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叶灵凤水墨渊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穿越后,我靠种田带废太子夺帝位在线看

小说穿越后,我靠种田带废太子夺帝位主角是叶灵凤水墨渊,是由心安密码所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内容相当精彩,讲述了:农大研究员穿越后发现父母皆被杀,弟弟失散,自己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小乞丐。更倒霉的是无意中被嫁给了一个傻了的废太子。既来之则安之,小乞丐利用自身特长赚大钱,找弟弟,找恩人,报家仇,顺带扶傻子废太子一统天下。

叶灵凤水墨渊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穿越后,我靠种田带废太子夺帝位在线看

第3章 要命的军饷

半个月过去了,也没查到巴布丹的丝毫消息。甄炳怀心中烦躁,那个巴布丹能上天入地,就这样凭空消失在空城了。

“大人、大人,又来了。”手下甄柱急匆匆地从外面小跑着进来。

甄怀炳满脸不悦地从房间走了出来:“谁又来了?”

“甄大人是冷将军。”甄柱回头看了一下身后。

“属下迎接来迟,请冷将军恕罪。”甄怀炳拱腰行礼,“快里面请。”

冷沉月面色冷峻:“甄大人,终于见到你。二殿下已经将军饷送到贵处,一直不见甄大人帮忙送过去,我今天来就是替我们那几万守边将士领应得的口粮。”

甄怀炳面露难色只好让手下把库房中2万两银子先拿出来给冷沉月。

冷沉月带着人拿着银子走后。

“大人,这二皇子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是送军饷来的。可是一两银子也没看见。这是让我们吃哑巴亏。”甄柱纷纷不平。

甄怀炳心中也是郁闷,自己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7年了。好不容易刚积攒一些银子。

这两年只要是二皇子送军饷,就是空饷,只能由自己填补。

这次又是这样。过两天冷沉月一定又会来要。我就是把自己卖了也找不齐这么多银子。

“这朝中大皇子被杀,太子被废。二皇子暂时独大。四皇子善良、本分,不过听说这位冷将军就是四皇子母家的人。其余皇子年纪尚小。二皇子把一个小乞丐嫁给那位。大人,您看那位是真傻了吗?” 甄柱小心翼翼地。

甄怀炳有点无奈:“不傻又能怎么样,全天下都知道皇上不让他习武、学文。”

即使不傻,一个无文、无武,朝中无人的、被废的太子又能干嘛。甄怀炳叹息着。

“这皇上也是,如果皇上把这个可笑的规定扩展到其他几个儿子,那敌国可要好好感谢他了。”甄柱贼贼地看着甄怀炳,“皇上这到底是怕什么?”

“怕什么?怕什么?”甄怀炳转着圈重复着甄柱的话,忽而停下来欣喜道:“你去把神算子给我请来。”

这个甄柱别看他总是愣头愣脑的,但有时候总是语出惊人。

“大人,您请他干什么,又不能算出银子来。”甄柱不解地抱怨。大人这是急疯了,也学夫人开始相信算卦的

甄怀炳脸上庄重地看着甄柱:“那位还是天天都到雪屏山上去玩吗?”

甄柱点点头:“有好多孩子和他一起在那里玩。”定是疯了,连傻子在哪里玩都要过问。

“快去。”甄怀炳看甄柱站着没动。

如果他不傻,但他装傻,那一定不是简单的为了活着,何况现在没人敢弄死他。那一切皆有可能。

甄柱虽然不明白主子的用意,但也只好去请,出门遇到同行一顿抱怨。

一个算命打卦的瞎子,还是外来的。如果是个好人谁愿意到这个鬼地方来送死。肯定是因为自己算术不佳,坑害有权有势的大户人家无处可逃了。

刚刚来那年还帮刘财主算命说他媳妇那胎一定是个大胖小子,结果生下一个丫头片子,刘财主媳妇当时大出血死了。被刘财主家打了一顿,在家躺了大半个月才能起床。

好了就消失不见了。一年不到又回来了,还带来了一个小瞎子,说是自己的徒弟。大家都取笑说是他儿子,瞎子生瞎子。

回来后本地老百姓都叫他神骗子,没人再相信他了。他只能带着小瞎子到别的地方去骗骗外地人了。

好像前不久刚刚回来。

今天一早叶灵凤觉得浑身不舒服,腹部还胀痛,她知道这是要来大姨妈了。她让王妈帮自己准备来葵水的用品。

这个王妈据她自己说是水墨渊的奶妈。看她对待水墨渊,那是真得好,不像是装出来的。

“夫人,今晚让殿下睡到别处。”王妈端着一碗热的姜茶进来。身后跟着手中拿着月事带等物品的夏凉。

叶灵凤感激地拉着王妈的手:“有劳王妈了。”

