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卧底的那一年全文阅读,宋艾聂成渝在线免费看

主角是宋艾聂成渝小说卧底的那一年内容非常精彩,是由拾岁所写,主要讲述了:事业型女强人为了守住自己第一主播的身份,不惜卧底,不料挖出惊天内幕。聂成渝第一天见到她就知道她不坏好心,但荷尔蒙上头,他便拿出命来陪她玩。接近你原本就是一场阴谋,我这不算背叛,我只是选择了正确的一边。“你还不收网,我就要成他们老大了!”“我只是想升职,不是想让反派爱上我!”

卧底的那一年全文阅读,宋艾聂成渝在线免费看

第7章 偶遇

苏汀是徐扬的同学兼同事,也是连司的好朋友。

当年连司出事之后,苏汀势要将毒网斩草除根,可就在跟了另一条金三角的线半年之后的某一天,她却只留了一条辞职短信,消失了。

那时,龙昌海发动了所有的资源去找她,没有半点音信。

直到半年前,她以另一个身份出现,并且,牵扯到了一桩贩毒案中。

那桩贩毒案里的源头,便是青禾死者的上线。通过对上线的顺藤摸瓜,得知了一个名字“苏姐”,可顺着这条线调查苏姐的身份、找到了苏汀名下的乐门酒吧之后,这条线又以不可控的方向,发展到了青禾KTV。而后,青禾命案爆发,关于苏姐的线索戛然而止。

这一切似乎很难解释,但又似乎有迹可循,徐扬没工夫去猜测,现在的他,只想用证据,解开这一团团的迷雾。

当时得知苏汀可能就是“苏姐”时,徐扬第一时间报告给了龙昌海,电话那头的龙昌海沉默了许久,最后只说了4个字:“放手去查。”

言尽于此,徐扬退无可退。

放手去查,不管查到的真相,是他们多不想接受的;不管查到的那个人,是否曾经与他们有关联;不管这是个隐藏多么深的团伙,不管前方的阻难,是否会大于他们的所有想象。

只需放手去查。

锦和家园里的花坛里,栀子花正开得茂盛,清香从花坛沁满了整个小区,让人好不惬意。

初夏时节,天气虽算不上炎热得无法出门,但傍晚时分的日光还是有点燥热。徐扬三人走到花坛旁边的樟树底下,身上的薄衬衫外套已脱去,拿在了手上,偶尔吹来的凉风从袖口穿过,将三人面上的汗珠似是抹去了几颗。

他们要找的小卖部,正好坐落在花坛旁边的F栋的1楼里。

三人沿着林荫道往前走去,只见有的树底下,正围坐着几个老人。他们或下棋、或聊天、或哼着小曲儿、或逗着鸟玩儿。顾清一路看来,身上的疲累竟少了许多。

“等我退休了,我也要像那个老头儿一样。”顾清往右前方树底下的一老人努了努嘴,陈谦利顺势望去,只见那老人正穿着白色的背心,在单杠上做着引体向上,而他的旁边,正站了一圈的老太太眉开眼笑地看着他。

“呵……”陈谦利翻了个白眼,冷笑了一声,“你是想要那么强壮,还是想要那么多老太太围着你啊?”

“当然是……”顾清皱着眉看向陈谦利,一脸严肃,说着,他顿了顿,又挑了挑眉,坏笑接话道,“都要啦!”

“呵……”听到这话,陈谦利又是一个白眼。

顾清看去,见到他的表情,轻啧了一声,然后大手一挥,往他的头上弹了个爆栗,“你现在胆子大了啊,敢对你学长这么嚣张!”

“那是不是就是小卖部的店员?”陈谦利还没来得及回顾清的话,便听一旁的徐扬说道。

他垂手站立在一旁,静静地看着顾清刚刚说的那个老人家,顾清眯了眯眼,再次看了过去,这才看清那老人的长相。

“嘿,可不就是他嘛……”顾清说着,往那老人方向走了过去。

这个小区寻常很少有陌生人进来,坐在小卖部前面的树荫下乘凉的老人们,见过来3个陌生的年轻小伙子,都齐刷刷地看向了他们。陈谦利被盯得有些不自在,快步走了几下,挪到了顾清的身边。

“您好,杨叔叔,又来打扰您了。”顾清露着一副好人微笑,生怕坏了自己在各个老奶奶心中的印象。毕竟他心里一直想着,保不定未来的某一天,他认识的某一个姑娘的母亲,就是她们其中的一个呢?

