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千年流转,唯有你深得我心在哪可以免费看,黎抒意柳长卿小说无广告阅读

最近作者大大赚米买糖次写的千年流转,唯有你深得我心呼声非常高,主角是黎抒意柳长卿,主要讲述了:黎抒意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被一瓶甘油葬送了前程还险些失去性命,一觉醒来居然穿越到玄灵世界,就连穿越的命运也那么悲苦,处处受排挤不受宠,父亲为了家族的利益逼迫黎抒意嫁给一个瘸子王爷,意外发现了王爷和整个玄灵世界的秘密,治愈了王爷,相互救赎,相互扶持,和王爷一起联手击败那些黑暗势力……

千年流转,唯有你深得我心在哪可以免费看,黎抒意柳长卿小说无广告阅读

第2章 穿越

黎抒意睁开眼,看见自己躺在檀色的木质床上,挂着白色的丝绸床帘,上面有很多精致的刺绣图案。

“公主…,你…可算..醒…醒来了,吓…死奴婢了…….”这时黎抒意才发现身边床边趴着一个女孩,哭的梨花带雨,说话一抽一抽的,边哭边抹眼泪。

“公主?”黎抒意艰难的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坐起来,这姑娘可算精透,赶忙扶黎抒意,黎抒意头疼的厉害,四处打量,这个房间整个基调为红色,桌椅窗户一类的摆设都是木质的,仔细闻更像是檀香的味道,屋内摆设极为简单,看起来空旷冷清。

“公主,你口渴吗?我去给你倒水。”眼前的女孩立马起身去倒水给黎抒意端了过来。黎抒意接过水杯笑着问女孩:“你叫我公主?”

“对啊,从我服侍公主的那一时刻起一直都尊称您为公主,公主为何这样问?”女孩歪着脑袋疑惑的问,眼睛水灵灵的,一眨一眨的。“我从高台摔下去没被送往医院怎么送到了剧组?黎青不会把我给卖到剧组了吧?”黎抒意心想,心中更是窝火,眼神变得凌厉。“你们剧组这么穷的吗?”黎抒意边问边掀开被子起身要下床。

“公主,什么是剧组啊?公主你之前从未嫌弃过半分,如今…诶诶诶…公主,你刚醒,病还未好,身子骨虚弱的很,你要去哪里啊。”黎抒意直接向门口走去,小丫头赶忙跟上顺手扯了件披风,这时门口来了一位中年男子和女人拦住了黎抒意。中年男子身穿墨绿色长袍,玄色窄袖蟒袍,袖口处镶绣金线祥云,腰间朱红白玉腰带,上挂白玉玲珑腰佩,气度逼人,面部没有表情,看起来不怒而威。女子妆容精致,高傲娇媚,散发着耀人的光芒,清冷的眼眸俯视着黎抒意,眼底,丝毫不见任何情感,只有冷漠,这样的眼神、这样的表情,不禁让人生出卑微的念头,让人自惭形秽。

“黎青。”黎抒意发现眼前的女人正是黎青,刚想问她怎么回事,在搞什么鬼。就被眼前的女人一巴掌狠狠的打在脸上,黎抒意差点没站住,脸顿时火辣辣的疼。“黎抒意,我的名字你也配叫。”女人的声音尖酸刻薄。黎抒意捂住脸随即一巴掌还了回去:“黎青,你装什么装?如果不是你玩阴的,我何至于此?”眼前的女人被黎抒意的还手打懵了,后退了好几步被身边的丫鬟模样女子扶住才站稳,黎青一脸的不可置信。

“闹够了没有。”中年男子带着怒气,压低声音呵斥到“黎抒意,一场病后倒是不懂得规矩了。”男人恶狠狠的瞪着黎抒意。“今日胆敢与自己长姐动起手来,罚你屋外跪三个时辰,好好反省一下。”

“老爷,公主的身体才稍有起色,实在经受不住这样的折磨,老爷,喜儿愿意替小姐受罚,求求你饶过小姐吧…”小丫头见这位男子动怒赶忙跪下,恳求这个男人放过黎抒意。黎抒意见此赶忙拉小丫头起来,小丫头却倔强的很,怎么也拉不起来。“你怎么能跪别人呢?”黎抒意小声嘀咕的问小丫头,小丫头哭的像个泪人。男子和女子不予理会,直接离开了,黎抒意又使劲拽小丫头,小丫头非和黎抒意对着来,还往一旁挪动。

“演戏的人都走了,你还跪在地上干什么?”黎抒意无奈的叉着腰问,见拉不起来干脆不拉了。

“公主,奴婢这怎会是做戏呢?奴婢甘愿替公主受罚。”小丫头神情倒是很坚定。

不论黎抒意怎么劝,怎么拉,小丫头片子都不肯起来,无奈黎抒意自己一个人跑了出去,外面庭院一排一排的,方正有秩,种满了花花草草。黎抒意折了一枝把玩,“竟然是真花!”黎抒意心想,继续往前走,看蔷薇爬上走廊、这院内竟有一带水池,不时的有丫鬟装扮的少女和家丁模样的走过。这个院子可真大,黎抒意在里面绕的晕头转向,突然有一位女子指着黎抒意大喊道:“快看,二公主醒了。”黎抒意大惊失色赶忙逃跑,但来不及了,瞬间一堆人蜂拥而至把黎抒意围了起来。“二公主,你怎么没穿衣服就跑出来了?”其中一位婢女问道,黎抒意尴尬的看了看自己,只穿了单薄的白色褂子。“什么叫没穿衣服?”黎抒意反问“这不是吗?”还扯着自己的衣服给婢女们看。婢女们都捂嘴偷笑,上前三两人扶起黎抒意,说要把她送回房间,好好静养。黎抒意还未挣扎,就让拖着走了。

