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夏盛珠云绯凛在哪看,深宫幽幽完整版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深宫幽幽是由作者大大暮爬爬所著,主角是夏盛珠云绯凛,讲述了:【宫斗+古言+究极慢热(重要的事情说三遍)+非双洁(看清楚)+傻白甜女主(特别作死那种)+无脑甜宠(肥肠无脑)+幼儿园文笔(以及玻璃心辣鸡作者)】选秀那天,夏盛珠的心就被龙椅上的人摘走了。一个单纯如纸的女孩儿,在幽幽深宫能走多久?帝王的情意到底有几分真实?

小说夏盛珠云绯凛在哪看,深宫幽幽完整版阅读

第六章梦中仙(一)

陈嬷嬷神通广大,真的把贤妃请来了,盛珠还以为她说说而已。

“小主,一会儿见了贤妃娘娘,要规规矩矩的问问好,再把奴婢准备的礼物给贤妃娘娘,看娘娘喜欢哪个,再说点好话,看奴婢颜色再提解禁的事儿……”

盛珠在见到贤妃的那一刻,全忘光了。

“贤妃娘娘驾到——”

一个穿淡红色麋鹿梅花图案的长裙的女子遥遥伫立在门口,容貌甚是美艳妩媚,却又和这身清冷典雅的衣服相得益彰。

她被宫女瑜锦搀扶着,身姿婀娜,杨柳细腰,连迈过门槛的两步都走得风华绝伦,盛珠看呆了,她这辈子没见过这么美的女子。

“哇……”盛珠陶醉在贤妃的美貌中,双眼直勾勾的,被勾了魂似的,一时忘了行礼,陈嬷嬷拼命给她使眼色,她也没看见,直到山景拉了她的衣袖:“小主,快给娘娘请安啊!”

盛珠才反应过来,心一慌,赶紧跪下:“拜见贤妃娘娘。”

贤妃非常温柔地扶起盛珠,带着她往椅子上走,比她还像宝镜居的主人,声音婉转沉稳,像人一样大气美艳:“快起来吧,真是个小孩子,刚才眼巴巴的看什么呢?”

“啊,那个,我,”盛珠一着急话说不利索了,慌得双手直揉帕子:“我从没见过娘娘这么漂亮的人,书上说的仙子……应该就长娘娘这样吧?”

“哈哈哈。”贤妃以袖掩口,咯咯笑了,笑声像水滴声一样脆亮,非常悦耳,盛珠顿时羡慕皇帝,能得到贤妃娘娘这样的美人。

陈嬷嬷跟在后面,心脏快从嗓子眼跳出来了,这小主怎么把她说的全忘了,不按说好的来呢,幸亏贤妃娘娘没追究她的冒失!

小主啊小主,这个节骨眼你可不能乱来呀!

贤妃这么个大美人坐在对面,盛珠倍感不自然,把自己喜欢的点心往跟前一推:“娘娘,这是我最喜欢的点心,你尝尝。”

“我不吃。”贤妃放下袖子,笑盈盈地眨着含着光亮的眼睛,“陈嬷嬷说你找我有话要说?”

话?什么话?她还能直接提解禁的事不成?而且她压根没想解禁,这太平日子她还没过够呢,陈嬷嬷老自作主张。

就是不按照她说的来,哼。

盛珠暗暗给自己打气,实话实说:“因为嫔妾第一次想找娘娘,娘娘在忙,后面想找,又禁足了,出不去,只能主动找娘娘来说说话,娘娘是嫔妾的主位,总不能一面也不见呀!”

完了完了,陈嬷嬷心死如灰,哪有低级叫高级嫔妃去宫里的道理,小主这么说是以下犯上啊,哎呦,愁死人了。

贤妃却不恼,玉扇轻轻摇摆,美目流转,歪头看着盛珠:“那妹妹是因为什么被禁足的呢?”

这话问得陈嬷嬷心里一咯噔,老脸灰白,这不是往死路上聊天吗?虽然小主的丑事应该传遍后宫了,可从贤妃嘴里说出来,后果就不一样了!

山景和秋棠也站在人群后面,不敢说话。

就在所有人为盛珠捏了把汗时,盛珠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胆大直言:“因为嫔妾乱搞,以为皇上应该挺喜欢嫔妾的,拦一下没关系,结果作禁足了。”

您是真敢说啊,陈嬷嬷麻了,一颗心脏爆炸了无数回,现在递眼色也没用了,小主根本不听她的,唉,真乃扶不起的阿斗啊,小主就不适合在后宫生活!

贤妃笑吟吟的脸蛋上没有丝毫怒意,在陈嬷嬷看来讳莫如深,她“哦”了一声,好奇状:“妹妹为什么会认为皇上对你不一样呢?”

“因为傻呗。”盛珠越说越来气,不知是气自己还是气皇帝。

选秀那天,她穿了一身橘红,皇帝问她:“你为什么穿这件看上去很小孩子气的衣服呢?”

盛珠转了一圈,大胆回答:“因为臣女喜欢呀,又没说不许穿这样的。”

皇帝的声音平缓、听不出喜怒:“朕不喜欢。”

“皇上别生气,您不喜欢,我就走嘛。”盛珠又没指望能选上,先作服软状,然后抬腿就要走,皇帝又以挑逗的语气损她:“怎么人跟衣服一样小孩子气。”

“???”盛珠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干脆不演了,草草行了个礼,嘴一撅:“小孩子气的人告退了。”

“你这样的谁能喜欢你,跟个没长大的娃娃一样,朕看你是嫁不出去了。”

“臣女不信。”

不信是不信,盛珠回去以后越来越觉着,那天自己真是被怒气冲昏头了,龙椅上那个人,声音怎么那么好听呀,她怎么没注意呢,肯定是个大帅哥,要是能嫁给他就好了。

后来圣旨来了,念圣旨的公公说,皇上好像很喜欢她,这些选上的秀女里,皇上和她的话是最多的。

嗯,所以她就自作多情了。

“都是那个公公害的。”盛珠捧着怨气冲天的小脸,戳那名谎报军情的公公的脊梁骨。

贤妃却笑了:“那名公公叫吕良,是皇上身边侍候的,说不定皇上那时候真挺喜欢你的,但是他很讨厌妃子在他跟前玩花样,尤其是你这么明显的,你呀自讨苦吃。”

“唉。”原来是她自己作的呀,这高兴的时候就多说几句,心情不好就终身监禁,她盛珠是那种喜欢玩花花肠子的人吗?可恶的皇帝,她一辈子也不要见他。

贤妃见她这模样,估计心里不服气呢,真是小孩儿脾气,跟她家二公主一模一样,便伸出手指点了下她的额头:“好了,本宫跟皇上说是,解除你的禁足,你这么一直关着,不是回事啊。”

更何况是兵部侍郎的女儿,按照盛珠说的时间,皇上那天在朝上被几个不要命的大臣怼了,心情不好,盛珠肯定是撞了霉头了。

本来就是一时生气,皇上这会儿估计没找着台阶下呢,她递过去就是了。

然而盛珠并不打算出去:“娘娘,这样挺好的,我不喜欢出门,禁足就禁足吧,您能不能帮嫔妾跟皇上说说,把陈嬷嬷留下来,她的手艺挺好的,课教的也好。”

贤妃转眼望向陈嬷嬷,眼底的神色深了许多,这个老嬷嬷可不像盛珠一样单纯。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