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重生1990:姐,我回来了李东方陈子佩小说在线阅读

2022最好看的都市小说重生1990:姐,我回来了,主角是李东方陈子佩,作者是风中的阳光,主要讲述了:上一世,相貌娇艳的陈子佩,被村民们称之为扫把星,李东方怕被她“克”,对她非打即骂,终于在七夕节晚上,逼得她投河自尽。此后数十年,李东方始终深陷愧疚中,不可自拔。2021年七夕节,李东方重生到了90年的七夕节——李东方:“陈子佩,我回来找你了。”陈子佩:“嗯。我会保护你一辈子的!”

重生1990:姐,我回来了李东方陈子佩小说在线阅读

第2章 你赚到一千万,我就嫁给你

来了两个人。

人还没进来,就有手电光从外面照了进来。

接着,有个粗鲁的声音说:“黑子,这就是那个为了自己吃喝玩乐,逼着童养媳外卖的沙比吗?”

“熊哥,肯定是他吧?”

黑子回答:“要不然,这个沙比,怎么会坐在她家里?”

尽管已经对李东方绝望,更决定今晚就离开这个世界!

可在听到黑子他们这样说李东方后,陈子佩还是下意识的握拳,面若寒霜:“你们,不能骂东方。”

“哈,骂他又怎么了?”

熊哥的手电光一晃,锁定了陈子佩,立即愣了下:“沃曹,这娘们还真是水灵!瞧瞧这小蛮腰,这腿,不愧是走过江湖,卖过艺的!玩起来,肯定比一般女人过瘾!黑子,让哥哥先来!回头,我请你吃大餐!”

黑子犹豫:“可是我先和她说好的。”

啪的一声!

熊哥反手,就给了黑子一个窝脖:“他妈的,不同意!?”

黑子立即不敢吭声了。

熊哥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他掏出几张钞票,对李东方说:“兄弟,麻烦你滚蛋。当然,你也可以留下,我也不是太在意。”

陈子佩下意识的,看向了李东方。

她多希望李东方,能一把打掉她手里的钞票,再让黑子俩人滚出去?

可是——

李东方却接过了那几张钞票。

最后一抹希望,迅速从陈子佩的双眸深处,熄灭。

下意识的惨笑,心中默默的说:“东方,这辈子,我不再欠你什么了。下辈子,不要再让我遇到你。爱你,太苦,太累,太伤心。”

李东方把钞票,在手里摔打了下,笑:“熊哥,黑子。有两件事,我想和你们说一下。”

“你还想加钱?”

熊哥立即警惕的问。

李东方摇头。

“那就快点!”

熊哥满脸的迫不及待:“别耽误我办正事。”

李东方反手,拿起了桌子上的啤酒。

“怎么,想打架?”

熊哥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又嗤笑了声,看着比他单薄很多的李东方。

黑子也挽起了袖子。

“首先,我对让你们白跑一趟,表示真诚的歉意。”

李东方把那瓶酒,和那三百块,都递向熊哥:“这瓶酒,就算是你们的跑腿费了。少了点,还请见谅。以后有机会,我再请你们喝酒,算是赔礼。”

黑子今晚来到他家,是陈子佩“邀请”来的。

两世为人的李东方,不会上来就对人动粗。

“什么?”

熊哥和黑子俩人愣住。

陈子佩更是豁然转身,抬头看着李东方的眼里,全是不可思议。

李东方和熊哥对视着,没说话。

熊哥明白了:“你不想做这笔生意了。”

李东方回答:“两位就当是晚上吃过饭后,外出溜溜腿吧。”

熊哥狞笑:“沙比,你敢耍着老子玩?你也不打听打听,熊哥我在天桥镇是什么人物!”

“就算你是天王老子,也和我没关系。”

李东方皱眉,说:“第二件事,以后不许再骚扰陈子佩。”

陈子佩呆呆的看着李东方,脑子都不会转了。

熊哥再次狞笑:“老子如果不走!今晚非得看看,这娘们浪起来的样子呢!?”

砰——

李东方忽然抬手,一酒瓶子,就狠狠砸在了熊哥的脑袋上:“我草拟嘛的,给脸不要脸!”

猛然间遭到重击的熊哥,哼都没哼一声,就咣当栽倒在了地上。

黑子一呆。

接着大吼一声,猛地扑向了李东方。

他这个反应是本能,打架对他来说,那就是家常便饭。

可黑子刚扑上来,就感觉左腿膝盖剧痛。

黑子还没有任何的反应,就扑通一声,单膝跪在了地上。

是陈子佩及时清醒,条件反射般的挡在李东方面前,一脚重重踢在了黑子的膝盖上。

“宝贝,好身手!”

