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攻略总裁的成长日记在哪可以免费看,鹿溪周玉初小说无广告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攻略总裁的成长日记是由作者大大木木三的果子所著,主角是鹿溪周玉初,讲述了:鹿溪在她二十二岁这年对一个男人一见钟情了。在见到他之前,鹿溪对自己的另一半有很多幻想。温柔?体贴?霸道总裁?遇见他之后,鹿溪才发现在绝对的美貌面前,所有的幻想通通都不作数。最后,不是花店店长吗?这个突然出现的霸道总裁是怎么回事?说好了付学费,怎么没人告诉她学费竟是……午休时,听着店员吐槽店长看着温柔,实际上是多么的冷酷无情……鹿溪想了想,不太认可:实际上也是温柔的啊,还是有些霸道的温柔,昨天晚上,在昏暗的仓库里,他一步步逼近,直到将她整个人圈进怀里,透过点点月色看见他的模样,鹿溪默默的…..舔了舔嘴角,吞了吞口水。一个主动进攻却惨遭碾压的故事。

攻略总裁的成长日记在哪可以免费看,鹿溪周玉初小说无广告阅读

第3章 成功打入敌军内部

花店里,黎歌发现最近经常来买花的漂亮小姐姐一直在花店门口徘徊,穿着一袭白色长裙随风飘动,一头黑直及腰的长发如水般倾泻了下来,白皙的皮肤散发着如水的光泽。

转过身,整个人仿佛被阳光镀上了一层金光,明眸皓齿,一双眼睛像是被浸透在水里一样干净透亮,看人的时候仿佛会说话。

“她真的好好看!好可爱啊!”伸手拉了拉同伴的衣袖,黎歌激动的说,“我可太爱看美女了。”

“美女谁不爱呢?”方语佳继续手中的动作,头也不抬的说。

犹豫了很久,鹿溪还是走进了花店。

一看见人进来了,黎歌迅速迎了上去

“今天的花有什么要求呢?”

是的,近几天频繁的光顾这家花店,店里的小姐姐已经眼熟她了,看见她之后也没了最开始的客套。

她嘀嘀咕咕的自我催眠,好像是终于鼓足了勇气,“我可以跟着你们学一学基本的花艺知识吗?”脸色因为自己的无理要求显出一丝不自然,泛起红晕。

黎歌听到这话一时没反应过来,张开嘴还没来得及说话,鹿溪就连忙再次开口

“我就问问,让你们为难了。”

“不不不,不为难的,只不过我们只是员工没有权利,我去帮你问问我们店长,你先逛逛。”黎歌飞快摆手,一口气将话都说了出来,心想女人怎么可能为难女人呢,而且还是美女!

“每次来都是买束花就直接走掉了,好像是还没好好看过这个花店。”鹿溪想了想,便走向一旁,目光被满目的花吸引。

“你想学花艺,为什么?”

身后传来一道声音,声音很好听,如同山涧泉水一般清澈明朗。

鹿溪回头。

心跳顿时漏跳了一下,是他!终于等到了!

一想到他的问题,瞬间又紧张了起来,“那个…感兴趣。”

“哦?感兴趣?”男人重复了一遍,语气中有了几分让人察觉的笑意,温和道:“是吗?”

一瞬间,鹿溪总有种被当成不听话的学生,单独拎出来问话的感觉,明明语气温和,却让人非常紧张。最糟糕的是,这个倒霉的学生撒谎还被老师给识破。

“我最近在连载一本漫画里面的情节与花艺有关,我没有经验所以不知道该如何下笔所以想来学学。”一口气说完一大串,才意识到自己太急了,缩了缩脖子,放低了声音:“我可以交学费的!绝对不打扰太久。”

“交学费?”男人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

鹿溪坚定的点了点头,抬头看他的时候眸光闪烁,背在身后的手猛的攥紧,生怕会泄露内心的紧张。

男人靠向后面的柜台,余光瞥了鹿溪一眼,轻轻一笑:“都说要交学费了,我好像没有拒绝的理由。”

听见这话,鹿溪忙低下头,咬着唇用力的点了一下头:“谢谢啊,不会耽误你们工作的!”

接着,上前一步,问道:“那个,请问,怎么称呼?”

