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王清婉小说章节目录阅读,空间在手,钱钱少不了在哪里可以免费看

古代言情小说空间在手,钱钱少不了,由作者大大月棣所写,主角是王清婉,内容相当精彩值得一看,主要讲述了:现代插花师李雪绒,因为最近很倒霉,被小货车给撞了,一朝魂穿到一个八岁小女孩王清婉的身体里。还好有穿越者必有的外挂——空间,从此开启了我的种田赚钱大业!渣爹渣娘不爱我,没关系,咱有小钱钱!姐姐不喜我,没关系,咱有小钱钱!哥哥弟弟不鸟我,没关系,咱有小钱钱!不远处一个大帅哥有话说:“娘子,我喜欢你!你说东我绝不往西,此生只爱你一个人!”本文标签:爽文,甜文,打脸虐渣,古代言情。

王清婉小说章节目录阅读,空间在手,钱钱少不了在哪里可以免费看

第9章 买仆人

今日出门早,不过去李家坡耽误了一会,等他们到舞阳县已经下午了,三人都饥肠辘辘。王清婉决定先去悦来楼好好吃上一顿饭再去买仆人也不迟。

“二位姑娘来了,快请进。”之前的小二看见王清婉和小月走进来,赶紧上前热情地招呼道。

“对呀,小二哥又见面了。现在有雅间吗?三位。”王清婉笑着说道。

“有的,三位请。”小二领着他们到了二楼的一个雅间。“姑娘,今日要吃些什么?”

王清婉笑着说:“上次的荷叶鸡不错,再来个排骨玉米汤、鲤鱼跃龙门、鱼香肉丝、红烧茄子,暂时就先要这么多吧。”

“好嘞~三位先喝一点茶水,菜马上就到。”小二说完就快速地去后厨催菜了,不一会儿菜就都端上来了。

一盘盘精致的菜肴散发出浓郁的香味,小月和赵老汉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赵老汉第一次来这么富丽堂皇的酒楼用饭,刚开始还有些局促不安,这会子全然放开了。

王清婉一说可以开始用饭了,三人立刻从碟子里夹了自己喜欢的菜肴,疯狂地吃着,风卷残云,一下子桌上的菜就被吃了个七七八八。

王清婉吃完,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小口才问道:“小二哥,向你打听一下咱们舞阳县最好的牙行在哪里呀?我打算买几个下人回去。”

小二一听,知道这位姑娘是个不差钱的主,笑着说道:“姑娘,咱们舞阳县里一共有三家牙行,要说规模最大的当属远程牙行,他家既有外地来的被充做丫鬟的姑娘少爷,还有大家族里犯了事的丫鬟、婆子。还有本地收的他们调教过的丫鬟、小厮。”

“剩下的郑家牙行一般都是卖些清白闺女给青楼,也会卖一些婆子。周家牙行则是一个小作坊,也没有几个丫鬟、小子,都是在本地收的。”

“姑娘,你可以酌情考虑一下,自己需要什么样的丫鬟、小厮。”小二将三个牙行的情况娓娓道来。

“小二哥,你懂的真不少,这是二十文就当是我请你喝茶了。”王清婉从荷包里掏出二十文递给了小二。

“多谢姑娘,姑娘要还有什么不知道的也可以问我,这舞阳县大大小小的事我也知道不少。”小二得意地说道。

王清婉闻言笑了笑:“哈哈哈,下次我有事再找你,现在我得去买丫鬟了,不然晚了怕来不及。”

“我们就去远程牙行吧,我要的人多。”三人离开悦来楼走了约莫一刻钟左右,看到了一块匾额,上面写着“远程牙行” “到了。”

“三位客官请进,不知道三位要买什么样的下人?”一个婆子眼尖地看见王清婉衣着不凡,立马热情地问道。

“买几个看家护院的、再买几个丫鬟、婆子。”王清婉说出了自己的需求。

“好嘞~还请姑娘稍候,老婆子这就去把您需要的人叫来,供您挑选。”婆子笑眯眯地快步走去。

不一会儿,这婆子就领了好些人来,男女老少都有,“姑娘,这些都是符合您的要求的。”

