的声响。

淡紫色的长衣上绣着几朵蔷薇,男子一个示意便命着素衣少年改变了轮椅行进的方向。

小院里满是下人们的讥笑,开满院子的淡紫色蔷薇散着奇异的香味。

侍从月痕走在了前侧,车轮声响起,四下立刻便安静了下来…

“最是人间,不成欢…”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