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调教大明蓝斌免费阅读,调教大明全文在线阅读

书名:调教大明

主角:蓝斌

简介:大明一朝,不和亲、不赔款、不割地、不纳贡,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洪武十五年,蓝斌魂穿史上剥皮楦草第一人蓝玉之子,不想十年后被抄家灭族,身首异处,费心保命,拯救蓝玉之余,对铁骨铮铮的大明做了一点小小改变。

《调教大明》全文免费阅读第29章

蓝府。

蓝斌如往日一般,收拾妥当后,准备前往城外窑口,查看玻璃烧制情况时,被管家蓝五拦了下来:“少爷,都五天了,你今日又不去大本堂进学?”

“我伤还没好,过两天再去!”蓝斌绕过蓝五,朝府外走去。

少爷,你还敢说你伤没好?

上次老爷考校你的第二天,你就往外跑,这叫伤没好?

你怕是在侮辱人智商吧?

蓝五扯了扯嘴角,又追了上去:“少爷,你是皇上钦点给长孙当伴读,你这般怠慢,若是让皇上知道了,恐怕会惹皇上生气的。”

“没事的,皇上日理万机,没空关心我的学业。”

蓝斌边走边道:“再说了,玻璃研制正处在关键时期。这可关系着给咱们蓝府创收的大事,我怎么能离开呢!”

“少爷,我正想和你说这个呢!你身为永昌候府的少爷,天天和贱民混在一起,传出去会被人笑话的!”说起这个,蓝五立即劝道。

蓝斌一听,停下脚步,盯着蓝五:“蓝五,你说谁是贱民?”

“当然是…”蓝五没感觉到蓝斌语气不对,几乎下意识道。

蓝斌拔高了音量:“我告诉你,没有谁生来就高贵。我爹还是农民,还是土匪呢!”

“以后我再从你嘴里听到贱民两个字,别怪我翻脸无情!”

蓝五一阵纳闷,明明匠户地位就低于农民,不是贱籍类似贱籍,说匠户贱民,又没说错。

为何少爷会突然大发雷霆。

他想不通,也理解不了,但他却不敢挑战蓝斌的权威,连忙道:“少爷,我错了,我以后注意用词!”

“蓝五,别怪我发火,你们一直歧视,贬低匠户,却不知匠户才是推动大明发展的关键所在!”蓝斌看蓝五认了错,念着他在蓝府任劳任怨多年的情谊,语气缓和了不少。

匠户有那么重要吗?

是我听错了,还是少爷糊涂了?

蓝五正要说话时,忽然大门处走进来一个带着一队侍卫的宦官,看到蓝斌,便笑道:“这么巧,蓝公子,杂家正找你呢!”

“公公,有事?”蓝斌看到宦官,和其身后的侍卫,有些心虚道。

宦官认真道:“皇上口谕,招蓝斌进宫,乾清宫面圣!”

“领旨!”蓝斌和蓝五纷纷下跪道。

宦官笑道:“蓝公子,起来吧!皇上还等着你呢!”

“公公,劳烦问一下,皇上招我进宫,所谓何事?”蓝斌起身后,套近乎道。

宦官摇了摇头:“杂家也不知道。不过皇上最近天天让人去大本堂,问你入宫没有。”

蓝斌有些慌了,别看他刚刚嘴上和蓝五说没事,事实上他也知道,以养伤为借口,怠慢进学。而且还是朱元璋钦点陪皇长孙读书的情况下,从某种意义上而言,算得上欺君。

至少也是辜负圣恩。

这种事可大可小,全看朱元璋怎么认定了。

可关键是,他不知道朱元璋会怎么认定。

“少爷,现在怎么办?”蓝五更慌,他一直都担心,少爷不去大本堂进学的事,让皇上知道了。可他没想到自己越担心,越成为事实。

现在皇上知道少爷没去进学,怠慢了皇长孙,会不会责怪少爷,打少爷板子?

宦官催促道:“蓝公子,快走吧!别让皇上等久了!”

“是,公公!”

正要和蓝五说话的蓝斌,恭敬回了一句后,才偏头道:“蓝五,我现在跟公公进宫。玻璃窑的事,你替我盯着点。”

“还有去买头猪,中午杀了给匠户们加餐。”

“少爷,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惦记着你的玻璃窑和匠户!”蓝五一阵无语,少爷,你光关心匠户,关心玻璃窑,就不关心关心你自己?

“玻璃窑的重要性,我就不说了,你按我说的做,就行了!”

蓝斌说完,又朝宦官道:“公公,我们走吧!”

宦官点了点头,和蓝斌、随行侍卫们一起出了蓝府,或是骑马,或是坐马车,前往皇宫。

一炷香左右,蓝斌一行人来到午门前,下了马车,穿过宫门月洞,进了宫,直奔乾清宫。

到达乾清宫,和蓝斌同行的宦官,先一步进了宫复命后,才再次出来,笑道:“蓝公子,进去吧!皇上正等你呢!”

“是,公公!”

蓝斌深吸了一口气,快步进了乾清宫,一眼就看到御案后面,正批阅奏章的朱元璋,连忙跪地道:“臣蓝斌,参见皇上。”

“蓝家小子,咱听说你有段时间没去大本堂了啊!”批阅奏章的朱元璋,抬头扫了眼蓝斌,淡淡道:“怎么?咱让你陪咱乖孙读书,你不乐意?”

蓝斌吓了一跳,忙道:“皇上让臣陪长孙殿下读书,乃是天大的恩典,臣又怎么会不乐意呢!只是前几日,臣在父亲考校武艺时受了伤,才向先生请了假,在家养伤。”

“可咱怎么听说你爹揍了你的第二天,你就纵马出了南京、城,一点都没有受了伤的样子啊!”朱元璋反问道。

蓝斌差点吓尿了,没敢辩解:“臣万死!”

“行了,起来吧!咱没有怪罪你的意思,咱只是希望你能好好陪咱乖孙读书时,也能好好读书,日后好辅佐咱乖孙,明白吗?”朱元璋看蓝斌被吓着了,语气又缓和了不少。

他只是想敲打蓝斌,并不是真的想治蓝斌的罪。

蓝斌摸了下额头的汗,站了起来:“臣明白了,臣定当不负皇上厚望。”

“娃儿,咱叫你来,是有一事相询!”朱元璋又道。

蓝斌忙行礼道:“请皇上圣训。”

“娃儿,你如何看待朝廷的宝钞?”朱元璋询问道。

朱元璋叫我来,就为了这事?

等等,朱元璋怎么会突然问起我宝钞的事?难不成朱雄英在朱元璋面前说了什么?

蓝斌心里嘀咕着,面上却称赞道:“朝廷推行宝钞,乃是利国利民之策。是皇上…”

“咱叫你来,不是让你溜须拍马,咱是让你讲讲宝钞的问题!”朱元璋不悦的打断道。

宝钞的问题?

该死的朱雄英,我要被你坑死了!

蓝斌秒懂,勉强露出个笑:“臣才疏学浅,实在不知宝钞有什么问题!”

“不知?你在咱乖孙面前可不是这么说的。你可是把咱制定的钞法批的一文不值!”朱元璋冷笑道。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