王清婉走到丫鬟那一排说道:“都说说自己能做什么,今年几岁了。”

“奴婢红杏,见过姑娘。奴婢今年十岁,有一把子力气,庄稼地里的活都能干。还会一些简单的刺绣,求姑娘买下奴婢吧。”

“奴婢……”

“奴婢画心,见过姑娘。奴婢今年九岁,之前在云州郑家做过几年三等丫鬟,不想主子犯了事,家族没落,我们这些丫鬟都被发卖了。奴婢平日里干活勤快,还请姑娘买下奴婢吧。”

不一会儿,这一排小丫头都介绍完了,王清婉看着她们想了想,决定买两个小丫鬟,至于选人标准嘛,嘿嘿!之前看的小说多,自己在职场也有打拼,所以这还真难不倒她!

像刚才第一个说话的红杏就不错,眉目清秀、沉稳大气,而且她说的有一把子力气应该是真的,看她的手上都是茧,在家肯定没少干活。

还有第五个叫画心的也不错,之前在世家里做事,结果世家没落,如今沦落到荆州。那一份沉稳,不似红杏那般无所畏惧,一看就是大家族里专门培养过后才有的从容。

于是,王清婉对一旁的婆子道:“嬷嬷,小丫鬟我就要红杏和画心。”

“好嘞~”婆子立马吩咐道:“红杏、画心你们站在一旁,其他小丫鬟回屋子里去。”王清婉将目光移到旁边的婆子们说道:“各位婆子从哪里来,有什么本事也跟我说道一二吧。”

“奴婢赵婆子,见过姑娘。奴婢原是京城徐府做大厨房的管事嬷嬷,因为失职被主家发卖了。奴婢会做京城菜、云州菜,也得过老夫人的赞赏。”一个面容有些沧桑的中年妇人上前,行礼道。

“奴婢是舞阳县人被丈夫所卖,呜呜呜~奴婢会做田地里的活,还请姑娘买下我吧,奴婢踏实肯干……”一个身材柔弱的年轻妇人边说边呜呜地哭着。

一个面容严肃威严的妇人道:“奴婢金婆子,见过姑娘。奴婢曾在云州孙府做过管事嬷嬷,因做错了事,被主家发卖。奴婢会整理内务、管理丫鬟。”

王清婉听完这些婆子的介绍没有犹豫直接说:“赵婆子和金婆子留下,其他人嬷嬷,你带走吧。”

赵婆子善做菜、金婆子面容严肃是个不错的内院管事,而且还有一点就是二人都是从大家族里出来的,虽然犯了错,但是大家族里最不缺的就是肮脏事,她们能这般全身而退也算是聪明的,买来不亏!

王清婉又走到男仆人那一边,一眼就看到了一个眼神非常锋利,看着就极不好惹的年轻男人。她一下子就被这人吸引住了全部的注意力,立马转头问婆子道:“嬷嬷,这个人也是牙行的人?眼神怎么这般锐利?”

“他叫云墨,原来的主家掉到楚江里淹死了。他是咱们县里林掌柜从楚江里救上来的,身手不错,平日里沉默寡言。林掌柜本想着让他做自己的护卫,可惜他不识趣,所以就把他卖到我们牙行了。”

“之前也有人看上他的身手,可惜买回去不到半晌就来找我们退钱,这次我也是顺带把他带来的,姑娘要买的话需要考虑清楚。”那婆子语重心长地说道。

婆子也不想说这么清楚,但是架不住这个家伙是个硬茬,软硬不吃,他们打也打了骂也骂了,都拿他没辙。加上,之前好几个客人都来退货,所以掌柜的交代凡是问到他就要跟客人说清楚。

王清婉一听更加想买下他,“我想和云墨单独聊一会儿,不知道方不方便。”

“方便,姑娘请。” “云墨,我想和你单独聊聊,你要是不想聊了,随时可以回来。”

云墨没说话,跟在王清婉后面来到不远处的一个亭子里。

这个云墨既然之前有主子,不如从前主子入手,说服他。“云墨,你原来的主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呀?” 云墨沉默不语。

王清婉见他没有任何情绪波动,耐住性子继续问:“好,我换个问题,你跟着我走,只需要你保护一下我的安全就好,怎么样?”

