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秦玫玫刘浩 董仲小说凶宅试睡师完整版阅读

悬疑小说凶宅试睡师,由作者大大红豆栗子所写,主角是秦玫玫刘浩 董仲,内容相当精彩值得一看,主要讲述了:我叫秦玫玫,18岁,高中生,是一个“凶宅试睡员”,道上人称“吉屋玫玫”。为啥步了这个道,呵呵﹍缺钱呗,这“道”来钱快。谁成想,接了个单子,硬是被卷进了一起凶杀案,结了个大怨种的孽,背,太背了。

秦玫玫刘浩 董仲小说凶宅试睡师完整版阅读

第四章 爷你确定?

“啥子鬼,那是爷给你做的护身符,费了你爷好大的心思,快拿过来。”

“砌,我没灾没难的,您没事给我整啥护身符。”

我嘴碎碎念着,抱着盒子走了过去,递到他手上。

爷接过木盒子,那眼珠子是琤琤的亮,双手更是把那木盒子摸了又摸,嘴里兴奋的念着:“好东西,好东西啊!要不是你这娃娃和我有缘,真的是舍不得。”

“爷喜欢,那就留着。”

看他那稀罕的样子,我“真心”不忍心“夺爷所好”。

“你个娃娃乱说话,爷都这把年纪了,要他无用。”

老爷子闻言,给了我一脑瓜子锤,疼的我直捂着脑壳喊疼:“爷,你打我干嘛?疼啊…”

“别吵…”

老爷子懒的理我,顾自低头,小心翼翼的把盒子上的符纸慢慢的揭开,缓缓的打开盒子盖。

“嗯?石头?黑漆漆的…”

我好奇的靠近看,盒子里装的也不是啥值钱的东西,就一琤亮发黑的随型石头,大概卡25加的尺寸,用一黑金挂绳串着。

我心里嘀咕着:估摸着就一庙里开了光的东西,估计爷没少出钱。

“庙里求的吧。”

我了然于心的望向爷。

谁成想爷突然一把拉起我的手,一个尖锐的东西扎进了我的右手食指,在我还没反应过来之际,血水吧嗒一声滴在了石身上,还像海绵体一样,血液瞬间吸收了进去。

“我…啥玩意,咋还吸血?爷…啥鬼东西…”

“成了,认了,认了,戴上戴上。”

我话都还没说一句,爷就把那石头硬是戴在了我脖子上。

“不是,爷,这邪乎的东西别往我身上戴…”

我嫌弃的想要摘了那石头,却被爷狠狠的拍了手。

“摘什么摘,这辈子除非你死了,都不许摘。”

说着,爷再次硬给我戴好,怒瞪我说道:“这可是你祖师爷的宝贝,我费了好大心思才从你大师伯那里忽悠来的,你懂个屁!啥玩意?天机不可泄露,总之死都不许摘。”

“不是,爷,我一女孩子戴这东西合适吗?给人看了笑话。”

“谁笑,你让谁笑一个给我看看,不许摘。”

“我…行吧,不摘。”

老人为大,拗不过他,我只好服软。

再次嫌弃的看了看那黑石头,愁死我了,哪有一个姑娘家戴这东西的。

“别嫌弃了,放好,能护你周全的,可别丢了。”

后来也是确实,这块黑石头果真未离过我的身。

第三日晚…

听爷的话,我真的联系了顾哥,如约的去了他店里碰面,没想到顾哥还约了两人。

道上人称“鬼见愁波哥”和“辣子姨琴姐”,都是道上的前辈老手。

看来顾哥这单子可不简单。

“波哥、琴姐,好久不见,啥单子,顾哥把你们二位也请出山了。”

一进门,看见这二位,我是立马客套的打起招呼。

“哟,玫玫啊,放暑假了,得空和姐干一单,咱们三七分,我七你三。”

“说啥呢?三七分你也说的出来,和哥干,四六开,你四我六,干不干。”

“不是,二位这说的啥?我可一点没听明白,这单子是有多大,整的二位,急的忙差的寻我这个嫩丫子和你们三七开、四六开的。”

“五十万!玫玫,大单,你还不知道啊你。”

?我一听这数字,立马睁大了眼,直勾勾的看着波哥和琴姐。

“啥凶宅,居然值50万…”

我去的,这是有多凶,屋主居然如此阔绰,花50万找人开单子。

“你顾哥没和你说?”

