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娇矜小说陆沉秦妍完整版阅读

主角是陆沉秦妍小说娇矜内容非常精彩,是由西瓜啵啵椰椰所写,主要讲述了:【极致宠爱 1v1双洁互宠 妖艳憨憨美人x矜贵纯净富少】故事的开始是一袭红裙的秦妍躲在藤萝花架下寻清静,被陆沉撞了个正着,惊鸿一瞥,却是乱了心绪秦妍,御城有名的野玫瑰,顶着一张妖孽般的脸,整日恃美行凶,曾扬言要潇洒肆意过一生,绝不为男人妥协半步陆沉,陆家的矜贵少爷,就像红楼里的宝玉,集万千荣华宠爱于一身,奈何却是个病美人,三步一喘,五步一咳,世间万物于他眼中不过寥寥无趣人人都说,陆家七少这辈子都学不会弯腰直到一日,众目睽睽之下,少年拉着少女的手,柔声细语地哄她,嫁给我好不好……陆沉:“阿妍,我有洁癖,以后凡是我亲过、摸过的地方,别人,可是不许再碰的。”陆沉:“阿妍,遇到你之后,我好像变的惜命了呢。”陆沉:“阿妍,你是不是觉得无聊了,无聊的时候那就多想想我,想多了,你就不会再说要离开了。”莫莉曾经笑话过秦妍,以往最是不把男人当回事儿的人,却是将陆家七少当作了此生至宝,生怕别人偷了抢了去,当真是没出息。秦妍莞尔一笑,如星般灿烂,“没办法,我们家阿沉对我太好,我要是丢下他,会引发人神共愤的!”

娇矜小说陆沉秦妍完整版阅读

第1章 陆家七少

十五的日子,月亮很圆,墨蓝色的天空里遍布着星辰,倒是难得在高楼林立的大都市里看到。

华灯初上,整个御城喧嚣又热闹。

程家庄园内,闪着暖黄色灯光的宴会厅前,白色大理石台阶上铺着长长的红毯,周围两边摆着芍药和玫瑰,每一朵都娇艳欲滴,一直延伸到入口处的罗马柱下。

入鼻,尽是花朵的香气。

“把这些花都给我挪走!”少年清澈凛冽的声音响起,语气中,不容许旁人有丝毫的质疑和迟延。

管家闻声过来,看着忙忙碌碌的一众人,连忙问道:“少爷,这宴会才刚开始,好端端的,干嘛把花给收了啊!”

程家少爷程让淡淡地看向他,轻飘飘地说道:“还能为什么,那小祖宗要来呗!”

小祖宗?

管家一愣,能让他家少爷这样称呼的,想来也只有一位了。

御城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陆家七少。

偏偏那位小祖宗,对花粉过敏。

宴会厅内,往来皆是贵人,今日应邀前来参加程家老爷子与老夫人的金婚纪念活动,每人脸上都带着笑,举杯庆贺,说着各种好听的话。

这种宴会,既是贺喜,也是结交各界名流的的好机会。

能在这儿的,都是人精,个个都有着九曲心肠,言行举止皆隐下三分,时真时假。

宾客聚在一起谈笑,听到入口处一阵骚动,纷纷转身看去。

身着私人定制西装的程家少爷跟在一少年身边,向今日的主角,程家老爷子和老夫人走去。

那少年穿着一件白色刺绣衬衫,搭配黑色西裤,脚下是一双锃亮的手工皮鞋,手腕间戴着的,不是手表,也不是钻石手链,而是散发着檀木香的串珠。

和他这样十七八岁的年纪倒是形成鲜明反差。

少年的衬衫领口松开了两颗扣子,露出一片白色的肌肤。

不是寻常的肤白,隐隐带着些许病态之色。

程让陪着人踏入宴会厅,所到之处,宾客纷纷颔首致意,恭敬地唤上一句,“七少。”

