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娇矜陆沉秦妍小说在线阅读

最近现代言情类小说很火啊,这本娇矜就写的相当精彩,作者是西瓜啵啵椰椰,主角是陆沉秦妍,讲述了:【极致宠爱 1v1双洁互宠 妖艳憨憨美人x矜贵纯净富少】故事的开始是一袭红裙的秦妍躲在藤萝花架下寻清静,被陆沉撞了个正着,惊鸿一瞥,却是乱了心绪秦妍,御城有名的野玫瑰,顶着一张妖孽般的脸,整日恃美行凶,曾扬言要潇洒肆意过一生,绝不为男人妥协半步陆沉,陆家的矜贵少爷,就像红楼里的宝玉,集万千荣华宠爱于一身,奈何却是个病美人,三步一喘,五步一咳,世间万物于他眼中不过寥寥无趣人人都说,陆家七少这辈子都学不会弯腰直到一日,众目睽睽之下,少年拉着少女的手,柔声细语地哄她,嫁给我好不好……陆沉:“阿妍,我有洁癖,以后凡是我亲过、摸过的地方,别人,可是不许再碰的。”陆沉:“阿妍,遇到你之后,我好像变的惜命了呢。”陆沉:“阿妍,你是不是觉得无聊了,无聊的时候那就多想想我,想多了,你就不会再说要离开了。”莫莉曾经笑话过秦妍,以往最是不把男人当回事儿的人,却是将陆家七少当作了此生至宝,生怕别人偷了抢了去,当真是没出息。秦妍莞尔一笑,如星般灿烂,“没办法,我们家阿沉对我太好,我要是丢下他,会引发人神共愤的!”

娇矜陆沉秦妍小说在线阅读

第5章 摸了他的锁骨

秦妍转过头,眨了眨眼睛。

这是……那天在程家宴会上的白衬衫少年?

不过,他今日穿的是一件藏蓝色的衬衫,领口依旧敞开着。

“嗨,帅哥,这么巧啊,又见面了!”秦妍笑着打招呼,清凉的夜风吹拂下,棕色的发丝微微扬起。

是好闻的洗发水的味道,倒比方才酒吧里那些浓烈的香水味闻上去要舒服许多。

“嗯,是巧。”陆沉淡淡说道。

两人四目相对,陆沉站在那儿,颇有些局促,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和她说些什么。

“你是……沈家的人?”

秦妍看他半晌才憋出来的一句话,不免轻笑。

“帅哥,明知故问,可不好玩哦!”

陆沉看着她笑起来的样子,眉眼如画,恍惚间有些失神。

他轻咳两声,犹豫了几秒钟,随后低声道:“你不是说,想摸我的锁骨吗?”

秦妍一怔,脸上的笑意更深。

她当日只是图好玩,让人送了便利贴过去,一句玩笑话,这人竟然记住了!

少女的目光顺势落在他敞开的领口上,白皙的肌肤下,一对精致的锁骨若隐若现。

秦妍是个轻微的锁骨控,就像有些人有恋物癖、恋手癖,道理是一样的。

这算不上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谁还没有一点小怪癖了?

她大大方方的看向陆沉,笑着问道:“近看更是好看,所以,我可以摸吗?”

少年盯着她的面庞,轻点了下头,缓缓吐出一个字,“嗯。”

秦妍也不扭捏,摸这样漂亮的锁骨,还是帅哥的漂亮锁骨,这可不是常有的机会。

况且,这还是他自己先提出来的,她可不是占便宜!

她伸出手,探进他的衬衫下,手指轻轻描绘着那骨头的形状。

他的肌肤触感微凉,却是细腻,甚至比一些女孩子的皮肤还要娇嫩,可见是常年精细养着的。

陆沉看着少女专注的样子,呼吸略略有些加重,一种从未有过的异样感觉浮上心间。

他素来厌恶旁人的触碰,可此刻,却是丝毫的反感都没有。

“少爷,那色鬼都被打成猪头了,那个惨哦,啧啧啧……”阿宝从巷子内跑出来,一眼便看见面前的场景,惊讶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他看到了什么?

那个女流氓在对他们家少爷动手动脚?

天啊,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完了,他们家少爷不干净了!

