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许大茂秦京茹小说四合院之我有一座梦境传送门无广告阅读

使徒行者孙的小说都非常不错,尤其是这本四合院之我有一座梦境传送门内容相当上头啊,主角是许大茂秦京茹,讲述了:当四合院的故事成为了现实,现实世界成为了梦境,许大茂寿终正寝并获得了穿行于现实和梦境的能力。重活一世,总得有几个小目标吧,比如让自己不再是绝户?再像上一世弄得人人喊打可太悲哀了。上辈子跟自己羁绊最深的几个人,这一世该如何对待呢?这可真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本书不怼不黑,尽量符合电视剧的人设和当时的逻辑。

许大茂秦京茹小说四合院之我有一座梦境传送门无广告阅读

第 5 章 梦境世界

这是哪儿?发生了什么?

许大茂环顾左右,只见自己身处一片广袤的大地之上,不远处有个像神殿一样的建筑,入口两边有两个火盆,走过去感觉了一下,毫无温度,再往上看,十几级阶梯的尽头是一个圆形的传送门,门里一片虚无。

许大茂走到传送门跟前,上下打量了一会。突然他的脑海里又响起了跟重生之前一模一样的声音“请您选择进入梦境的时间和地点,推荐地点为燕京”。

许大茂不想耽误时间,直接在心里默念,公元2022年6月8日,燕京时间上午9点整,地点燕京市。

之所以选择这个日期,是因为6月8日是许大茂的阳历生日。

许大茂看到传送门的那一头的画面开始变化,由虚无变成了21世纪的钢铁丛林,便迈步走进传送门。

眼前一花,已经来到了一间屋子内,这不是自己重生之前的家吗?

他慌忙下床,趿上拖鞋去洗手间照了照镜子–还好,还是年轻的模样。

走进客厅,房间家具和电器的摆放,装修布局和前世2022年的时候一模一样。客厅的茶几上摆放着一张身份证和一本驾驶证,许大茂,男, 出生日期1994年6月8日。

咱也成了90后了!

看来这系统已经把自己的身份搞定了,可以大显身手了,未来可期啊!

身份证旁边是一沓纸币,许大茂拿起来数了一下,刚好一千元,这应该就是系统给自己准备的启动资金了。还行,足够办一些事了。

许大茂过来的时候是穿着睡衣的,换了套衣服,拿上钥匙就出了门。

轻车熟路地来到了小区附近的一个城市综合体,许大茂花了499买了一台小米,又去电信营业厅办了张电话卡,一切弄好以后,就开始上网搜索附近的屠宰场和纸币回收机构。很快就锁定了玉泉路花鸟鱼虫市场,那里有不少旧币回收的,还有景阳屠宰场和五里坨畜禽屠宰场。

许大茂经过了岁月的沉淀,性格已变得十分沉稳,习惯了谋定而后动。他现在可没有本钱,只是准备先去探个路,而且他去屠宰场可不是为了弄大批猪肉去黑市卖,敢这么做的人都是些对国家市场监管部门的实力有所误解的傻冒。

骑着小蓝车在外面跑了一整天,许大茂已经对这三个地方比较熟悉,等快到小区已经到了晚上7点。

许大茂正准备进小区,又想了想,调头去了最近的一家超市,办卡吃饭支付宝充值啥的花了一百多点,手上还剩了300多块钱,就买了一些熟食,点心,散装糖果和水果,把钱花了个七七八八,才心满意足的回到家里。

把东西先全部放进随身空间,再拿了一颗奶糖出来一看,包装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普通糯米纸,看来空间会自动去除现代化的包装,这下没有后顾之忧了。

许大茂看了看时间,8点多了,已经在梦境里面呆了12个小时,之前梦境符说明是一枚可以持续24小时,不过在这呆着也没什么意思,就洗了个澡,又找了两条新毛巾和香皂牙膏牙刷什么的收进空间,穿好睡衣躺在床上,默念回归,感觉一阵困意袭来,他睡着了。

……………………….

翌日,清晨。

许大茂睁开眼睛,感觉有点懵逼,这两个世界来回倒腾,有点乱。

想了一下,还是先签到,“叮,签到成功,获得梦境符*1,棉花票一市斤*5”

许大茂无语了,后世什么东西买不到,这棉花票有啥用?看来只能拿去卖钱了。

看了看时间,才7点。许大茂想起和娄晓娥约定的今天上午9点去离婚,就把昨晚找出来的相关材料和证明放在自己的挎包里,洗漱完毕就出了门。

刚出门就看见聋老太太在后院拄着拐杖遛弯,许大茂想起娄晓娥给老太太买了双鞋,这可得拿回来,不能让她给傻柱。

许大茂当即支好自行车,大声道:“老太太,前几天娄晓娥给您买了双棉鞋吧?”

