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苏兮叶清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飒疯了!兮姐她在打擂台在线看

最近作者大大落落小鳳写的飒疯了!兮姐她在打擂台呼声非常高,主角是苏兮叶清辞,主要讲述了:【女强+马甲+禁欲总裁+双洁+撩精+复仇+甜宠】江湖人称兮姐,有名的夜场女公关,超级废柴,苏兮唯一的目标是查真相,报家仇,某天她飒疯了,居然去打擂台,还捧了个奖杯回来,当所有身份被扒完之后,这还是那个人人口中的废柴?叶清辞清高倨傲,嘴毒腹黑,当所有人都以为他只是玩玩,没想到他早就走肾又走心,人前高岭之花,人后撩精上身。

苏兮叶清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飒疯了!兮姐她在打擂台在线看

第4章 真没整容?

下午三点,路平洲准时到达南城机场,车停好后,两人脚下生风,苏兮狠狠地瞪了路平洲一眼。

“你看你,时间掐这么紧,车开得像去投胎一样,万一路上堵车呢?”

路平洲把她肩膀一揽,“这不没迟到吗?是我妈不让你走好吧,她现在恨不得一分钟掰成三分钟。”

“那你不能早点提醒我呀!”

“好好,我的错,回头教你一套新的破狼招式。”路平洲笑的春风霁月。

“那还差不多!”

两人赶到机场出口的时候已经3点15分了,苏兮打电话给伊媚。

电话接起的时候,苏兮娇滴滴地说,“美人,到哪了?我和路西法在出口处等你。”

那边传来一道粗嘎的声音,“好生给我等着,这就摆驾过去!15分钟。”

苏兮感觉很累,昨晚被灌两瓶酒,又在医院折腾了一个多小时,今天一大早被抓起来给前学酥补课。

“我累了!腰疼!”她可怜兮兮地对路平洲说。

路平洲拉着她走到出口一侧,往地上一坐,上身往前一倾,脊背微微弯起,苏兮二话不说,往他背上一坐。

舒服了!

她拿出手机,葱白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划来划去。

叶清辞一进来就看到,男人一动不动坐在地上,女人坐在男人背上刷手机,穿着昨晚那套衣服,只换了双鞋。

叶清辞把视线收回去,静静地看着前方。

跟以前那个书呆子样的丑丫头真是千差万别。

真没整容?

差不多3:30,苏兮站起身来,往里面一看,“喂,出来了!”苏兮拍了一下路平洲的肩膀。

路平洲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两人如同款交叉着胳膊定定地看着前方。

叶清辞看了一眼两人,苏兮个子高挑,但在一米八几的男人身旁,显得娇小玲珑。

人行置物架一样的伊媚,拖箱带包,身上挂满了,苏兮用手肘捅了捅路平洲。

“猜猜,伊美人箱子里装了几个包包?”

路平洲:“两个吧!”

苏兮笑,“我猜三个,其中有一个是我的。”

路平洲:“要不要打一下赌,输了的跑10公里。”

苏兮抬腿一脚踢在他胫骨上,路平洲纹丝不动。

“10公里对你来说有什么难的?挠痒痒似的,输了请吃火锅,必须吃够到我说停才算。”

路平洲撇嘴,“你好毒!谁要是娶了你真要倒八辈子霉。”

苏兮跳起来,双手在头上乱舞,伊媚已经过了大门,快步朝护栏这边跑过来,“兮哥!”

苏兮忙挤到出口处,“伊美人,想死我了!你是不是在英国饿瘦了?”

伊媚把行李往路平洲那一扔,胳膊上套的好几个袋子往他手上一塞,睁着一双圆碌碌的眼睛问苏兮:“真的瘦了?”

苏兮拉着她打量两眼,“真的瘦了,连胸前的肉都少了。”说完咯咯地笑了起来。

“死鬼!”伊媚打了她一下。

苏兮抱了伊媚一下,“轻了,摆驾回宫!回头我给你煲汤,怎么掉的我让它再怎么长出来。”

“你可拉倒吧,把我当小白鼠,你那些十全大补汤让路西法多喝点,我现在这身材,Beautiful。”

人行置物架路平洲对两个女孩说:“走了,回家吧!”,然后拖箱带包往前走。

伊媚:“路西法不高兴吗?”