王妈平静地看着叶灵凤:“夫人,这是老奴应该做的。”

这个小乞丐,看起来面色灰暗,但身体倒是还好。行为举止也和一般的乞丐不同。对殿下也不嫌弃。对下人也没架子。就是不知道她是否是二皇子的人。

“媳妇、我出去玩了。”水墨渊的脚步声逐渐消失。

“殿下,小心啊。王全你好好地跟着殿下。”王妈叮嘱一个小厮。这个小厮是王妈娘家的亲侄子。

王全忙点头追了出去。

叶灵凤躺在床上,空城一年中有半年是被大雪覆盖的,夏天是多雨,多风。

能怎么快速地赚到钱。有钱就可以把自己家的印记光明正大地用出去,弟弟一定会看到。

墨城常年少雨,水源贫乏,河泊稀少。但当地的达官贵人喜欢吃鱼。

老百姓不被准许下河捕鱼。老百姓只有在逢年过节或遇喜事才能破费一下,买一条小的鱼享受一下。

没本钱。

这两年乞丐生活让叶灵凤知道乞丐个个都是有独特的生存本领。特别是打听事情的本领。

叶灵凤从当地的一些乞丐口中得知,冷将军已经多次向甄怀炳讨要军饷。

二皇子说自己是送军饷来的。

甄怀炳为什么不给冷将军呢。按理说他不敢不给!

只能是他根本就没收到军饷。他又不敢说出去,那可是炙手可热的二皇子。

他缺钱!

叶灵凤心中一阵狂喜。

至于那个巴布丹,这次消失了,那他下次一定还会再出现。不光自己在找,还有几股势力都在找他。

一群小孩和水墨渊正在追逐打闹着。王全跟在水墨渊后面保护着。

“傻子,你快来追我。”一个小孩叫着。大家一窝蜂似地跟着水墨渊追着前面一个领头的孩子。

“神算子,等一会那个傻子撞到你时,你摸摸他的骨相。”甄怀炳附在神算子的耳边。

神算子点了点头。

不一会一群孩子就围绕着他们追逐着。有个孩子使劲的一推水墨渊,水墨渊不偏不倚的倒向了神算子的怀中。

甄怀炳连忙过来帮神算子一起扶水墨渊。水墨渊站稳后又忙不迭地去追其他的孩子。看着他们跑远了。

“他真傻假傻?将来会怎么样?”甄怀炳心中忐忑。

神算子捋了捋自己那不太长的胡须神色凝重:“真真假假,假假真真,都是命矣。”说完捣着拐杖就走了。

“什么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甄怀炳一头雾水这等于什么都没说。

甄怀炳抱着一肚子气回到家中。他夫人段红玉厉声急言:“这是谁这么大胆敢给我们老爷的气受?给我找出来打他20大板。”

甄怀炳看着夫人那着急的模样:二皇子,夫人可敢去打?”

“不敢、不敢。”段红玉笑道,“不过他可不算什么好人,听说他上次来送军饷,还是一毛未拔。他这是想让老爷替他出那近6万两白银。”

“夫人聪慧,为夫哪里来这么的银子。幸亏上半年的军饷四皇子已经送过来了。”甄怀炳一脸庆幸。

段红玉扶着甄怀炳坐下:“不如明天我找神算子算一下,老爷能否渡过此劫。”

甄怀炳深知自己夫人,十分相信道术,有事没事都要算一下。把她自己都要弄成半仙了。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都是命矣。夫人认为这判词怎么样?”

“真就是真,不能掺一点假。既然有了假字,还能是真吗?命定的谁也躲不掉,谁也夺不走。”段红玉胸有成竹地说。

甄怀炳听了一下震住了,半响又手舞足蹈:“原来如此,夫人真是辛苦你了。摆饭、摆饭,真是饿死我了。”

段红玉下去吩咐下人摆饭,顺便问了甄柱,老爷今天做了些什么事。

这算不算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段红玉暗笑但还是不忘嘱咐:“老爷,这事只能你知、我知,不然会引火上身,灭九族。”段红玉把一块鱼肉放到甄怀炳的碟子里。

甄怀炳慎重地点了点头:“今天鱼烧得不错,夫人你也尝尝。”

段红玉满面春风。

一个傻子即使还是皇子也不用派她跟到这该死的万丈冰原。何况他已经是一个没有任何势力的废太子。

当年的传说也许是真的。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