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静安路7号在线阅读陈重沈童小说免费看

浮生半世的小说静安路7号主角是陈重沈童,故事相当精彩,主要内容有:如果她没有离开,或许我仍然会按部就班的生活,即便生活艰难一些。可是她偏偏离开了,还是以一种令我耻辱的方式,所以我的人生迈向另一条道路。或许不堪,或许离谱,再次步入市井之中,我要怎样浴火重生。

静安路7号在线阅读陈重沈童小说免费看

第4章 玩牌

餐厅中午的生意并不是很忙,嫂子到的时候,许哥也拌好了凉菜。

“倒酒,倒酒。”许哥在后厨冲我喊道。

我到桌子底下拿出了一瓶酒,又去餐具处取了两个杯子。

“你喝点儿吗,嫂子。”

她白了我一眼,“谁让你们喝酒了,胆子越来越大了你们,中午就喝酒。”

因为这么多年关系早就熟了,大家也爱开玩笑,在我的印象里许嫂子好像不会生气一般,每次劝阻喝酒也不是死乞白赖的,这样的女人在外面总给足了男人面子。

“陈重,一瓶酒,一人两杯,中午咱就不多喝了。”

“没问题。”

“一人一杯得了,还非要把一瓶酒喝完啊。”嫂子一边收拾餐桌上的碗筷一边说着。

“你干你的活儿,咋那么多话啊,来,喝一口。”

“欠你的啊,你们喝吧,我去旁边聊天去呢。”

“你吃饭了吗,嫂子?”

“我吃过了,就着热先吃饺子,要不一会儿凉了不好吃了。”伴随着尾音,她出了门。关于这一点,我跟许哥一个想法,想不通为什么女人之间怎么会有那么多话可聊。

“陈重,下一步有打算吗?”

“没呢,马上半年过去了,真不知道干什么,上班的活也不想去了。”

“上班就别想了,咱们单位出来的,没一个能受得了那朝九晚五的日子。”

“我也干餐饮怎么样?”

“你受得了啊,干这玩意还挺累的。”

“能挣钱就行呗。”

“啥事儿也不是想的那么容易,你又不会什么手艺,得先去学吧,学完了再找地,再宣传。我这儿就是例子,你看这买卖半死不活的,我现在是发现了什么钱也不是那么好挣。”

“那你说能干什么,咱又没有一门技术,原来跑业务光靠扯淡挣钱了。开了三年的店,一下子感觉跟社会脱轨了。”

“那倒是也不至于,要不然你跟我干一段吧,上手试试,挣多挣少的,肯定够咱吃喝的。一边干着一边再想想有没有别的事情。”

“我别给你添麻烦。”

“添屁的麻烦啊,就你现在这个状态要是整天在家憋着当哥的还真有点儿不放心。每天过来,至少有人说说话,少钻点儿牛角尖。”

大家都是成年人,每个人是什么样的,其实别人都明白。只不过有的人不说出来而已,出差的时候,我跟许哥住在一起很长时间,我的性格他很了解。那时候就总劝我别钻牛角尖,只不过我一直没什么变化,总爱自己折磨自己。

“行,我考虑考虑,哥。”

很快,一瓶酒就喝完了,这时候嫂子也回来了。

“陈重,饺子好吃不?”

“太好吃了,嫂子,这辈子没吃过这么好吃的。”

“那嘴儿甜的,不跟某人似的,什么饭食也说不出什么好吃不好吃。”

“你可知足吧,嫂子,那说明许哥什么都不挑,这样的好男人不好找。”

“咦,也就是你们捧着他吧。”

嫂子将桌子上的东西全部收拾了,中午吃饭的那个美女又来了。

“翠姐来了啊(许嫂子),下午打麻将不?”

“我不玩,一会儿得回趟老家。”

“那我可跟老许玩了哈。”

“玩儿呗,反正他没有钱。”

俩人哈哈的笑着,好像还聊着手指甲的事情,我实在搞不懂为什么会有美甲这个行业。把指甲修的五花八门的,干什么能方便?

老许去了一趟卫生间,出来以后问,“童童,下午到底玩不玩,不玩我可回去睡觉呢一会儿。”

“玩啊。”

“人呢?”

“你等着,我去喊二蛋。”

“嫂子,这女的叫什么啊,多大了?”

“叫沈童,应该跟你差不多,干啥,对人家有想法啊?”

“我能有什么想法?”

“那可没准,你没看到人家某人见到美女眼就发直吗?”

“你还回不回来家,回的话就赶快走吧,别耽误我看美女。”

“看看看,看到没,现在都开始明目张胆的撵了。”

“哈哈哈。。。”

很多时候,我挺羡慕许哥夫妻二人,他们好像有一种默契,既幽默又不失大体。或许有一句话说的很对,你越是缺少什么就越羡慕什么,我仔细回忆过我跟李舒雅在一起的日子,我们之间确实没有什么默契。

虽然一起那么多年,我们吃东西都吃不到一起,几乎所有她爱吃的我都不爱吃。当然还有很多很多其他的方面,并不能用三言两语说得清。

嫂子走后,沈童回来了。“桌子呢,桌子呢?”

许哥从后面拿出一张麻将桌,摆放凳子的功夫,二蛋也来了。二蛋之前我就认识了,他不是我们这个地方的人,他属于插足了别人的婚姻,当然严格意义上讲也不算插足。毕竟按照丽姐的说法,她和老公离婚很多年了,但是这件事情我们没人能够证实。

关于二蛋的事情后面我再做具体描述,反正当时的情况,他跟丽姐还有丽姐老公在一起经营一家饭店。

抓风之后各自就位。

“陈重,玩的可是带会儿的。”

“啥叫带会儿的。”

关于这个问题,沈童跟我讲解的很详细,我发现她正儿八经说话的时候很严肃,也很迷人。虽然详细,但我还是不很明白,只能一边玩儿一边学。

第一把我就输了,都是当场微信转账的,也就是这个时候我跟沈童加了微信。她的微信头像是一片空白,中间一个吻痕,微信名就叫做童童。

“沈童,咱俩谁大?”

“你指的是哪里?”

我是想不到她会开这种玩笑,略显几分尴尬,“什么哪里?”

“打牌,打牌,我的大。”二蛋一脸坏笑。

我点了一支烟,沈童也拿过去一支。

“我91年的,你呢?”

“真的吗?我也91的。”

“属羊?”

“对,属羊。”

“你几月的?”

“我七月的。”

“七月多少?”

“二十七。”

“那你叫我姐吧,我比你整整大了一天。”

“。。。你二十六?”

“是滴。”

“你俩玩不玩啊,咋特么打麻将改成相亲节目了啊。”二蛋总是咋咋呼呼的。

“又不耽误打牌,二蛋,就他妈你逼事儿多。”沈童白了二蛋一眼。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