苏兮嗤笑一声,“他面部神经不发达,简称面瘫…偷偷告诉我,你箱里几个包?”

“三个!”

“啊哈哈,真的吗?… …路西法,你惨了,特辣火锅今晚走起!”

“要不要这么毒!你俩肯定通过气。”男人洪亮的声音传过来。

三人打打闹闹地走远,叶清辞觉得… …好聒噪!

他看着陆原走过来,两人击了一下掌,低声说了句,“欢迎回来!”

“欢迎回来!”这话却是陆原说的。

叶清辞比陆原也不过早回南城两个礼拜。

————————————-

路平洲晚上遭苏兮和伊媚荼毒,特辣火锅辣到他怀疑人生,连眼珠子和肛门都是火辣辣的。

真特么两个魔女!苏兮土生土长南城人,伊媚北方妞,咋这么能吃辣?

苏兮以前不吃辣!六年前她把自己关在一个火锅店里,点了最辣的火锅,哭着把特辣火锅吃到见底。

连最不能吃的火锅都吃过了,还有什么苦是受不了的!

苏兮和伊媚认识,就在那个火锅店里,伊媚被男朋友劈腿,哭着叫了最辣的火锅,边哭边吃。

一个承受丧父之痛,即将离开故土,另一个因情伤哭得肝肠寸断,两人一拍即合,两桌并一桌。

最后苏兮和伊媚双双急性肠胃炎发作,她们在同一个病房住了五天。

都是缘分!

苏兮在火锅店和路平洲、伊媚分道扬镳,路平洲要送她,苏兮说:“把我家美人送回寝宫,等我伺候好魅色那些大爷,回去翻她牌子。”

伊媚:“早点回来哦~”

苏兮没事就研究拍回来的照片,从图纸上来看,一点问题也没有。

五月中旬,苏兮去了南城监狱。

苏河看起来还不错,就是胡子有点长。

兄妹之间隔着一面8mm的玻璃。

“哥,我给你带了一些书,里面夹了500块钱,还有袜子,内裤,剃须刀,一些生活用品。”苏兮在电话里轻声说。

苏河一眼不眨地看着苏兮,“嗯,知道了!家里怎么样?”

“都挺好的,妈妈身体有点反复,不是大问题,爷爷奶奶在乡下,自己种菜养鸡,你不用担心,外公和舅舅一家也都挺好,就等你出来。”

“嗯,辛苦兮兮,哥很快就会出去了,减刑通知书下来了,8月就能出去了。”

“哥,在里头要乖乖的啊,等你出来。”苏兮笑得像朵花。

兄妹俩只有半个小时,絮絮叨叨地说着,苏河宠溺地望着玻璃外面的苏兮。

好在妹妹机灵,没被毁掉。

“… …日子快到了,你帮我好好在爸的坟头上烧三柱香,酒要五粮液,炒花生备点,水果选桔子。”苏河怕说“忌日”两个字。

“嗯,知道了!”

工作人员将她带来的东西仔细地翻查了一遍,示意她可以走了。

苏兮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会见室。

一出会见室,苏兮的眼泪唰地掉下来,苏河被判了7年,减刑9个月,入狱前是政法大学法学系最优秀的学生,6年的监狱生活让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荡然无存。

苏兮坐在大槐树下哭了五分钟,然后接到了伊美人的电话。

“小兮兮,又在淌猫尿呢?”

“嗯,排毒。”

“别淌了,来尚秀吧?”

“不缺衣服!”

“逛吃逛吃。”

苏兮开着她的小花冠赶到尚秀,把车停在一溜豪车旁边。

苏兮在二楼找到伊美人,她爱不释手地拿着一个挎包,眼睛里散发着初恋的光芒。

“别买啦,你那些包都在家里守活寡!”

“我没有这款的。”伊美人把包背在身上,在镜子前转来转去。

“你这美人啥都好,肤白貌美大长腿,就是太包控,但凡你把对包的热情拿出三分之一,你都脱单了。”苏兮把包从她身上摘下来,转手挂到架子上。

“切,老娘不需要男人!

每个嘴里说着不想恋爱的人,心里都藏着一个无法拥有的人,或者一个劈自己腿的前任。

苏兮买了两个草莓冰激凌,两人手拉着手,旁若无人地边走边舔。

转角不一定遇到爱,还有可能是… …蠢货和绿茶!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