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静安路7号在哪看,陈重沈童小说完整版阅读

2022最好看都市小说静安路7号推荐,主角是陈重沈童,作者是浮生半世,主要讲述了:如果她没有离开,或许我仍然会按部就班的生活,即便生活艰难一些。可是她偏偏离开了,还是以一种令我耻辱的方式,所以我的人生迈向另一条道路。或许不堪,或许离谱,再次步入市井之中,我要怎样浴火重生。

静安路7号在哪看,陈重沈童小说完整版阅读

第9章 晚餐

我越来越看不懂沈童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人,说她有钱吧,为什么要在这条破旧的街道开一个美甲店,还跟我们玩一块两块的麻将。说她没钱吧,她每天的穿衣打扮特别精致并且都是名品,听许哥说她还开了一辆保时捷。

晚上孩子开视频祝我生日快乐,我才意识到自己三十周岁的生日到了,关于这一点,李舒雅还算良心没完全泯灭。无论我们之间怎么争吵,孩子的视频基本上每天没有断过,而一天之中我也只有那短短的几分钟不会胡思乱想,看着孩子又学会了新东西,而笑容满面。

挂了视频之后,我想我应该为自己过一个生日,于是下楼简单买了点吃的,倒上一杯酒,附上了一张我丑陋的照片,朋友圈发了一个,三十你好。

瞬间就有人评论,一看是沈童发的。

“卧槽,我突然想起来我昨天也满三十了。”

对啊,第一次聊天的时候就知道,她比我整整大一天,不过谁会记得呢,我连自己的都差点忘了。我没有在评论下面给她回复,而是发了一条信息。

“童童姐,祝你昨天生日快乐,呵呵。。。”

“滚犊子,有祝昨天生日快乐得吗?你在哪呢?”

“我在住的地方。”

“生日呢,不出去嗨皮一下,自己在家憋着干嘛?”

“有什么可嗨皮的,又老了一岁,其实我也忘了今天生日这回事了。”

“出来唱歌去吧,正好我也补一下子就当。”

“我真不出去了,姐,要不然你来找我喝点吧,酒管够。”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发,其实我知道她不会来的,谁会愿意跟一个面临离婚和负债的倒霉蛋在一起呢。于是,我一个人自酌自饮,看着我曾经看了无数遍的电影“我的最爱”。

“喜欢和可不可以在一起已经是两件很不同的事情。其实,我们只可以当彼此的后备,不可能是正选。就像下场踢足球,做后备的永远在球场外,围坐热身,看人踢球。时间很快就会过,但是正选,真的要上场,很大压力的。。。”

一杯酒下去眼神就开始迷离,那一段时间我感觉自己的酒量下降的很厉害,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总容易分神。我倒第二杯酒的时候,手机响了,我以为李舒雅又来找我谈判,所以我没看手机继续倒酒。

一边倒酒,一边酝酿接通李舒雅电话之后的情绪。但拿起手机的时候发现,竟然是沈童打来的。

“怎么这么久才接,我到你们小区门口了,你下来接我,门卫不让我的车进去。”

我有点儿发蒙,“你到哪门口了?”

“你们小区门口啊,你不是说住在幸福里吗?”

我不敢相信沈童真的过来了,于是急忙穿好衣服下楼。我所住的小区虽然很破,但是门卫事特别多,陌生车辆一律不让进。我下去登了记,沈童的车才开进来,她确实是开了一辆保时捷,看上去跟她的气质并不是多么符。

停好车之后,她从后备箱拿了一个蛋糕,跟着我往单元楼走去。

“童童姐,你怎么真过来了?”

“啥意思?不欢迎啊,不欢迎我现在立刻走。”

“欢迎欢迎,我不是那个意思。”

“怎么那么多废话,找你们小区真难找,半路走错了。”

房间里的温度一点都不低,因为客厅里的空调是老旧的,制冷效果不是很好。

“陈重,这也太热了,你空调是不是开的制热啊。”

“我再傻也不能夏天开制热啊,客厅就是这样,制冷效果差。”

“别的屋里还有空调吗,这也太热了,受不了。”

“卧室有,可是。。。”

“可是什么啊可是?”沈童一点儿也不拿自己当外人朝卧室走去。

“卧槽,陈重,你这是猪窝吗?”

自从李舒雅提出离婚后,在家的时候我都是在卧室吃喝,很多垃圾也懒得收拾和清理,到处是酒瓶和矿泉水瓶,确实我自己都看不过眼。

“一直没来得及收拾,就在客厅吧。”

“陈重,今天你可算令我刮目相看了,平时看上去你挺干净利落的啊,怎么把家里造成这样,这种环境你自己舒服啊?”

“唉,明天就收拾。”

“别明天了,现在我帮你简单收拾一下,在客厅实在没法喝酒,太热了。”

其实,收拾倒也快,我那段时间就是颓废不想动弹。十几分钟后,卧室就有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我往屋里喷了点儿香水。然后沈童跟我一起将客厅里的酒菜挪到了卧室,确实舒服多了。

“找你喝酒的可好,来给你打扫卫生了。”

我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帮沈童倒了一杯酒。

“来吧,祝咱们两人生日快乐。”

短短相识的日子,我们在那一刻好像变得很亲近似的,也可能本身沈童就是那种性格。她将蛋糕打开,点上蜡烛,让我去把灯闭了。

我们两个人一起许的愿吹得蜡烛。

酒精的作用总能让人全身心的放松,说话变得不经大脑甚至无所顾忌。那个时候,我身边就缺少一个倾听者,而沈童恰恰成了那个人。我将我近几年的经历悉数讲给她听,她听得津津有味,表情也在跟随着变化。

我拿出烟递给她了一支,她说她也走过跟我差不多的路,三年前她也负债,并且比我负债严重的多,唯一的不同是她没有婚姻的束缚,所以也就不存在婚姻方面带来的烦恼。看着她吐烟圈的那一瞬间,我感觉沈童特别迷人。

岁月的洗刷总会在每个人心里留下一些什么,只不过有的人想说有的人不想说,有的人值得说有的人不值得说。

“陈重,你应该从过去的日子里走出来,不过刚刚三十而已吗,还有很多时间,也还有很多机会。还是那句话,婚姻或许很重要,但它不是生活的全部,爱自己才是最正确的。”

“童童姐,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问吧。”

“那天开玛莎拉蒂的男人是谁?”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