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禾淼谢煜阳小说最新章节免费看,糖心小月亮完整版在线阅读

最近现代言情类小说非常火爆,超大小笼包的这本糖心小月亮就写的相当精彩,主角是禾淼谢煜阳,主要讲述了:十四岁的禾淼被迫去上一对一补习,遇到了二十岁的他他淡漠如水,一副清隽美男的模样,让人一不小心着了迷从此以后,她的草稿纸上写满了“谢煜阳”——长大后,禾淼成为知名校园小说写手有人采访:“作者大大的故事都很甜,请问男主有原型吗?”禾淼想了想:“有啊,我14岁遇到的一个老男人。”在家刷碗的谢某人看到后,感动得热泪盈眶:“小禾苗,想不到你那么早就看上我了555”禾淼扶额:“重点在‘老男人’三个字,谢谢。”——他是未知海域,在她的荒原里吹来了躁动的风,扬起年少懵懂

禾淼谢煜阳小说最新章节免费看,糖心小月亮完整版在线阅读

第1章 补习老师

第一章

暮色四合,大街小巷亮起灯火,冰冷的冬被交织得明媚。

商场外面人来人往,嬉笑声不绝。

“对,我现在跟着他的。”禾淼站在路灯下,将头压低,清亮的眸子追随着前方的人影。

她的身子娇小,裹在一身宽大校服中,打电话时往围巾里缩了缩,遮住半张稚嫩的脸,一双杏眼格外清澈。

她同伴在电话那头提醒:“禾淼,确定那是煜阳哥的女朋友?万一只是普通同学呢?”

禾淼眯起眼,不服气地看向前方并肩站立的两道身影,切了一声:

“我不管,谢煜阳那个老男人什么时候和女的这么亲近过?”

说完,她挂掉电话。冬夜的风带着锋利,将她的眼角刮得发涩。

她身影娇小,很好藏匿在昏暗中,目光紧紧贴在前方一抹身影上。

那人身材颀长,落拓周正,即使是一抹背影,也看着气度不凡。

而他身旁一名女生,穿着白色大衣,踏着高跟鞋,头发散开披在肩头,身姿妙曼。

禾淼看着,觉得视线都有些模糊。

眼见着男生在路边招了招手,一辆出租车停下,女子坐了上去。

谢煜阳则是耐心地目送她远去。

“还说不是女朋友?”禾淼目视这一切后,将身子收了回来,靠在柱子上。

空气里弥漫着酸涩味。

她静默着,估摸着谢煜阳也该离开了,便抬脚只身往回走。

“你在玩捉迷藏?”身后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尾音上扬,带着几分无奈。

禾淼的脚步停住,像被冻僵了一样,迈不出去。

她呆呆转过头,有些心虚地咬了咬唇,颇为尴尬扯起一抹笑:“嘿……好巧啊。”

谢煜阳早就发现她跟在身后,哪里会同她上演偶遇的把戏,只是慢慢朝她走去。

他肩宽腰窄,一身黑衣勾勒出身形,逆光而来时,身后有清冷光线明灭。

走近了,清隽的面庞上稍微露出些柔和。

出乎意料的,他没多问。

“送你回去。”他只是轻松地卸下了禾淼的书包,背在自己肩上,自顾自往前走。

禾淼心里还发着酸,回想刚才的一幕,像是啃下一整个柠檬。

她跟在谢煜阳身后,不客气地扬起小脸:“那人是谁?”

像是兴师问罪的语气。

谢煜阳被她这副模样逗笑了,唇角上扬些许,缓缓吐出两个字:“我妈。”

啊?

禾淼脚下没留意,踢到一个石头,往前趔趄一步,差点摔个狗啃泥。

“什么?”

感情她刚刚心里哭天喊地,就差没坐在柠檬树下数柠檬了,结果那人是他妈?

她脸上的表情变换就在一瞬之间,比变脸还精彩。

谢煜阳眼尾往下压了压,但片刻,柔和的目光变得清冷,他有些严肃地皱起眉:

“你为什么在这?放学不回家?”

禾淼心虚地看向别处:“和同学玩,就看到你了……”

谢煜阳闻言,点点头,准备继续走,想到什么,颇有威严地来了一句:“男的女的?”

