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许长生在哪看,早知道不修仙了完整版阅读

小说早知道不修仙了主角是许长生,是由梦中斩龙所写的玄幻类小说,内容相当精彩,讲述了:又名《我为狐狸精修仙》春夏秋冬,叶可长绿。生老病死,人不长生。求仙问道,只求长生。那长生之后又是什么?佛子,道婴,儒种,这些旷世奇才飞升之后为何又转世再修?许长生侥幸证得大道,只给世人留下一句呢喃:“早知道不修仙了。”

小说许长生在哪看,早知道不修仙了完整版阅读

第7章 快意恩仇

解决掉二管事后,也懒得伪装现场了,装作没事人一样,慢慢向裴绾绾的院子走去,捧着行李佯装在办事。

许长生熬着耐性,在墙角等了足足一个时辰,估摸着药性应该发作了,不急不缓走入院子。

一路上小心避过时不时路过丫鬟们的视线,来到红牌裴绾绾的房间外头,依稀能听见里面传来阵阵痛苦呻吟。

按照往常她应该会有位贴身婢女服侍才对,仔细一想便明白过来,坊内多出来十几位清倌人,应该是被调去帮忙了吧。

许长生神色冰冷地推开门。

房中,床上透过薄纱帏帐,可见裴绾绾只着亵衣,在床上痛苦翻滚。

许长生冷眼旁观,屏气凝神,静静地看着她的独角戏,待到她声音减弱,许长生大步走向雕花木床,掀开罩纱。

裴绾绾见着许长生。

毒性发作已经无法出声的裴绾绾瞪大眼睛,惊疑不定,不明白这个下贱小厮为何敢出现在她的闺房。

许长生缓缓走到床边坐下,轻轻抚顺裴绾绾因为痛苦被汗打湿贴着额头上的发丝,自顾自的说道:

“我知道是你毒死了我的乳娘,意不意外,这药就是我在你以前房间找到的,质量真不错,这么多年了我还有点担心药效会减弱。”

裴绾绾张大了嘴,呜呜咽咽的却发不出人声。

许长生把她往里面推了推,然后躺在了他旁边,听着她痛苦的艰难呼吸声,自言自语道:“黄真,我替你达成愿望了,这女人的床果然跟你想的一样,又软又香。”

送完苏嫣嫣后那个清秀小厮就回头想询问许长生,见到他奇怪举动就好奇地一直跟着他,看到这里她忍不住从阴影里出来道:“没想到你小子人模狗样,私下里玩得这么变态。”

许长生一惊,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站起,震惊地看着屋中央的清秀小厮,背着手,紧紧地握住了那把匕首。

裴绾绾感受到有人进来,求生的欲望爆发出来,撑着身子就摔在了地上,向着前方爬去。

小厮嘴角轻轻勾起,笑道:“靠那把小匕首可是杀不了我的,你放心我就是路过觉得好玩,你继续办你的事。”

许长生精神紧绷,死死盯着她,不敢轻举妄动。

女扮男装的清秀小厮也不在意,坐在椅子上饶有兴致的看戏。

看着这个凭空出现的小厮,许长生心里没底,从她之前的话语中得知她是叶当家的徒弟,那么不是仙人就是妖怪了,肯定不是她的对手。

一咬牙不去管她,一脚踩在裴绾绾的大腿上,阻止了她的垂死挣扎,然后俯下身几下捅死了她。

报完仇后一身轻松,他也走到小厮旁边坐下,就像两个不知死活的小厮,躲在红牌闺房里偷懒闲聊。

女子似乎被他的举动给逗乐了,笑道:“你还坐着干嘛,不用做工吗?”

她娇柔慵懒起身,笑了笑,道:“也对,你行李都打包好了,是准备逃跑了?仇报完了,那恩就不用报了吗?”

许长生一愣,心说:你跟我有锤子的恩。

小厮冷淡道:“迎春坊养育你十六年的恩,可没这么容易逃得掉,不知道为何师尊看中你,不过你要是敢逃,我就杀了你哦。”

许长生额头冒汗,阴沉着低着头,咬紧牙关,尽量不露声色。

小厮说完后转身就走,在门口处又顿住,戏谑的声音传来,“差点忘了正事了,你跟那个狐狸精是不是有什么奸情啊,给我说说。”

许长生惊怒中头脑一热,道:“是又怎么样,你这个男人婆肯定没人要吧。”

小厮脚步明显一顿,破碎的房门很好的表达了她的愤怒。

这里的异样想必很快就会被人发现,许长生不再停留,快步离开了小院。

蹲在暗处犹豫思索了许久还是觉得要走,不把那小厮的威胁当回事。

刚走到后门,路口处停着那辆富丽的马车,车夫还是那个小厮。

她语气不善道:“我就知道你小子会逃跑,真怂,我都等你老半天了。”

许长生摸了摸鼻子,嘿嘿一笑道:“我出来看月亮不行吗?”

小厮耻笑道:“你可真够无耻的。”

车帘掀起一角,那个美娇娘叶夫人探出头来,“许长生,你可愿意跟我走,我送你一场造化,或者按你的理解来说,是给你一场仙缘。”

许长生有点不知所措,对于这天上掉馅饼的事,处于震惊中显得有点木然。

叶夫人也不催促他,只是静静地看着他那稚嫩又熟悉的眉眼。

一旁小厮不乐意了,催促道:“小子,你不会是怕了吧,那你就逃跑吧,做一辈子的窝囊废。”

许长生看了眼天上的明月,突然灿烂一笑,恭敬道:“夫人,我们去哪儿。”

叶夫人柔柔一笑,“莲花峰,观音宗,你上后面的马车。”

本以为后面的马车是装行李物品的,没想到靠近就看到了那个老妪,车厢里坐的是谁不言而喻。

对于许长生此时的身份转变,老妪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示意他上马车。

许长生只觉得瘆得慌,自己肯定是不敢进马车的,只得假意尊老爱幼,又摆出以前泥腿子的那副谄媚笑容变换声调道:“老人家,驾车这事儿还是让我来,您老里面歇着吧。”

老妪满意的点了点头,心里对许长生增添了不少好感,以为他性子坚毅,不得意忘形。

进入车厢她见自家小姐神色慌乱,以为是她对前路的担忧,便轻声说道:“小姐,不要担心,这次入了观音宗,要是成为了核心弟子,莫说是合欢宗,就算是朱雀王朝周文王也不敢再对你放肆。”

苏嫣嫣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

随着马车行进车帘不停的飘荡,她透过缝隙里看着许长生坚实的背影,不经意间两人的命运似乎交织在了一起。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