“每月十两银子。除保护我以外,其他时间你可以自行安排。不用起早贪黑,怎么样?”

一连说了好久,云墨一句话也没说,甚至连一个“嗯”都没回王清婉。

王清婉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在心里吐槽道:“丫的,这人老娘不要了,惯得他的。本来想着他身手不凡买下来保护自己是个不错的选择,没想到这丫的,问了半天一句话也不搭理我,哼,谁还没有脾气呢!”

“真是气死我了,呵,男人,老娘再去挑,我就不信挑不到比他更好的!”

于是,王清婉也没再说什么,带着怒气转身就走了。

婆子看她气鼓鼓地回来,知道没谈拢,赶紧上前道:“姑娘,消消气,其他人也是极不错的,您再看看。”

王清婉平复了一下心情,示意其他人可以开始说说自己的情况。

听了一轮下来,王清婉选出了四个年轻壮实,看着灵活没有特别多心眼的小子做护卫。

“王柱子、李二雨、刘宝树、赵云这四个人,我要了。”之后,又选了一个之前给荆州府林家管理过庄子的管事周裕和一个车夫许林。

“这就这么多了,嬷嬷给我算一下一共多少银子?”王清婉因为云墨的拒绝,此刻还有一些郁闷,所以情绪不高的问道。

“两个小丫鬟,红杏八两、画心十两。至于赵婆子和金婆子一人二十两。四个年轻小伙子,一个十二两,周裕和许林子每个十八两。一共是一百四十二两银子。”

“好,这是一百五十两银子,找八两银子给我就成。”王清婉从荷包里拿出一张一百的和一张五十的银票递给婆子。

“好~姑娘稍候,老婆子这就找银子给你。” “慢着,林婆子我跟这个姑娘走。”

“啥?你刚才不是拒绝了她吗,别给我捣乱,快给我回去,搅黄了老娘的生意,我非让掌柜的把你卖了不可!”那婆子听到云墨的话,上前恶狠狠地说道。

云墨听到婆子的威胁,脸色平静,转头对王清婉道:“姑娘,我跟你走!”

王清婉也是一愣,不是吧,这男人怎么一回事?莫非是反射弧太长,不对,我都说得那么明白,他眼皮都不带眨的。怎么突然变了主意,不行,我得问问清楚!

王清婉狐疑的看着云墨说:“刚才你怎么不答应我?”

“因为我突然改主意了!”云墨高冷地说道。他云墨向来是个随心所欲的人,他想做的事就去做了,他想杀的人就去杀了!

王清婉听到云墨的回答,在心里忍不住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真是天下什么人都有,这算是什么破理由!

不过想到云墨的武艺高强,王清婉决定不跟他计较刚才的事了,打算把他买下来。她对着婆子说:“那就再加一个云墨,云墨八两银子够吗?”

林婆子本来听到云墨的自荐吓了一大跳,没想到峰回路转,那姑娘竟然买下了云墨。阿弥陀佛,今天真是菩萨保佑啊,不仅卖了这么多人,还把云墨这个大麻烦给卖出去了。

于是,她笑着对王清婉说道:“八两就够了,姑娘把他带走吧!”

王清婉拿了这些下人的卖身契后对一旁的云墨道:“希望你别给我惹事,不然就不是卖到远程牙行这么简单了。”

这句话不只是敲打云墨,更多的其实是敲打其他人,杀鸡儆猴。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