聋老太太装聋作哑,一脸迷糊道:“你说什么呢?我听不见。”

许大茂又走近几步,大声道:“您甭在这儿装听不见了,您前几天叨唠着让娄晓娥给您买双棉鞋,现在就在您屋子里,这可瞒不了我。这鞋我得拿回来,不过我不能让您吃亏,我拿另外一双跟您换。”

聋老太太摇摇头:“说什么呢小子,我一个字儿都听不见。”

许大茂见这老太太战术性耳聋装上瘾了,只听自己想听的,也有点无奈。

还记得前世一天晚上贾张氏那肥婆和傻柱大吵了一架,在外面撒泼大吵大闹。后来聋老太太把她打跑了,自己和京茹小声嘀咕了两句,结果就被她给听到了,还被她给教训了一顿。

现在可好,这么大声音还装听不见。

“得,我跟您敞开了说,您要是再装糊涂可甭后悔,您是准备把这棉鞋给傻柱穿吧?我可没听说您有什么亲戚,而且您这小脚也穿不了这鞋不是!”

见聋老太太不言语,许大茂又加码道:“我再给您加两斤肉票,五斤棉花票,成不成?”

虽然他马上要和娄晓娥离婚,但是这只是一种战术撤退而已,自己前世对不起娄晓娥,这一世自然要对她好,只不过她从小到大被保护的太好了,有点儿傻白甜,有些事暂时还不能让她知道。

聋老太太浑浊的眼睛直直的看着许大茂,似乎很惊讶。不过她可不会有被揭穿了的尴尬,过了半晌又茫然道:“五斤棉,斤棉,细面,你还要给我细面?”

许大茂哭笑不得,这是拿住自己了啊,“成,我再给您5斤细面,白面,富强粉,成了吧?”

他的耐心已经耗尽,心里已经打定主意如果再不行就买通棒梗,让他去偷来。过来这么久了还没看到过那小子。

“这话我爱听,那就说好了,你什么时候把东西拿过来啊?”聋老太太终于松口了,这尼玛真是不容易啊。

“票先给您算是定金了,那鞋您可得给我留着,面粉和棉鞋过几天我去买了就拿过去给您换。”说着许大茂把这两天签到获得的票据递给聋老太太。

聋老太太高兴地把票据塞进荷包,瘪嘴笑道:“老太太我虽然不是君子,可也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就放心吧。”

“得嘞!那我上班去了。”

终于搞定了这老太太,许大茂推车就走,他心里也知道,聋老太太应该是觉得傻柱和娄晓娥没戏了,才会放手,现在娄晓娥不定怎么恨傻柱呢。

但聋老太太也不会去劝自己别和娄晓娥离婚,没那交情。这院子里,聋老太太独爱一大爷一家和傻柱。

许大茂到了中院,没看到秦淮茹,估计已经上班去了。跟几个邻居打着招呼就出了大院,打算先去吃个早点。

来到一家公私合营的早点摊前,前面有六七个人在排队等着买油条。许大茂也排上了,只见师傅把面团揉成长条,用竹片“笃笃笃”切成小方块,两片一叠,从中一划。然后面团被拿在手里转起来,两头一捏,揪下两个小面团,嵌进大面团里,再把面条慢慢放进油锅。

有个小媳妇可能是第一次买油条,觉得师傅下手太狠,揪下来的面团太多了,疑道:“师傅,我可是给了二两粮票的,您这每根都揪下来这么多,这不会短两吧?”

师傅笑道:“我做油条做了二十年了,这手就是一杆秤,缺斤短两的话您随便骂我。”

排队的人都笑了,那小媳妇也有点不好意思。

那师傅做事很麻利,不一会就排到了。许大茂给了钱票,用报纸包着五根油条摊在桌子上,又打了碗豆腐脑,放上酱油,醋和两滴香油,美美地吃了起来。

正吃着,忽见旁边走过来两个小孩,转头一看,哟,这不是棒梗和小当嘛。棒梗还好点,小当边走边侧头看着油条摊子,明显的在吞口水。

“棒梗,小当,过来过来。”

棒梗听许大茂叫他,表情有些不自然,毕竟前两天才偷了鸡。小当则不由自主的走了过来。

许大茂拿起一根油条,撕成两半,给了他俩一人一半“早上没吃饱吧,拿去吃吧。”

棒梗还有点不想要,不过看小当拿了,油条的香味又一个劲的往鼻子里钻,忍不住也接了过来。

他们家一年可吃不了几次油条。

“谢谢大茂叔。”两小只明显高兴了,边吃边走了。

许大茂快速打扫完战场,骑上车直奔民政局。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