“周玉初。”说着,他顺势拿手机。

“我叫鹿溪。”

男人点点头,指了指旁边的两个人:“具体的内容你问问员工,我还有些事儿。”

站在一旁全程围观了整个过程的黎歌和方语佳,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了一丝了然。

“黎歌,方语佳”

正在用眼神传递信息的两个人,听到男人叫他们的名字,愣了一下才回答:“嗯?店长”

男人敛眉,说:“明天你们辛苦一下,我可能会晚点到。”

忙点头应下,等目送周玉初走远了,这才很有默契的跑到鹿溪身边,一左一右。

“你喜欢我们店长,对不对!”

“什么漫画都是借口吧?”

两人同时发问,鹿溪慌忙摇头:“不是不是不是,我今天第一次看见你们店长,绝对不是!!”

“哦~~~”

“咳咳,真不是。”

经过介绍,鹿溪对花店的情况有了个基本的了解,花店里只有两位员工黎歌和方语佳,店长也就是周玉初每周只会挑两天过来,但他似乎很忙,总是无法待太久。

“怪不得来了那么多次都没碰见,原来如此。”鹿溪嘀嘀咕咕的碎碎念念着,手放在一侧一点一点的。

方语佳递给鹿溪一瓶水,看见她心不在焉的样子,轻拍了拍她的胳膊:“学东西你可得找我们店长,我们两个半吊子教不了你什么,放心吧,店长来的时候我一定叫你。”

鹿溪接过她递来水,轻声说了句“谢谢”

“你看上我们店长一点都不奇怪,我第一次看见的时候都愣住了,口水差点就流下来了。”黎歌整个人倚在方语佳身上,还抬手捏了捏她的脸颊:“花店好多人都是来偷偷看店长的。”

方语佳被黎歌捏的“嗷嗷”直叫,等她松开手,恶狠狠的瞪着她。

看着她们,鹿溪“噗”地一声笑出来,小声说了一句:“那还是单身吗?”

“单身?”黎歌冷笑一声,睨着他:“你是不知道店长看起来温和的样子,对那些漂亮小姐姐是怎么个冷漠无情。”

闻言,鹿溪心里松了口气:“单身就好,单身就好。”

接着,不甚在意的想到:“那是他们的内心不够强大,而且我现在有了借口近距离接触。近水楼台,先得月!!”

自从那次的偶然看见,鹿溪的春心荡漾就没停下来过。还拉着周子衿讨论怎样才能拉近关系,打进敌人内部。

就这个以漫画为目的,学花艺的借口还是周子衿贡献的计划。

大半夜的,鹿溪无视了小编的消息轰炸,和周子衿躺在被窝里畅聊人生,不知道话题怎么就转移到了那个男人身上。

按照周子衿大大咧咧的性格,如果不是工作太忙碌,她应该就直接杀进花店要联系方式了吧。一个看起来温温柔柔的女生,一只手拽着男人的衣领,另一只手举着手机摇了摇,意思不言而喻。

想起这个画面,鹿溪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然后就被周子衿无情嘲笑了一番。

接着,周子衿突然从被窝里坐了起来:“我简直是个天才!”伸手推了推鹿溪:“溪儿快夸我,我可太聪明了吧!”

鹿溪一脸茫然,被她搞得莫名其妙:“大半夜了,确实到了该吃药的时间了。”

话音刚落,周子衿整个人瞬间就压了过来。两个人在床上打闹了好一会儿,周子衿才气喘吁吁的道:“鹿溪你个没良心的,我告诉你,我想到了一个你接近他的绝佳理由。”

“什么什么,快说!”鹿溪盘腿坐下,瞬间来了精神,见周子衿故作姿态迟迟不肯开口,为了自己的终身大事,终于服了个软:“好子子,好衿衿,你快告诉我,这可是姐妹的幸福!!”

周子衿挺直了肩,咳了两声,终于开口道:“你不是说你那个男人是在花店工作吗?你就借着要画漫画学习的机会潜进花店,相处时间久了,男人不久到手了吗?”

鹿溪眼睛一亮,她怎么没想到。

“呜呜呜不愧是我的指明灯,我太爱你了……”夸奖的话就跟不要钱似的一个个像周子衿杂去。

事实证明,这个方法成功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