黎抒意被三两个侍女架回自己的屋去,大老远就看见小丫头在门口来回踱步,一脸着急。看见黎抒意后赶快跑了过来,从一位侍女手中拉过黎抒意,责怪黎抒意自己一个人病刚好就乱跑。到门口后,侍女们行了一个礼便都退下了,小丫头赶紧把黎抒意推进房间把门关上,让黎抒意去床上躺着歇息。

“哎呀,我没事,你们剧组什么时候放人啊?”黎抒意一脸不耐烦的嚷嚷道。

“公主,这就是你的家,放你去哪里啊?”小丫头非常不解,在公主病重之前,虽然这个府邸无人疼爱公主,但公主也从未说过想要离开。“公主,你这次醒来为何变化如此之大?”

“那你说说我有什么变化。”黎抒意一头扎进自己的床上。

“公主,你自幼体弱多病,夫人过世的早,你更是不爱同人讲话,平时文文弱弱,连房间都不肯出。可今天的大公主,你此前处处受她排挤欺负,你都忍气吞声,今日来我是第一次见你动手反抗。”小丫头把心中的疑惑讲了出来。黎抒意倒是感了兴趣,翻个身盘腿坐了起来。对小丫头勾勾手示意她过来,小丫头瞪大双眼凑了过去,“你知道中国吗?”黎抒意神秘的问,小丫头摇摇头。

“真不知道?”黎抒意不太相信。

“真的。从未听说过,我发誓,绝不会骗公主的。”小丫头立马做发誓的动作,还用力的点点头。

“我不会是穿越了吧?可那黎青怎么也在,单看这小丫头确实不像装的,导演也没那么大功夫连植物都是自己一棵一棵种的吧……”黎抒意拖着脑袋想。

“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好像失去记忆了。”黎抒意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公主,我叫喜儿,还是您给赐的名呢?我之前叫离儿,你说太悲了,就给我改名叫喜儿,公主这都忘了吗?”说着小丫头又要准备大哭。

“好了,好了,我没忘,我逗你的。”黎抒意赶忙捂住小丫头的嘴。小丫头差点没呼吸上来。

“喜儿,你给我讲讲我以前的事吧?”

“好啊,公主是二夫人生的,可惜二夫人生出公主的那一刻起就离世了,因为二夫人是指婚给老爷的,所以老爷不喜欢二夫人和公主,就连公主都是夫人的贴身丫鬟一手带大的。而大夫人和老爷从小青梅竹马,大夫人的家族势力也大,老爷就格外疼爱大公主,也就是你的长姐黎青青,她恃宠而骄处处针对欺负公主你,又加上老爷和大夫人撑腰,根本没人敢说什么,公主你更是不敢反抗,所以公主你从未笑过,也不喜与人交谈,虽是公主,条件却极差,也便常年多病体弱。好在公主你善良,不像平日里大公主那样嚣张跋扈,呵斥惩罚下人,下人倒是都很喜欢心疼你……”

“停停停,你们的公主之前这么窝囊啊?”黎抒意一脸嫌弃听不下去的样子,赶忙打断。

喜儿瞪大双眼“哦,我是说我失去记忆之前。”黎抒意感觉不对赶紧解释道。

“那,刚才那两位就是我的父亲和长姐黎青吧?”

“是黎青青。”喜儿纠正道。

“那我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怎么会卧倒在床,我病有那么严重吗?这是有bug?”黎抒意不解的问。

“近日来,春天天气回暖,公主想要出去走走,我便陪公主一同前往后花园,途中起风了,我返回给公主您拿披风,怎知,回来的路上听闻丫鬟说有人跌落湖中,我心里很是着急四处找不到公主,等打捞上来发现此人正是公主…”喜儿一脸难过,更多的是愧疚。“如果我不离开公主半步,公主您就不会落水,都怪我…”喜儿开始哭,黎抒意一把拉过喜儿,把她抱在怀里,轻轻拍拍喜儿的背“别难过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我都没有怪你。”黎抒意轻声安慰着。

“咚咚咚…”“二公主,老爷差人送来了一些衣服和首饰。”外面传了一阵声音。喜儿擦干眼泪前去开门。

几个侍女端着走进屋内,打头的女的向黎抒意行了礼,随后一个一个掀开盖着的布,又转身给黎抒意说:“二公主,这是老爷吩咐给您送来的,明天就是将军回朝的日子了,让您好生梳洗打扮,明天随同他入宫。”说完,示意侍女们把东西放下,行了礼便一同退下了。

“什么将军?”黎抒意问“还有这是什么朝代?”

“这是柳州帝国,将军呢就是柳时湛大将军,他年少有功帮助皇上建立了柳州,皇上一心想与北境交好,可惜北境天气恶劣多端,地势严峻,我们的士兵很难在此生存,打仗就别提了,北境的国王也不愿臣服,皇上便派将军前去驻军,这一去,就是十八载,不知为何,十八年来都没攻克下来,今年突然就归顺了,将军立了功自然是要回来的,更是群臣朝拜,皇上亲自接风洗尘。”喜儿一边说一边收拾送来的物品。

“什么柳州?历史上都没记载过,本来以为我还能扭改个历史什么的,真是无聊 ,明天趁着人多,我还是想想怎么回到原来的世界吧。”黎抒意心想着便闭上了眼睛。

喜儿收拾好东西,回头发现黎抒意已经睡着了,轻轻地走过去给黎抒意盖好被子,蹑手蹑脚的出了房间。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