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疯批王爷有读心术后,王妃咸鱼了免费阅读,燕喻李景宴小说精彩章节阅读

今日推荐一本古代言情小说疯批王爷有读心术后,王妃咸鱼了,作者是某醉,主角是燕喻李景宴,主要讲述了:【读心术,神算,疯批,甜宠1v1,双强,沙雕】神算大佬燕喻刚穿成将军府痴傻三小姐便得罪云国位高权重的贤王爷,又阴差阳错成了王妃。原以为这个王爷只是生性残暴了点,没想还是个疯批,一个不爽不是杀人便是放火。为了小命燕喻只能硬着头皮哄,谁料这个疯批开了读心挂。当疯批王爷受伤时,“伤在王爷身痛在妾身心。”,正当疯批王爷感动时,却听到心声,【老天不长眼,怎么不让这狗币横尸暴毙被狗吃!】疯批王爷:?

疯批王爷有读心术后,王妃咸鱼了免费阅读,燕喻李景宴小说精彩章节阅读

第9章 敬你是条汉子

“呃,她可能是想当我后娘。”

燕喻愣了下,弱弱道。

“哦,看来将军府近来喜事连连,燕将军也是老当益壮。”

“佩服,实在佩服。”

李景宴哦了声,又特意在喜事连连咬重了音,似在暗示什么。

一句话,令的周围的家丁丫鬟们都齐齐看着翠罗。

回想着翠罗方才的语气,再想着翠罗近来一直往夫人的院内跑,众人骤然明白什么。

原以为翠罗是想巴结夫人,敢情儿醉翁之意不在酒,是在将军身上。

翠罗身子一颤,那张清秀的小脸上露出一抹惊恐,脸色煞白。

她从未这么想过,这些话若是落到夫人耳中的话…

翠罗不敢想象后果。

“我只把将军当主子,从未有过任何非分之想!”

翠罗慌张道,气势不像刚刚那般嚣张,连说话都带着颤音。

“一口一个闯入我将军府,又道成何体统,是比燕夫人还威风,这哪是没想过,分明是想得过多,藏不住,表现出来了。”

李景宴勾唇一笑,抓着翠罗方才说的话,又重提了一遍。

语气轻描淡写,有几分开玩笑的意思。

但这话落入周围的家丁与丫鬟耳中,却不是那么回事。

【李狗币嘴巴竟这么毒?】

【不过真爽!救星不愧是救星。】

李景宴在听得燕喻心声后,神色怪异。

除去狗币这句与他不符的话之外。

这婆娘是在夸他吧?

是在夸他吧?

算了,姑且当做是在夸他。

“你,你休要胡说!我只是见你这贼人面生,又与三小姐拉拉扯扯,担心你想轻薄三小姐,一时着急嘴快才那般说!”

翠罗着急到连声调都高了几分,小手颤抖地指着李景宴,恨不得拿抹布将他嘴巴堵住。

燕喻倒吸一口冷气,佩服翠罗是条真汉子。

她爹都不敢惹的人,翠罗却敢,实属牛逼!

不过…

【翠罗跟在燕阳身边这么多年,好歹是见过大世面之人,怎会连李狗币都不认识?】

燕喻瞥了眼李景宴,又看向翠罗,蹙眉。

李景宴冷哼一声,抬头挺胸。

他是何等身份之人,哪是这些阿猫阿狗可以见到的?

莫说这翠罗,就那什么阳,这辈子他也就正眼看过一次。

吴氏十六年前刚生那对双胞胎时,他曾与他父皇以及皇兄来过燕府,见过一次。

文皱皱跟猴子似地,丑死了。

从那以后,他对燕家那对双胞胎姐妹的印象只剩一个词:丑。

哪怕是后来见她们,依旧觉得丑。

印象在他脑海中根深蒂固,没个五十年、百年,他怕是忘不了。

“贼人?轻薄?”

李景宴剑眉轻挑,凤眸中略带几分冷意,就连在身侧的燕喻也觉得有些冷。

他一开口,周围的温度骤然下降,如步入冬天般。

“我是光明正大进来的,何来贼人一说,至于轻薄…你说,我可轻薄你了?”

李景宴手一拽,直将燕喻往自己怀中拽,手顺势搂住她腰,动作暧昧。

低头,轻声问。

那双凤眸深邃如潭的眸映着怀中挣扎的燕喻,观察她的反应。

见燕喻宛如一只野猫般想挣脱,李景宴手轻一捏,只见燕喻柳眉紧蹙,嘴角僵硬地挤出一抹笑容,咬牙切齿道:“一切都是我-自-愿-的!”

【李狗币,我跟你不共戴天!】

【亏得我刚刚以为你是个好人,啊呸!疼疼疼,真踏马疼!放手放手,快放手啊!】

【等着,等我躲过这一劫,我一定要画个圈圈诅咒你!】

李景宴听着燕喻咆哮的内心,不禁蹙眉。

他只是轻轻一捏,可没用大劲儿,有那么疼吗?

想着,李景宴松开手,不敢再动一下,生怕将他这未过门又娇弱的王妃捏碎。

两人动作亲昵又显得暧昧,翠罗眸中泛起精光。

好啊,不辩解就算了,竟还当着她们的面亲亲我我,人证物证俱在,看这傻子怎么死!

“你们站住!”

见丫鬟家丁们逼近,燕喻朝着那些人喊道。

然,那些人却直接忽视了燕喻,往前逼近。

李景宴挑眉,看着紧贴在他跟前的燕喻。

见过混的拉的,没见过这小姐当的连个丫鬟都不如的。

纵是被打入冷宫的妃子,那好歹也有几个人能使唤,旁人见了还得行礼,客气些。

若非他今天来,这婆娘岂不是会被揍?

不过…

不许这些贱婢抓他,这是在关心他?

看着靠近的家丁丫鬟,燕喻表面故作淡定,内心慌得一批。

【完了完了,给他们指条明路不走偏要走阳关道,这是上赶着送死啊。】

【将军府的阴气够重了,李狗币又是个阴晴不定的主儿,这些人要敢上来,怕是今天将军府要成血河,横尸遍野!】

李景宴:……

他就知道,她不会这么好心。

她哪是关心他,这是在担心他会大开杀戒。

不过说的也对,换做往日,现在这些人早死了。

今日第一次正式登门拜访,便卖她个面子,忍忍吧。

“三小姐你…你可是与贤王有婚约在身的,如今又与这贼人厮混一起,若是让将军与夫人知道…”

翠罗抿嘴,眉头紧蹙,一副替燕喻担心的模样。

看着翠罗转换自如的表情,燕喻只想道一句厉害。

刚刚还怒目狰狞,转眼就娇滴滴跟个小白兔似地。

“就是让他们知道又如何?”

李景宴凤眸轻,寒意泛起,淡定自若问。

那些个家丁丫鬟们靠近,刚想伸手抓住李景宴,但在触碰到李景宴的神情时,那些人心生怯意,无人敢靠近。

“若是他们知道,三小姐自不会有事,但你可就不一定了。”

“私通者,浸猪笼。”

翠罗壮大胆子,锐利的眸映着眼前两人,铿锵有力道。

“来人,将这贼人抓起来,送官!”

下一秒,一道声音响起。

“王爷!”

燕阳拨开人群一看,便见李景宴与燕喻紧贴一起,那张精致漂亮的脸蛋上露出一抹惊讶。

“小姐,三小姐与这贼人…”

翠罗听得燕阳的声音,转头兴奋地想与燕阳报告此事。

旋即一想燕阳方才说的。

王爷?这里哪有王爷?

府内的人她都认识,唯一不认识的就是…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