陆家的七少爷,名为陆沉,是陆家二爷的幼子。

陆家人丁兴旺,家里的少爷小姐加在一起有十多位,众多小辈之中,唯有这位七少是自小就养在陆家老夫人身边,寸步不离,可见其身份的尊贵。

众人偷偷打量着来人,时不时低头耳语几句。

都说这陆家七少就像红楼里的宝玉,万千宠爱集于一身,尤其是陆老夫人,完全将他视作掌上明珠。当真是娇惯到了极致。

陆家二爷年轻时便是御城有名的俊俏公子,他的夫人是江南人,也是实打实的美人儿。这陆家七少爷生的骨相极美,通身带着世家大族才能养出来的贵气。

白净的脸上,一双桃花眼,水波流转,眼尾微微上扬,看人的时候,总是透出一股子漫不经心的慵懒感,仿佛世间万物于他眼中不过寥寥,毫无生趣。

陆家七少今年尚未满十八岁,身姿挺拔,却有些消瘦。

听闻陆二夫人当年怀孕时受了惊,连带着也影响了腹中的胎儿,这陆七少是先天不足,这么多年一直都靠药物仔细调养着。

这样的美人,拖着一副病躯,令人惋惜之余,却更惊叹他身上的那淡淡的病态魅惑之感。

御城人人都说,陆七少比女人还要美。

“陆沉来了。”

程家老爷子拄着拐杖,带着长辈对小辈的关怀和慈爱。

陆家和程家是世交,因而彼此往来之间,并无太多规矩限制。

少年看向程家老爷子和老夫人,先是问了好,随后示意跟来的人将贺礼送上。

众人看着几位中心人物热切交谈的样子,目光落在两个年轻人身上。

程家少爷,他们是知道的,为人仗义爽朗,性情不拘小节,倒是个好相处的。

可那陆家七少,因为要养身子,向来是深居简出,不常在御城的商圈里走动。他们也只是听闻,陆七少性格随和,待人温柔。

呵呵,陆家的人懂得什么叫做温柔?

这话也只能听听,整个御城,怕是没一个人会相信。

陆老爷子在世之时,便是雷霆手段,陆家老夫人年轻时更是有名的说一不二,堪比铁娘子,陆家如今的几个子女,每一个都是杀伐果决的性子。

狼的崽子,自然是带着与生俱来的血性的。

性格随和,待人温柔,怕也是因为有疾病在身。长期缠于病榻的人,对待周围的事物,多半是看开了,少了那么多的得失计较。

宴会厅内,音乐声缓和,入口处再次传来一阵骚动。

众宾客齐齐看去,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接连开始议论着。

“这不是秦兰吗?她怎么会来?”

“你不知道啊,她就是沈志华新娶的老婆,两个人上个月刚领了证。”

“这秦兰不是刚和海城的厉总离婚没多久吗?怎么这么快就又结了!”

“你还不知道她啊,结婚离婚的,对她而言不过就是家常便饭而已。”

“我可听说,她和那厉总离婚,分了有一个多亿,还有两栋在澳洲的房产。如今她又攀上了沈家,不知道这次,她打算捞多少。”

“呵,这样为了钱就能出卖自己的女人,我可瞧不上!”

“谁让人家长的好看呢!你说说,同样都是四十岁,怎么她就保养的那么好,看着跟个小姑娘似的。”

“今儿可是程家老爷子和老夫人的金婚庆典,这沈志华和秦兰,一个二婚,一个三婚,怎么好意思过来啊?”

“人啊,一旦脸皮厚起来,那可是什么都不顾的!”

“瞧你这话说的,哈哈哈哈!”

“后面跟着进来的那女孩是谁啊,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哎呀,那不是沈志华的闺女吗?叫沈茗薇,我女儿和她还是同班同学呢!”

“沈茗薇我知道,我是说那个,穿红裙子的,一字肩的那个!”

“那个……我还真没见过,不过长的真好看哎,跟个仙女儿似的!”

“我怎么看着她和秦兰长的那么像,不会是她闺女吧!”

“你一说,确实有几分像,不过,好像比秦兰还要好看。”

周围宾客的议论声并不小,身着一字肩及膝礼服裙的少女眼中带着几分厌倦,目光落在身前的中年女人身上。

有时候,她真的佩服她的定力。

少女打了个哈欠,似有些困乏,方才进来时,无意间瞥到宴会厅西边有个小花园,这会儿倒是安静。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