“没啊,我这不刚来,哥只说难搞,没细说。”

“玫玫,我和你说,”一旁的琴姐闻言,立马兴奋的开始叽叽歪歪的咋呼起来:“你还记得两年前,城郊那片高档别墅命案不?灭门的那家。”

“城南玉菏苑那家?嘿,我记得警察至今没破案,那5万悬赏线索的告示到现在还没撕。一家子四口人再加两保姆,除了出差的男主人躲过一劫,全都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满屋子的血,墙都染红了,监控更是邪乎,出入只进不出。这事如今还在网络热搜上,就没下来过。听说周围的住户瘆得慌都陆陆续续搬了。弄的那一片差不多都成了阴尸地一样,白日里都没人敢去随便走动,更有甚者说,空气里血腥味到现在也没散,吓死人了。”

女人嚼舌根的天性上来,止都止不住,我一听是那家,立马八卦的如数家珍。

“对,就是那家。”

从外面进来的顾哥,一进门,就听见了我们三的碎嘴子,给我们沏好一壶子茶,示意我们靠拢坐下,戴好他那老花镜,拿出一份文件,开始细细说道:“姚建,73年生人,做五金建材生意,城中大小商铺二十余家,也算是城内小有名气的商人;妻子董月,家庭主妇,75年生人,育有三子;大儿子13岁,小学六年级,二子和三子,双胞胎,10岁,小学四年级;保姆张玉芬52岁,饶桂枝38岁。平日里也未于他人结怨,两年前,除姚建外出躲过一劫,均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目前因该区域要进行部分改建,为不影响二次销售,开发商和该户主姚建商议,出资50万请试睡员前往消解可怖感,化解凶煞。”

“刚才我接到消息,出资方已将原来的50万提高至70万。”

“70万?”

“70…7…70?”

70万的数字一出,还没轮到我惊讶,波哥和琴姐已经诧异的嘴都要脱臼了。

“嗯,我们不是第一个接到通知的,我打听了一下,已经有人先于我们接了单,情况有些难搞。”

难搞?

这么刺激?我立马越发精神,竖起耳朵的听着。

“知道钱塞马和元德子吗?”

“嗯嗯…”

“知道啊,老马和德子都是道上一等一的高手,那哪能不知道。”

“对啊,这俩哥们也去了?”

“去了,但是出事了。”

“啥?”

我虽然入行不久,可这两前辈的名号也是有耳闻的,都是道上高手,接的活也是最多的。

“出啥事了?”

顾哥喝了口水,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废了。”

“废了?老顾,赶紧的,别卖关子。”

波哥震惊的连连催促着顾哥,我和琴姐更是惊讶的说不出话了。

“钱塞马和元德子先后接的单子,都没挨过三天,老马莫名其妙失足从二楼摔了下来,残了,听说下辈子要坐轮椅了;德子就更…哎!胆破了,进了二院铁窗里。”

顾哥用手指了指头说道:“这…疯了,直喊见鬼,拦都拦不住,不成人型了…”

“我去,这么邪门?”

我立马胆怂了,站起身就要走:“哥,这单子我不玩,爷还等我养嘞,你们慢慢玩。”

“玫玫,别走啊!”

波哥见状,立马把我扯回位置上:“你这娃怕啥,波哥和琴姐还没说话,你就犯怂,坐着,别走,你顾哥喊你,定有对策。”

“对啊,你个女娃子,就是嫩,也不想想真不能干,老顾会喊我们三?听琴姐的,再听听。”

“不是,哥、姐们,我还年轻,我爷都90身边的人了,我可不能有个三长两短的,这邪乎的活,真心接不了。”

这些年为了养活自己和爷,我就凭着往日爷给练出的胆子,和那点耳濡目染的风水八卦术等等,忽悠人混口饭吃而已。

接单我也是选选过的,不会瞎整。

这么邪乎的宅子,傻了也不敢粘,何况出事的那二位是啥级别的,要论等级,神级别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