“女的!女同学!”禾淼马上举起双手,溜圆着双眼,着急着回应。

这时,谢煜阳再次点头,眉间的褶皱被熨平,沉沉地:“以后放了学就赶紧回去。”

说完后,他瞥眼看了一下禾淼散开的围巾,沉着目光帮她把围巾重新系好。

他们继续走,半晌没说话,两道身影在路灯下缓缓移动,影子被拉长。

男生高大,女生娇小。

“谢煜阳。”禾淼慢慢开口,有些紧张的慌乱。

“叫老师,没大没小。”

“你也没大我几岁。”而且只是个家教。

谢煜阳无奈叹了口气,最终妥协:“怎么了?”

“你没女朋友吧?”这时,禾淼嗓音有些发颤,目光也忽闪。

谢煜阳皱眉,觉得这孩子今天有些反常,但依旧平淡地回应:“没。”

“那不然……”女生突然起头,眼睛睁大,稚嫩的脸庞上多了些果敢,“你等几年再找?”

男生一时有些发懵,半晌,他眯缝起眼。

等几年再找?

对,等我长大。

……

半年前。

临近放学,教室里一片骚动。

窗外枝桠随风轻颤,细碎的叶间有黄昏余晖流淌。

最后一排的角落里,有两人凑在一起嘀咕,像是商量什么大事。

“这些题真的可以吗?”禾淼将一本书翻得哗啦啦的,眉头紧皱。

在她面前的桌面上,俨然摊着几本类似的书,封皮上明晃晃写着“数学竞赛”四个字。

同桌是个戴眼镜的斯文小男生,叫袁东冬,他推了推眼镜,信誓旦旦:

“相信我,这些题可都是最难的竞赛题,你那补习老师绝对没辙。”

禾淼看着书上那些看着就头大的公式,半信半疑地将书塞进包里。

她拍了拍袁东冬的肩,咬牙切齿:“等我渡劫成功,我奖励你。”

袁东冬觉得见了鬼,不可置信地问:“怎么奖励我?”

禾淼看了他一眼,轻飘飘地:“奖励你这周不被我打。”

“这算什么破奖励?”袁东冬抱住自己的小身板往后退两步。

禾淼没搭理他,自顾自绷着小脸收拾书包,若有所思。

“话说,你那家教有那么吓人吗?”袁东冬不解,像禾淼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难道还会怕一个家教?

禾淼白了他一眼:“废话,这可是我爹的学生,我爹像宝贝似的培养,肯定我爹什么样,他就什么样啊。”

她一边说,一边想起自家老爹严厉的模样,感觉后背都凉了,她立马“咦”地一声,抗拒地摇头。

“那你不是你爹生的吗?为啥你和你爹不一样?”

“拜托,我要是和我爹一样,他能天天骂我吗?”禾淼没功夫和他废话,一股脑将书包拉链拉上,等待着放学铃响起。

袁东冬觉得颇有道理地点头,顺便乖巧地将出去的过道让出来。

放学铃响起,班主任岳老师在讲台上大喊一声:“放学!”

瞬间,教室里陷入狂喜,像是解放一般,大家开始朝教室门涌动。

禾淼起身,准备奔赴战场,回头看了一眼袁东冬,再次向他确认:“袁东冬,那人可是大学生,这个题真的能难倒他?”

袁东冬对天发誓:“你放心,我们数学老师一把年纪了,这些题都不会呢,他年龄可是大学生的两倍多。”

禾淼觉得这句话没毛病,于是对他扬了扬下巴:“我走了!祝我成功!”

她气势汹汹走出教室,小脸铁青。

她得赶紧去会会她那个补习老师。

禾淼马上就要上初三,她爹对她狗啃一样的成绩非常担忧,说什么再不努力就考不上高中了,让她去上劳什子补习。

这个补习老师不是别人,正是他指导的大学生。

禾淼觉得自己自由自在的小生活即将进入黑暗模式,而这个古板严肃的小老师就是她噩梦的开端。

她必须得尽全力将他驱逐出她的生活,不然她禾淼以后还怎么混?

她笃定地往教室外走,小步子格外坚定。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