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燕喻李景宴小说章节列表阅读,疯批王爷有读心术后,王妃咸鱼了无弹窗在线看

最近作者大大某醉写的疯批王爷有读心术后,王妃咸鱼了呼声非常高,主角是燕喻李景宴,主要讲述了:【读心术,神算,疯批,甜宠1v1,双强,沙雕】神算大佬燕喻刚穿成将军府痴傻三小姐便得罪云国位高权重的贤王爷,又阴差阳错成了王妃。原以为这个王爷只是生性残暴了点,没想还是个疯批,一个不爽不是杀人便是放火。为了小命燕喻只能硬着头皮哄,谁料这个疯批开了读心挂。当疯批王爷受伤时,“伤在王爷身痛在妾身心。”,正当疯批王爷感动时,却听到心声,【老天不长眼,怎么不让这狗币横尸暴毙被狗吃!】疯批王爷:?

燕喻李景宴小说章节列表阅读,疯批王爷有读心术后,王妃咸鱼了无弹窗在线看

第4章 来人护驾

一瞬,藏在王爷府内的黑衣此刻也一同冒出,顿时,宴会现场乱成一团。

李景宴余光瞥向燕喻,凤眸微睁,伸手一拽,燕喻整个人跄踉往李景宴怀中跌去。

就在燕喻落入李景宴怀中时,一名穿着黑衣的此刻朝着她方才站着的位置刺去,若不是李景宴将她拉到怀中,恐怕她要人头落地。

李景宴一手搂着燕喻,手上长剑一挥,血溅落在身上,腥味扑鼻。

李景宴扫了眼自己的衣服,眸中泛起一抹冷意与嫌弃,但…

被砍中的黑衣人竟顽强地站起身来,似感觉不到疼痛般又举着长剑往李景宴刺去。

李景宴剑眉轻挑,他这一刀砍中的是命脉死穴,这都不死?

李景宴抬起脚一踹,将人踹开。

“走。”

李景宴搂着燕喻,刚迈开一步,骤然心脏处仿佛被什么东西捏住一般。

【那些黑衣刺客行走得不像人,就是被砍中刺伤都没喊一句,这分明是暗尸!这鬼地方竟还有人能炼出这玩意儿!】

暗尸?

李景宴咯噔,这名字他曾在太后寝宫的书籍上见过。

暗尸是以半活人炼制成尸,又称活死人。

无知觉无感痛,听人操控,没想有人为了对付他而做到这地步。

没有呼吸的人,难怪王爷府这么多高手都发觉不了。

“脖后颈,砍他的脖后颈!”

燕喻拉着李景宴的衣袖,大声道。

李景宴旋即反应过来,手上长剑一劈,一颗人头落地,暗红的血溅落在人两人身上,腥味扑鼻。

黑衣人倒地,但没一会,被砍了头颅之人竟又执着地站起,似不达目的不罢休。

“什么!”

看着顽强起身的暗尸,李景宴一惊。

砍断脖子竟还能行动!

燕喻眸中映着血色,看着浊气萦绕的王爷府。

【四面为阴,浊气侵体,阴阳错摆,大凶之兆啊!】

【谁踏马那么狠移开西北方的桃花,摆了阴阵!】

李景宴蹙眉,一顿,心里揣测着燕喻说的话。

移西北桃花…

前阵子西院的桃花突然倒塌,被挪开栽了梨树…

“王爷,实不相瞒,小人先前学过一些玄术,您府内这情况恐是被人摆了阵法,这阵不破,这些暗尸哪怕是死了还会继续战,若吸入的浊气越多,便越厉害。”

燕喻抬起头,好声好气道。

李景宴低头看着怀中的人,神色复杂。

这婆娘在担心他?

【阴阵一起,浊气养暗尸,她不也得暴毙下黄泉陪这狗币?不行,这种事坚决不能发生!】

李景宴脸沉了几分。

呵,他就知道,这人没这么好心。

“怎么做?”

