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免费,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云倾陆承

书名: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

主角:云倾陆承

简介:重生前,云倾被渣男贱女联手背叛,他们害她母,污她名,谋她财,害她众叛亲离,家破人亡,香消玉殒!再次睁眼,她再也不是那个软弱可欺的名门千金,一跃开启怼天日地撕渣男的复仇生涯。白莲花姐姐被盘到跪地求饶,“妹妹,我知道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吧!”云大佬坐姿优雅,笑的极美极恶,“玩不玩你,怎么玩你,看我心情。”前任未婚夫悔恨求婚,“倾倾,嫁给我,我会对你好一辈子!”云倾抖手,提刀,用尽全身力气,对准渣男劈了过去,“滚!”他是天底下所有女人都疯狂想嫁的总裁枭少,俊美冷酷,强势狠厉,不近女色,却独独将那朵跌落神坛、声名狼藉的恶女娇花,捧在手心,时时娇惯。“乖一点,嗯?”

《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全文免费阅读第16章

云倾微微一笑,“道歉,她也配?”

明明她的表情不见丝毫傲慢,但给人的感觉,却带着轻飘飘的蔑视与嘲讽。

陆承扯开云千柔抓住他的手,眼神阴鸷,“云、倾!”

云倾端着红酒,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地上三个人,她在笑,眼中却没有丝毫笑意,“我看陆总真的需要好好去洗洗眼睛了,她——”

细白的手指,轻描淡写地点了点云千柔。

“ 一个小三生的私生女,气死我母亲的罪魁祸首,如今霸着我父亲,霸着我的家,霸着我云家大小姐的身份,霸着我的未婚夫,做尽了恶事还立着一身清高无害的牌坊……”

“在这样的前提下,你居然还敢让我这个受害者去给她道歉,陆承,你当真是是只猪吗?一点儿脑子都不长!”

云千柔虚弱地靠在陆承怀里,脸上挂着泪珠,闻言气的浑身颤了一下。

陆承听到这样的羞辱,面色铁青,恨不得吃了云倾,“你简直就是一条疯狗,不知道反省自己,永远都只会把错误往别人身上推,活该所有人都不喜欢你,云倾,你能不能要点脸?!”

陆承话音刚落,现场再度响起不少女子附和的声音。

“陆总说的对,云倾,你指责云大小姐和陆总之前,能不能解释一下,关于那些照片的事情?”

“某些人呐,当真是双标的利害,指责别人无情无义之前,也不看看自己都做了些什么。”

“出身正有什么用?人品不好,那落到一无所有的下场,就是活该了!”

云倾冷冷淡淡地看了一眼几个说话的人。

都是名媛圈里跟云千柔玩的比较好的。

嫉妒是女人的天性。

尤其是一个原本在所有人的印象中,声名狼藉,丑陋不堪的女人,忽然以这样风华绝代的模样,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那种天堑般的落差,足以让人情绪失衡。

让她们很想撕碎云倾所有的高傲与美丽,让她变成她们嘴里那个可怜又可笑的小丑,可以被她们踩在脚底下,肆意羞辱践踏!

一行人站在云千柔身后,看云倾的眼神,透着深深的嫉恨。

云倾眼底掠过冰冷,嘲弄的笑了声,冰冷的视线落在陆承身上,“究竟是我不要脸,还是你们这双狗男女太过恶心人了?”

在陆承愤怒欲狂的注视下,云倾歪了歪头,眼中满是讥诮,柔柔冷冷地一笑,“身为我的未婚夫,我过生日,你在陪云千柔,我生病,你在陪云千柔,我有事,你还在陪云千柔……你永远都在陪云千柔。”

却吝啬分一点注意力给云倾。

“你送了她那么多衣服包包化妆品,你送过我什么?”

云千柔天天拿着那些东西,在云倾面前炫耀,让那个女孩终日抑郁,年纪轻轻就精神衰弱,从未有过一天开心的时候。

云倾的眼神,渗出丝丝令人恐惧的东西来,笑容极冷,“我的未婚夫整天跟我的私生女姐姐厮混在一起,却还要反过来指责我不识趣没有主动让位,呵——”

“陆承,扪心自问,你究竟有没有那个资格,来义正言辞地指责我?!”

陆承对上她俯视下来的冰冷眼神,脸色一变,隐隐有丝被揭短的心虚。

云千柔满脸慌乱,吸吸鼻子,红着眼睛,似是受了极大的委屈跟屈辱,“不是这样的,倾倾,我跟陆总是清白的,我们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陆承一看她满身伤痕哀求的模样,那丝心虚瞬间消失无踪,怒声指责,“我跟千柔行的正做的端,她是大家闺秀,温婉善良,不像你,随便找个男人就能在一起,简直犯贱!”

云倾目光变得极冷,笑意盈盈的说,“我宁可去随便找个男人,也不愿意找你,可见你这个未婚夫,有多烂!”

陆承面色整个扭曲了,“滚!”

云倾似笑非冷地看了他一眼,“说的好像,我很乐意来你们陆家一样……”

说完,转身就走。

云千柔看着她被狼狈逼走的背影,嘴角勾起一丝快意的笑容。

陆承见云倾转身离开,愣了一下。

他还没反应过来,耳边就忽然传来一声怒气蓬勃的怒喝,“陆承!”

陆承抬头,对上陆夫人气的发狠的脸。

头脑发热过后,他忽然反应过来,脸色一点点变得僵硬。

陆夫人浑身发抖。

她就晚来了一步,他就被云千柔三言两语耍的团团转,搞砸了精心准备的一切……她怎么会生出这么个蠢货?!

陆夫人指着云倾离开的方向,怒视着陆承,冷冷地说,“去给倾倾道歉!”

云千柔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她张嘴要说话,陆夫人看着云倾逐渐走远的背影,冷冷地看了云千柔一眼,“云小姐,阿承跟倾倾怎么说,还有婚约在身,你当着倾倾的面,赖在她未婚夫怀里,半天也不动一下,你觉得合适吗?”

云千柔脸色血色刹那间尽失,摇摇欲坠地站在原地,慌忙甩开了陆承的手,“对不起……陆夫人,我不是……不是故意的……”

陆承怜惜地看了她一眼,眼底有些隐忍的痕迹,转头去看云倾,有些不耐烦地喊道,“云倾,你站住!”

以往,即便他做的再过分,只要他开口,云倾都会回头,巴巴地凑上来。

但这一次,云倾走的决然,哪怕是听到陆夫人训斥云千柔的声音,也没回头看一眼。

陆承脸色逐渐沉了下来。

陆夫人看着云倾越走越远,恍然看到了原本已经到手的百分之二十股份,也就此消失。

她狠了狠心,抬手,朝着陆承的脸,重重地扇了过去。

陆承还没反应过来,迎面就被一个巴掌狠狠地括在脸上。

“啪——”的一声响亮的巨响。

陆承的脸被打的偏向一边,脸上清晰地浮现出一个五指印。

不止云千柔愣住了,整个宴会大厅的人,都被这一把巴掌惊呆了。

陆夫人打了陆承以后,慌忙追上去,“倾倾,阿姨帮你教训那个混账东西了,我知道都是他的错,请你在给他一次机会……”

陆夫人追上去,要抓云倾的胳膊,却被云倾躲开了。

云倾面色冰冷,冷笑地看着陆夫人,“陆夫人,好马不吃回头草,何况还是颗烂到无法直视的草……”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