李东方眼角余光扫了眼陈子佩,暗赞了个;抬脚踩在了黑子的肩膀上,用半截酒瓶子对着他,看着他的眼里,闪着凶狠的戾气:“你想不想,下半辈子坐轮椅?”

黑子想吗?

他慌忙摇头。

李东方缩回脚:“那就滚。”

黑子吓坏了,爬起来就跑。

黑子能从李东方的眼神里,看出他绝不是在开玩笑。

李东方却说:“等等。”

黑子连忙停住脚步。

“带着他。”

李东方弯腰捡起那几张钞票,塞进了熊哥的口袋里:“记住我说的话。”

黑子背着昏迷的熊哥,跌跌撞撞的跑了。

李东方关上柴门,再回到屋子里时,陈子佩又恢复了他最熟悉的那种,卑贱的懦弱样。

可她悄悄看李东方的眼睛,却明亮了很多。

很明显,她想听听李东方为什么要这样做。

李东方坐在椅子上,拿起筷子开始吃饭:“陈子佩,你现在什么都不要问。你只需知道,以后赚钱养家的事,交给我就好。”

赚钱养家的事,交给你?

你能赚钱?

你除了会喝酒,会打骂我之外,还能做什么呀?

陈子佩半张着小嘴,傻呆呆的可爱小模样,让李东方真想亲一口。

他忍住了——

继续说:“你要做的,就是每天乖乖的吃饭,睡觉。天亮后,去上班。下班后,不许在外墨迹。要不然。”

陈子佩小声问:“要不然,会怎么样?”

李东方顿了顿,淡淡地说:“我就把你赶出去。”

陈子佩立即打了个冷颤。

李东方抬头看着她,问:“听到我说的话了吗?”

陈子佩慌忙点头。

可她不敢坐在李东方对面吃饭。

李东方和以往天翻地覆的变化,让她在短时间内,压根无法接受。

要不是这张脸,是她从十二岁就看过来的,早就深深烙在了脑海中,就算化成灰她都不会认错;陈子佩肯定会以为,李东方是别人。

她当前是什么感受,李东方很清楚。

可他不能说——

一个小时后。

躺在蚊帐里想事的李东方,看到陈子佩摸黑,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

窸窸窣窣的声音中,陈子佩拿出了一张凉席,铺在地上后又在上面,铺了一床破被子,才躺下来,习惯性的蜷缩起了身子。

父母去世的这些年内,李东方独睡时,总是做噩梦,会吓醒。

陈子佩只能晚上陪着他。

可李东方却又憎恨,她克死了父母,只许她在地上睡觉。

嗡嗡——

李东方能听到蚊子,在蚊帐外飞。

还能听到陈子佩,小心翼翼抓痒的声音。

他想让她来蚊帐里睡,想了想又算了。

有些事,得一步步的来。

“东方。”

就在李东方盯着蚊帐顶发呆时,陈子佩小声说话了:“你,真能赚钱?”

李东方反问:“你不相信?”

陈子佩没说话。

李东方又问:“如果我能赚钱了,你是不是就可以嫁给我了?”

“不!”

陈子佩被蝎子蛰了下那样,猛地翻身坐起:“东方,别这样说!我是个扫把星,我会克死你的!”

哗啦一声——

李东方也翻身坐起,掀开蚊帐,语气咄咄逼人:“你就说,想不想嫁给我吧!”

“我——”

陈子佩低头,蚊子哼哼般:“你先去赚钱。”

李东方追问:“你想让我赚到多少钱,你才肯嫁给我?”

陈子佩被他的改变,吓得心慌,脱口回答:“一,一百万!”

不等李东方说什么,陈子佩又摇头:“不!是一千万!而且,这一千万不能去偷,去抢。”

在她看来,一千万那就是最大的天文数字了。

毕竟现在她的月薪,才九十块。

她这样“拜金”,当然是拒绝李东方的“求婚”。

李东方却笑:“好!那就一千万。”

“我赚到一千万后,你就嫁给我。”

李东方伸出右手:“陈子佩,不许反悔哦。”

“我,我保证不,不反悔。”

陈子佩结结巴巴的说着,慢慢举起了右手。

黑暗中——

一大一小两只手,轻轻拍在了一起。

“陈子佩,你就做好嫁给我的准备吧。”

李东方重重躺在床上,看着蚊帐顶:“明天,我就去赚钱!”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