冰冷的声音从燕喻头顶上传来,燕喻心里早想着各种办法说服李景宴,毕竟这种事,是个人都不信,更何况是她这跟李景宴只有一面之缘的人。

但没想,李景宴不曾怀疑下。

“将阴阳调回,砍掉那颗近来刚栽种的树,四方水为阴,破阴用阳,用鸡血、狗血涂满周围柱子方可破阵。”

“卫,照着她说的做。”

李景宴看向一旁伸手凌厉的少年,少年点头,大手一挥,带着众人离开。

燕喻不舍目送着几人离开,这些人目标是李景宴,她跟李景宴一起,岂不是也成了目标!

“王爷,要不…您松松手?”

燕喻挤出笑容,这些暗尸对李景宴这么执着,肯定是被下达某种命令。

“好啊。”

李景宴看向朝他而来的暗尸,就在他手松开腰时,燕喻往后退开两步,只见身后两个暗尸袭来,吓得燕喻毛骨悚然,迈着大步,又扑进李景宴怀中。

现在四面楚歌,王爷府的家丁都掩护文武百官跟皇上退到大厅去,唯一有战斗值的就是李景宴。

李景宴顺势手紧搂着燕喻细腰,不禁蹙眉,他若是现在一用力,燕喻腰肯定断。

怎姑娘家的腰这么细。

“王爷,我突然觉得还是您的怀里安全点。”

燕喻扬起一笑,狗腿子般说,双手跟八爪鱼一样紧紧抓着李景宴,生怕李景宴一个不喜将她抛出去。

耳边传来声音,刀光剑影,叫人不战而栗。

李景宴纵是被暗尸所包围,却也能杀出一条血路,带着燕喻往西院方向去,暗尸们紧跟其后,哪怕断了胳膊断了头或腿的都紧追着李景宴。

直到西院内,周围几株梨花树映入眼帘中,燕喻大惊。

【连梨花树都是个阵法,这背后之人到底多想让李景宴死。】

“中间那棵梨花树。”

扫向跟在身后的暗尸,燕喻开口。

李景宴举起长剑,毫不犹豫听燕喻的话,一刀砍落在中间的梨花树上,梨花树是前几日才栽种,土还松弛,根也未扎地面。

一砍,摇摇欲坠,李景宴抬起脚直接将梨花树踹倒。

轰隆一声,树倒塌,树坑内躺着个稻草人,纸上用血写着李景宴三个大字。

李景宴眸凌厉,王爷府内都是他能信用的人,怎还有人能潜入其中在他王爷府内设了阵。

阵眼一破,身后那些暗尸停下脚步,身抽搐,骨头嘎嘎响起声,最后倒落在地上,一动不动。

燕喻看到稻草人时,推开李景宴,朝着树坑内走去,从怀中掏出手帕裹在稻草人身上,仔细研究。

稻草人左侧还插着银针,银针上还有一些血迹…

这位置是…

心脏。

“主子。”

卫从赶来,在见堆积成山的尸体时不由得惊讶,这些人断了手断了头都能继续走动,他闻所未闻。

“那些舞姬呢?”

李景宴将长剑丢到卫手上,负手而站,薄月映照下,那张俊冷的脸冷漠如冰,嗜血而威严。

“启禀主子,那几个舞姬都…都服毒自尽,身上也没什么可疑的地方。”

卫拱手,老实回答。

“将这些人处理干净。”

李景宴波澜不惊,似早预料到这种结果。

扫向地上堆积的尸体,整个王爷府血流成河,横尸遍野,连地上都如血泊般,味道腐臭又难闻。

“皇上可安?”

李景宴收回视线,询问。

“皇上与诸位大臣们都在大厅候着,家丁与侍卫们都护着,都安全。”

“嗯。”

李景宴轻嗯一声,突然发现有些安静,头一瞥,看着蹲在树坑面前,看起来像是在拉屎的燕喻。

迈着大步走到身边,手一提,轻松将人提起。

今日一事,验证了燕喻确实有些真本事,也就是说…

要将她留在身边…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