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叶灵凤水墨渊在哪看,穿越后,我靠种田带废太子夺帝位完整版阅读

今天推荐心安密码的小说穿越后,我靠种田带废太子夺帝位,主角是叶灵凤水墨渊,非常好看,讲述了:农大研究员穿越后发现父母皆被杀,弟弟失散,自己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小乞丐。更倒霉的是无意中被嫁给了一个傻了的废太子。既来之则安之,小乞丐利用自身特长赚大钱,找弟弟,找恩人,报家仇,顺带扶傻子废太子一统天下。

小说叶灵凤水墨渊在哪看,穿越后,我靠种田带废太子夺帝位完整版阅读

第7章 八方来杀下

深夜,三皇子的屋顶上。

花松观察了许久,发现由于叶灵凤前天受刺府中守卫越发紧张起来。而叶灵凤一直在府中养伤。一时不好出手。

几天后,叶灵凤胳膊上的伤口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叶灵凤让小蝶陪自己出去看看,冬暖看到她们想出门也就一起了。

一行三人来到野外,这时是4月底,人们开始种植庄稼。叶灵凤看到有玉米、高粱、水稻。

跟当地的人了解一下,知道产量不高。因为气候原因一年也只能种一季。只能勉强填饱肚子。

可是还有朝堂的税收,这样到了冬天就只能忍饥挨饿了。

野外有很多荒芜的土地,由于雨水多,这就形成了洼地,蛇虫自由出没。

横屏山脚下是成片的树林,半山腰雪正在融化,再往上去小蝶说那里是常年不化的冰雪。

怪不得刚刚从远处望,这座山朝阳的一面呈现出颜色从深到浅的渐变景象。叶灵凤感觉那就是一副壮观的大自然水墨画。

进了林子才知道里面光线阴暗,泥土松软、潮湿。生长着各种各样的植物。叶灵凤蹲下身子仔细观察,有好多可以药用和食用的品种。

“小蝶,当地人会来这里找可以吃的植物吗?”叶灵凤伸手摘了一棵绿色的叶子。

“没有人来,这里没什么可以吃的。还有许多野兽出没很危险。”小蝶面部有恐惧之色。

冬暖看着深暗悠远的树林:“夫人,还是先回去吧。万一有野兽来了很危险。”

小蝶听了冬暖的话连连点头。

叶灵凤觉得自己已经看了差不多了,三人往树林外走去。

“那里走!”随着声音一柄长剑已刺到了叶灵凤的胸前,就在叶灵凤发愣之时,那柄长剑转了一个方向。

冬暖不知何时从腰带中抽出一柄软剑,缠绕住了那柄刺来的剑,并迫使那柄剑改变了方向。

小蝶醒悟过来跑到叶灵凤面前胡乱地摸着叶灵凤的身体:“夫人,您没受伤吧?”

“没有,没有。”叶灵凤心中也着实一惊。

小蝶得到叶灵凤的答复才停下乱摸的手,转身挡在叶灵凤面前。

只见来人蒙着面,手中长剑和冬暖的软剑纠缠在一起。眨眼功夫双方就过了几十招。两人不相上下,短时间内谁也无法占取上风。

那个蒙面人看一时无法摆脱冬暖,不想恋战。打了一个虚晃。抽身一提气,转眼消失在树林深处。

“冬暖姐姐,你武功这么好。”小蝶看着那个蒙面人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才敢说话。

冬暖没理小蝶,自顾自地收好软剑:“夫人,我们赶紧回去吧。”

叶灵凤点了点头。一路上冬暖很是警惕。还好顺利到家。

这个小乞丐还真不可小瞧了,竟然能引来多方势力想把她除之而后快。还是二殿下有远见。

叶灵凤真是纳闷,自己这是招杀的体质。原主被抄家是因为父亲兵败,皇上一时气恼。并没有要斩草除根的必要。

也不会是因为水墨渊,那样直接除掉他算了。事实上他平安地活到现在。

那么是自己动了什么人的蛋糕,以至于他们非要除掉自己呢。

自己至今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赚钱,和甄怀炳一起赚钱。甄怀炳是二皇子的人。那想要杀自己的人就是二皇子的对手。

“冬暖今天多亏了有你,你武功这么好,如果你愿意我希望你能教授一下小蝶。”叶灵凤笑着。

冬暖面无表情:“夫人,这是女婢应该做的。学武是很辛苦的。”这个小乞丐想要安插个人给我身边。

“冬暖姐姐,小蝶不怕苦。您就教教我吧。”小蝶满脸真诚。自己要是能学会武功就可以保护好夫人了。

“叶灵凤满面笑意地推了一下小蝶:“小蝶,怎么还叫姐姐,要叫师父。”

小蝶一听:“马上跪倒在地给冬暖磕起头来:“师父,收下我吧。我一定好好学,一定好好孝顺师父。”

冬暖伸手扶起小蝶:“既然夫人让你跟我学武,那以后就要听话,好好练武。”想监视我,那就不要怪我将计就计,把小蝶变成自己的一把尖刀。

“王妈,拿1万两银子给冬暖算是小蝶的拜师礼了。”叶灵凤声音愉悦。我能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冬暖也不动声色的收下了。

1万两银子,这么多年自己也只积攒了几百两银子。二殿下真是慧眼识珠。

“只要我和三殿下在,每年都这个数,只多不少。”叶灵凤语气轻松。

冬暖弯腰给叶灵凤谢礼:“谢,夫人看重,奴婢一定不会辜负您的。”

没想到是每年都有,一个朝堂大官一年也就几百两俸银。冬暖心中波澜壮阔。

花松回到客栈,觉得还是有必要去找一下冷沉月。

夜已深,大帐中冷沉月正在看着文件。一道黑影一闪就到了他身后。

冷沉月并没有转身:“你来了。”

“还是这样无趣。”花松双手抱着剑有点气馁,“主子让你配合我把那个傻子身边的小乞丐给除了。”

“一个小乞丐,让我和你一起去?”冷沉月冷冷地看着花松。

你们主子脑子坏了,让我去杀一个小乞丐,还是配合你。

花松很是不好意思:“我已经动手了,失败了。她身边有个丫头很是武功了得。”

要不是那个丫头,我还用得着来找你。

这个冷沉月驻守空城十几年,只知道一心对外抗敌。对内从不过问。这也是花淑妃对他的不满之处。他与其他两位将军一样手握兵权,淑妃不能表露太过。

一般小事情都不动用他,一方面担心他起逆反之心。一方面怕引起皇上的怀疑。

“主子说那个小乞丐是二皇子的人。”花松试探地看了一眼冷沉月,见他没什么反应,“你的军饷二皇子根本就没送来。甄大人给你的银子,是他和小乞丐在这短短几个月赚到。”

花松真是郁闷,这个冷沉月还真是头倔驴,只管自己该管的,超出一点都赖地搭理。

“我不管银子是哪儿来的,只要我拿到自己应该拿的就行。”冷沉月还是声冷如铁。这么看来人们的传言是真的。

“既然知道二皇子把军饷贪了,为什么不报给皇上?”冷沉月眼色更冷。

花松叹了口气:“甄大人敢承认吗?”这样的人也只能守边关了,如果入朝为官,被人搞死都不知道。

“你回去对淑妃说,这件事过一段时间再说。”冷沉月看都没看花松。

花松想想总之自己来过了。有了冷沉月这样的答复回去更好应付,一抱拳辞别了冷沉月,踏月而去。

这一段时间墨城出现不少印着大哥家印记的银票。冷沉月决定前往墨城探查一番。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