呜呜呜,是他失职了,他没有保护好自家少爷,让他被人染指了!

“女流氓,你给我撒手!”阿宝厉声呵斥着,一把拉过自家少爷的手臂,将他严严实实地护在身后。

秦妍慢慢悠悠地收回自己的手,随后双臂环抱,好整以暇地看向这大块头。

阿宝看着她的表情,这女流氓怎么一点悔改的意思都没有,好像还在挑衅他?

陆沉紧抿着唇,一把将面前的肉墙推到一旁,眉眼间带着些许戾气。

阿宝看向自家少爷,忽然觉得,他好像在怪自己!

嗯,正常,他的确该被责怪,今晚是他疏忽了,才让少爷被占便宜。

“女流氓,你别以为有点拳脚,我就怕你啊,不想挨揍,你就快点给我们家少爷道歉!”阿宝挥了挥自己的拳头,言语警告着。

秦妍挑了下眉,问道:“想打架啊?你也想变猪头?”

她说的,是巷子里那个还躺在地上的男人。

那种精虫上脑的渣滓,明明都结婚了,还装作单身来酒吧勾搭姑娘,也不知道他把戒指摘了,用花言巧语骗女孩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还有个妻子。

这种垃圾男人,她见一个揍一个!

“你滚开。”

身后传来少年略带愠怒的声音,阿宝转身看向自家少爷,信誓旦旦地说道:“少爷,我知道您被占了便宜不高兴,你放心,有我在,这个女流氓不能把你怎么样!”

陆沉脸色更黑。

秦妍脸上带笑,看了一眼大块头憨批身后的美少年,冲他挥手,“帅哥,我还有事,先走了,有缘再会。”

见人直接伸手拦了辆车,径自离开,陆沉冷着一张脸转身往酒吧内走去。

阿宝连忙跟上,“少爷,您不回家啊?少爷,您走慢一点嘛……”

……

酒吧包厢内,程让看着折返回来的人儿,好笑地问道:“怎么了,又不困了?”

“酒吧旁边的巷子,装监控了吗?”

听着他没头没脑的一句话,程让虽然疑惑,却如实回答道:“装了。”

酒吧二楼的办公室内,工作人员调出监控。

陆沉坐在办公椅内,看着屏幕内的画面。

红外线的高清摄像头,拍的格外清晰。

程让站在一旁,看着屏幕上的一男一女,忍不住拍手叫好,“秦妍还有这身手呢,够牛的啊!”

他就说嘛,一个年轻小姑娘,怎么可能会看的上一个中年油腻男。

得,是他小人之心,错怪人家了。

陆沉扭头看他一眼,幽幽地开口,“你不是她前男友吗?你连这个都不知道?”

程让听着这话,扬唇笑了笑,他怎么觉得,今天的陆小祖宗,有点不一样呢?

这话里,好像带着醋味儿,还是那种陈年老醋!

“都说了,我和她就谈了几天,连手都没拉,就让她给甩了。”

一旁的阿宝发出笑声,哈哈哈,程家大少还有被女人甩的一天啊!这可是爆炸性新闻!

“报应。”陆小祖宗吐出两个字。

程让也不恼,或许是吧,他之前怎么甩开那些死缠烂打的女孩子的,秦妍就是怎么甩掉他的!就像是故意整他一样!

“你好像对这个秦妍,格外感兴趣,老实交代,是不是动心思了?”程让话中带着十足的骚浪语气,他伸手拉过一把椅子,坐在陆沉身边,嘿嘿一笑,继续问道:“你该不会真的看上她了吧?”

不等陆沉开口,一旁的阿宝率先替自家少爷回答,“程少,那个女流氓把我们少爷给糟蹋了!”

卧槽!

程让立刻瞪大了眼睛,却是没有丝毫为自家兄弟清白被毁的惋惜,而是带着十足的八卦,急切问道:“怎么糟蹋的?她是亲你了还是睡你了?”

他离开也就半个小时,睡应该是没有睡的,那就是亲了!

“你,滚出去!”陆沉看向身后的保镖,皱着眉,明显失了耐心。

阿宝垂着头,乖乖走出去。

这年头,打工不易,少爷的脾气也太差了!

就这还有外人觉得他家少爷温柔,为什么啊?难道是因为面相吗?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