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恶龙指着一个蛋,说是我生的小说木姜龙顾完整版阅读

今天推荐杨茶的小说恶龙指着一个蛋,说是我生的,主角是木姜龙顾,非常好看,讲述了:「爱吃女魔头X腹黑沙雕龙」「团圆阿花包子一家三虎」木姜看到以前这个怀里抱着龙崽崽的大帅龙有点懵,不是我说大哥,我一个刚穿来扫地的小门徒怎么会和你拍拖过,现在你连龙蛋都摆在我面前了呢?直到龙蛋破壳,木姜手摸下巴,哦豁,还真和她有点儿像。

恶龙指着一个蛋,说是我生的小说木姜龙顾完整版阅读

第二章 登堂入室

突然门内传来一阵叫嚷打破了此刻的温馨,木姜慌乱地和龙顾低语,“你会隐身不,快,躲起来,被她们发现就惨了。”

龙顾蹙眉,虽然不理解为什么被她们发现就惨了但也还是配合着木姜,伸手要接过龙蛋,就见她小心的把龙蛋从衣襟处揣到肚子上边,瞬间就鼓起了一包。

龙顾:“……”

啧啧啧,他媳妇他都没能亲近,这蛋蛋直接就被藏身上了。

安安感觉到熟悉的气息,眷恋地蹭了蹭她的小肚子,然后就像是玩累了,没了动静。

木姜心都化了,见他不动了又开始担心,扯了扯苦大仇深盯着她肚子的龙顾,“安安不动了。”

龙顾本来不想再管那喧宾夺主的臭黑蛋,又见她满脸信任的看着自己,叹了口气摸了摸她的发顶,“安安还小,今天因为见了你才活跃几分。”

木姜还是有些担心,但也知道龙顾说的是对的,小心的隔着衣服摸了摸鼓起来的小包。

“哟,木姜这是一大早吃了啥,肚子这么鼓。”有些刻薄的声音迎面而来,木姜无奈翻白眼,又来了。

“是啊!”马上就有迎合的声音,“师傅让她挑水,扫地,还能把自己养这么胖,啧啧啧,废柴就是废柴。”

“你说,她就住在菜地那儿,不会是……”白银意有所指的瞥了一眼木姜,和白金对视一眼。

“什么,你说她不会是和那凡人一样吃五谷杂粮吧,啧啧啧,真给我们隐白派丢人。”白金立马接上话,上下扫了一眼木姜,嫌弃都写在脸上。

木姜白眼都懒得翻了,看着她们一唱一和的也觉得有趣,猜的没错马上就是大白莲上场了。

像是为了应和她的想法,马上就有一个柔柔弱弱的声音传来,“白金,白银,不可以这样说木姜,她也不愿意变成废柴的。”

猜中了的木姜乐得一跳,手激动地拉住龙顾,没注意到他的阴郁瞬间消散。

“三师姐,你就是太善良了,要不是她上次在桓铭师兄面前装可怜,桓铭师兄怎么会对她另眼相待,还经常从安何派过来看她!”白金越说越气,根本没注意到白雪柔柔弱弱的脸上凝了一层寒霜。

木姜心一梗,她现在就像蹲在路边看戏被踢了一脚的汪汪,旁边这位爷的制冷效果好到爆表,她心都凉了。

意识到自己再不做些什么场面会失控,她拉着龙顾的手收了力,立马出言反驳白金。

“老嫂子,你是不是修炼入了神失了智,人家明明就是代门派过来和师傅谈灵植,我浇水时候没看见他蹲那儿泼他身上而已,没看见他看我的眼神都要把我撕了吗?”

这是她第一次回应这件事情,以前是觉得无所谓,现在的话不说出来她会很有所谓。

果然,旁边的制冷器没那么冷了,木姜用力过猛有些发白的手被握住轻揉着。

听到事情原委,白雪松了一口气,不屑地看了一眼木姜,她就说呢,桓铭师兄怎么会看得上只有一张脸的木姜。

“那他昨天去菜地找你又是怎么回事!”白银不依不饶,她可不好应付。

白雪刚放下的心又提起来,看着表情有些诡异的木姜更是闪过一抹阴寒。

木姜现在只想朝天怒吼,白银那话一出,她被揉的舒缓的纤纤玉指咔哒咔哒响,不疼但是很瘆人啊大哥!

带着怒气,开口语气也不好,“还真是丑人多作怪,昨天菜地那么多人,李大妈杨大婶她们那么多女的,你不能因为我最好看就认定他是来找我吧。话说,你这么关注桓铭师兄,不会是……”

白雪心思一转,这白银确实对桓铭师兄有些过度关注,不屑地瞥她一眼,凭她的姿色也配觊觎。

“你说我丑?!”白银清秀的脸变得扭曲,她本来就因为外貌有些自卑,现在被她直接说出来气得不行。

“是啊,你是没我好看。”木姜自然知道她们针对她是因为她的脸,饶是她也会对着镜子欣赏她的盛世美颜。

“你你你你你你……”白银无力反驳,想求助白雪结果人家根本不鸟她,气得直接哭着扭头跑开。

白金恶狠狠地瞪了木姜一眼,换来她无奈的一摊手,“唉,怪我太美!”

“tui!”白金完全不顾形象,tui了她一口追着自己妹妹去了。

“哈哈哈哈(。ò ∀ ó。)”木姜笑得明媚,她以前咋没发现自恋还有这功能呢,这白金也是可爱,居然直接tui她。

“木姜师妹,她们也不是故意的,你不要怪她们。”白雪迈着优雅步伐走向她。

“哦,我没怪啊。”木姜浑不在意的摆摆手,“别过来了,摔到哪儿碰到哪儿我担当不起。”

白雪嘴角抽搐,她都看好了木姜旁边的小石子。

也拉不下脸再走近木姜,白雪眼睛慢慢起了雾,泫然欲泣地抬头看了木姜一眼,“木姜师妹怎么可以这样说我?”

一转身,那两滴泪完美呈现在众人眼里,要不是场面不合适木姜甚至想为她鼓掌,这水做的人儿真是泪说来就来。

没等到跟班的质问,白雪和木姜都有些奇怪,尤其是正在彪戏的白雪。

“呃,嗯,白雪师姐,这儿就我们两个…”木姜十分不忍心地告诉白雪这个残忍的事实。

“……”白雪一愣,反应过来气得咬牙,转身又是温温柔柔的,“木姜师妹说笑了,我先走一步。”

看着她挺直的背,木姜笑眯眯的,不愧是资深白莲,仪态这方面没话说。

“阿木。”龙顾看着她幸灾乐祸有些失笑,但该算的账还是要算一下。

“在!”木姜毛都竖起来,转过身诚恳地看着他,“她们诬陷我,我和何桓铭就说过一句话,还是对不起。”

龙顾眉毛一挑,抚了抚她的炸毛,“以后离他远一些。”

木姜认同地点点头,看到他就是一大堆麻烦事,以后一定要避开。

“接下来你们要去哪儿?”木姜不舍地摸了摸蛋蛋,这么快就要分离了。

龙顾神情莫测,看向木姜的眼神有些难以言说的意味,“你又要抛夫弃子?”

“……”这么大一顶帽子盖下来,木姜感觉头有些晕,“那…你们要和我回屋子?可”

“好。”没等她可完,龙顾已经应下,下巴一抬,“带路吧。”

木姜被支配,手托着肚子上的龙蛋浑浑噩噩的往自己屋子走去。

到了屋子,看着大大方方躺她床上的龙顾还有些懵,他们就这样登堂入室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