“哟,老杨啊,你家闺女这是有着落了啊?这是你女婿吧?你女婿长得可真好看!”吊在单杠上的老爷爷还未回话,旁边的一个穿着花裙子的老太太就抢先说道。

被点了名的老杨停止自己的运动,定眼看了一下走来的3人,而后有些不耐烦地松开了握着单杠的手,跳了下来。

“嗯……”老杨看着顾清,面色不悦,他往对面的小卖部指了指,“进去说话吧。”

“好。”

老杨没有正面回答老太太的话,但也没有否认,而是径直将几人往店里引,这让几个老太太兴奋了起来,凑在一起就乐呵呵地开始谈论着,老杨家一直没有成家的大女儿。

此时的小卖部里,正一片清净。徐扬刚踏进小卖部的门,就感到一阵不同于屋外的凉爽,甚至是有点寒意。他望了望四周,却意外地没有发现任何空调或者冷气出风口。

“你们怎么又来了?”老杨语气里的烦闷很是明显,毕竟没有人会喜欢警察总是登门。

“是这样的,上次还有些事情没有问清楚……”顾清说,“那个,这个店的老板,不是王可吗?”

“不是啊!”

顾清:“那经营许可证怎么写的是王可的名字?”

老杨打量着3人探究的眼神,沉默不语,想了一会儿,这才反应过来,“哦,王可是我老伴儿,这家店的老板是我老伴儿子的一个朋友……听盼盼说,这个朋友跟他关系特别好,看我们老两口在家没事做,所以开了这个店,让我们打发时间。”老杨说罢,又补充了一句,“所以我们不是老板,只是打工的。”

说罢,老杨怕几人听不懂,又道:“我和我老伴儿是半路夫妻,分别都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她有个儿子,我有个女儿。”

顾清与徐扬交换了一下眼神,又问:“那这个老板的联系方式你有吗?他一般什么时候会来这里呢?”

“上次不是跟这个小伙子说过了嘛,他每天来上夜班,但最近出国旅游了,所以没来了,”老杨的火气忽然上来,没好气地从鼻孔哼出一口气,“叫什么,我倒是不清楚,我跟老伴儿都叫他小费。”

“除了这些,您还知道小费的其他个人信息吗?”

“不清楚。”老杨不耐烦地摆了摆手,“我记得这个店刚开的时候,我跟老伴儿想请小费吃饭来着,但是盼盼说小费很忙,下次吃,一直拖着,这件事也搁下了。我跟小费也就交接班的时候说过一两句话……”

老杨说完,看向面前的3人,一个在做着笔录,另外两个对视着,面色不是太好。他心中咯噔一声,从座位上起了身,“小费……是不是犯什么事儿了啊?”

顾清收回看向徐扬的视线,恢复一脸笑容,“没有没有,我们就寻常问问。多谢您的配合。”

听顾清这么说着,老杨这才放下了心,他蹙起眉头,送客的意思溢于言表:“你们啊,没事儿也别来这寻常问问了,等下小区的人知道你们的身份了,还以为我们家出什么事儿了。传出去,不好听!”

从小卖部出来,顾清直打了个哆嗦,“这老头儿,脾气还挺暴躁。”

“要是你什么事都没有,还被警察问东问西,你不暴躁吗?”陈谦利一边将手中的本子收进背包里,一边说道。

“不啊,”顾清凑过去,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你是警察啊,你问我,我就不暴躁。”

刚刚一直都阴沉着脸的陈谦利,听到这话,忽地有些忍不住笑意。

小区大门口虽是条正街,但因这里地处较偏,来往的人自然也比较少。

傍晚的路上,车辆寥寥。

三人正往路边停着的车子走去,刚打开车门,徐扬却停住了动作,没有上车。其余二人催促着他,却听他道:“等一下。”说罢,便见他往街对面走去了。

徐扬穿过马路,在一辆白色的小轿车旁停下,他敲了敲车窗,面上尽是无奈。

车窗渐渐收下,露出一张淡漠的脸,宋艾将面上的墨镜摘下,强扯了扯嘴角,露出假笑,“徐警官,好巧啊!”

徐扬盯着那张脸,不说话。

宋艾与他对视着,脸上的假笑也渐渐僵硬,而后终于坚持不下去了,恢复一脸漠然,反问道:“有事吗?”

徐扬依旧沉默着,他环抱着双臂,继续盯着她。

“我知道我长得好,但是徐警官也不用看这么久吧?”

语毕,徐扬的眉梢微微抽搐,他的舌头抵了抵口腔,质问道:“我好像跟你明确地表示过,不让你参与这件案子。”

“所以呢?”宋艾一脸无谓,“我只是路过这里,难道徐警官连这个也要管?”

徐扬抬了抬下巴,示意此时正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人,“那这个小伙子拿着摄影机拍什么?”

宋艾看了一眼承北风,见他低头紧紧抱着机器不语,她自己也不想再与徐扬多做纠缠,于是发动车子,对着窗外吐出3个字,“拍风景!”

话音落,车子扬长而去。

徐扬看着汽车尾气,无意识地撇了撇嘴。

看来,这个姑娘,是真的要和他杠上了啊!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