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错爱成瘾:傅少追妻火葬场完整版免费阅读,错爱成瘾:傅少追妻火葬场林婉婉傅沛

书名:错爱成瘾:傅少追妻火葬场

主角:林婉婉傅沛

简介:三年前,他单膝跪地向她求婚,发誓要让她成为这世间最幸福的新娘。 可一年后,她意外流产,他车祸换肾,一切却再也回不去。 如今,她累了,想要离婚,傅沛却将她囚禁在了家里。 他说:离婚,想都别想,你这辈子都要赎罪! 林婉婉苦笑:傅沛,我肺癌晚期,你留不住我的命!

《错爱成瘾:傅少追妻火葬场》全文免费阅读第11章

“你让我照顾她?”

“有问题?她是病人,你做饭注意点,我有空会回来,记得做饭。”

听到这话,林婉婉瞪大双眼看向傅沛,好像在看什么奇怪的生物。

这话从傅沛的嘴里说出来,反倒是像一种恩赐。

她似乎应该感恩戴德。

让她给一个插足她婚姻,害她家破人亡的女人做保姆,还真是够羞辱她的。

傅沛不喜这样的眼神,皱着眉头,语气加重道:“林婉婉,你别给我装!想想你弟弟。”

是威胁,他又在威胁她。

用她最后的亲人做威胁,真的很卑鄙……

那一瞬间,林婉婉也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样的感受,甚至她开始怀疑,她还爱这个男人么?

他太狠了,狠到绝。

林婉婉扯出一个笑,只是比哭还难看,硬生生回了一个字:“好。”

傅沛厌恶地睨了她一眼,整理了一下领带和西装外套,临走之时,还不忘警告道:“林婉婉,你记住,你是我傅沛的老婆,出轨的事想都别想!”

两年前,她在别的男人床上流产,葬送了他们的孩子。

是她亲手杀了他们的爱情,如今的一切怪不得他半点!

傅沛出了别墅,一抬头就看到靠在车边的秦子舒。

见他还没走,傅沛有些恼,冷冷凝了他一眼,嗤笑道:“怎么,真看上我老婆了?”

闻声,秦子舒扭头看向他,眼里说不出的复杂。

他知道,林婉婉是傅沛的老婆,也知道他们之间的事,他不便插手。

但,林婉婉肺癌晚期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

他是不想傅沛后悔,也不想林婉婉在最后的时光还要活的那么痛苦。

他张了张嘴,想把实情说出来,但到了最后,他只是叹了一口气。

“阿沛,好好待她。”

说罢,就开车走了。

看着秦子舒的扬长而去,傅沛心里的那团火,越烧越旺,仿佛马上就要爆炸一般。

林婉婉是他的女人,生生死死都是,他绝对不允许任何窥觊!

哪怕是好兄弟也不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婉婉才从冰凉的地上站起来。

此时,秦子舒带来的早饭也早已凉透了,让人倒胃口。

尤其是想起傅沛的话,林婉婉更是觉得胃里一阵恶心,便将桌上的粥全部收走了。

许是,刚起来没来得及吃药,肺部一阵阵的抽痛让她难以呼吸。

她扶着楼梯栏杆艰难地挪回房间,找到药,吞了下去。

她的家被她最爱的男人给灭了,唯一的弟弟也被带走了,而现在这个男人还要带着小三登堂入室,让她当保姆。

呵,真的挺讽刺。

她爱了四年的男人,她却越来越不懂了。

这时,林婉婉手机响了起来。

“大小姐,我是五叔。”

“五叔?”

林婉婉眼睛一亮,赶忙问道:“是不是有小嘉的线索了?”

五叔是林家的管家,在林家破产之后,便回了老家。

但这几年,林婉婉一直有拜托五叔帮忙找弟弟小嘉。

“抱歉,我还没有找到小少爷的信息,今天找您,是有关于老爷的事。”

“爸爸的事?”

“对,别墅被查封的之前,我将一些旧箱子送回了老家,这两天清理房间的时候,才发现其中一个箱子里面放了一张关于夫人的尸检报告。”

妈妈的尸检报告?

林婉婉咬了咬唇,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问道:“妈妈不是难产去世的么?”

“对,当年确实是这么说的,但这份尸检报告并不是夫人去世那年做的,而是两年前,老爷自杀之前。”

“另外,箱子里还有一封老爷手写的信,是给大小姐您的。”

什么?

那岂不是妈妈并不是死于难产,而爸爸也并非是真的自杀?

林婉婉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一般,事情似乎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发展去了。

她不敢,也不愿这样去想。

毕竟,这或多或少和傅沛有关系。

“你帮我保管好箱子,我过来拿。”

“大小姐,我在乡下,怕是您会不方便,我这几天没事,正好可以送过来。”

五叔在隔壁省,坐火车也需要十几个小时。

林婉婉想了想,她确实不方便,毕竟明天林朵儿入住,她若是不在,肯定会惹恼傅沛。

于是,她抿唇道:“也好,你过来,我们也好叙叙旧。五叔,我很想你。”

自从,林家破产,五叔已经快一年没有来过海城了。

五叔一想起,自己亲手带大的大小姐这几年过得不好,便觉得很愧疚,泪眼婆娑。

“大小姐,我也很想您,您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放心吧五叔,我都这么大的人了。我给你买票。”

林婉婉忍着眼泪,她很好,只是快要死了。

挂了电话之后,林婉婉去了一趟浴室,洗了一把脸,强行让自己清醒过来。

她抬头看向镜子,喃喃道:“林婉婉,你还不能退缩,小嘉还等着你救命!”

出了卧室,她径直去了二楼最里面的客房。

叶朵儿要来,总不可能和她睡一个房间,自然还得准备一个房间。

那就选最远的吧,至少她不用半夜听到不该听到的声音。

想到这里,林婉婉感觉心一阵刺痛。

从明天开始,她的丈夫就会在这间屋子里,和叶朵儿在她的面前如胶似漆……

肺部又开始抽搐,喉咙也跟着咳嗽起来。

就是干咳,仿佛要将内脏都咳出来,难受得她哭了出来。

至于是生理性,还是情感上的眼泪,她就无法知道了。

……

翌日,一大早,林婉婉还没起来,便听到了楼下有说话的声音。

她慌忙起来,随便穿了一件衣服,就走了出去。

傅沛拎着行李箱,而叶朵儿靠在傅沛的怀里,小鸟依人,尽显病态与柔弱。

傅沛见林婉婉才起来,有些不爽,皱眉命令道:“把箱子拿到朵儿房间。”

林婉婉一怔,他这是真帮她当保姆了?

叶朵儿还十分配合地劝诫道:“阿沛,行李箱还是我自己来吧,婉婉也才出院……”

“不用。”

“林婉婉,别让我说第二遍。”

第一句很温柔,而第二句则凌厉凉薄。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