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末世,在CBD被封亚诺马菲娅小说在线阅读

科幻小说末世,在CBD被封,由作者大大马斯克所写,主角是亚诺马菲娅,内容相当精彩值得一看,主要讲述了:中央商务区突然被封,里面的人们陷入迷茫与绝望之中。城市中生活失意的少年,被迫与丧尸赛跑。绝望的人碰上绝望的城,是否还有一线希望?听说,比丧尸更可怕的是人心。(无超能力|无抗体|末日求生)

末世,在CBD被封亚诺马菲娅小说在线阅读

第5章 诱饵

“喂,乌翔,你紧张吗?”阿诺系上鞋带,重重地拉了几下。

乌翔笑了起来:“还好,一点点紧张。”

“你还笑得出来,看来是不紧张啦。”

“不,通常第一次别人都记不住我的名字。我笑是因为阿诺你记住我了。”

“蛮奇怪的理由。”阿诺起身,耸了耸肩。

夕阳已经收敛了光芒,黑夜降临。四个人站在二层的楼梯口,他们的逃离行动就要开始了。

外卖哥在做最后的叮嘱:“大家小心行动,遇到危险随机应变,无论发生什么,先保护好自己。”

四人仔细聆听,通过低沉的咆哮声和脚步声判断,废弃园区里的丧尸没有在楼梯口附近,他们现在行动是合适的时机。

但这不说明他们的处境是一直安全的。

街边路灯泄露出一点暖色灯光,朦朦胧胧可以看到,园区的阴影里有不少丧尸在游荡,危机四伏。

这次出逃是他们四人的唯一机会。

阿诺的掌心微微冒汗。

“你先走,”福克斯将手搭在外卖哥的肩上,再侧头对阿诺和乌翔说,“你们后面跟上。”

他们跳上松软的草地,行动正式开始。

外卖哥蹑手蹑脚地向正门方向走去,没有惊动任何丧尸。

门口光源照亮的区域内没有丧尸。外卖哥摆了摆手,示意后面的乌翔和阿诺学他,稍微俯下身子前进。

走了十几米后,他们逐渐放慢脚步。

丧尸的低吼将他们包围其中,而且还是全方位立体声,这身临其境的恐怖感还是十分酸爽的。

不安感侵袭而来,外卖哥感到自己的脚抬不动了。

但还有什么办法呢?无路可退,只能破釜沉舟。

妈蛋,福克斯这老狐狸怎么回事?怎么还不搞出点动静把这些该死的丧尸引过去?!外卖哥心急如焚。

这时,一道白光从半空中飞过,在夜幕里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

这道光落在外卖哥前方的草地上,发出了响亮的音乐–卡农。

所有人都凝固在原地。

这是什么操作?

受到刺激,园区内的一群丧尸向外卖哥这边跑来,兴奋得如同下课冲向食堂的学生。

外卖哥惊恐地大叫一声,跃过草地上的手机,向正门极速跑去。

阿诺被这一幕吓傻了,一时不知道怎么办。

正当他愣在原地时,一双粗糙的手抓起他的衣服,把他向背后拖走。

是福克斯。

他拖着阿诺往反方向逃跑。

乌翔见状赶紧转身跟上他们。

“外卖哥他…”阿诺着急地喊。

福克斯一言不发。

沿途的丧尸都被吸引到正门,他们的逃脱很顺利,成功跑到后面的栅栏边。

“放开我。”阿诺打掉福克斯的手。

“我们…现在…怎么办,福克斯?”乌翔喘着大气问。

“你们疯了吗?没看到外卖哥有危险吗?我们就这么抛下他不管嘛?”阿诺很气愤,他觉得血冲上了脑门。

“危险?有吗?”福克斯冷冷回答。

阿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捏紧了拳头:“你什么意思?哦,是你,原来是你。口口声声说你来,说你来吸引丧尸。虚情假意!反手就陷害自己的同伴?”

“他不是同伴。”

乌翔急了起来:“你们快别说了,我们快翻过去吧!”

阿诺狠狠地说:“福克斯,你给我说清楚。”

福克斯却没理他,反而示意乌翔先翻过去,自己再轻轻一跃,攀爬到高处,居高临下地俯视着阿诺。

“你没理解我做了什么?”

阿诺瞪着福克斯,一言不发。

“好吧,我尽量解释的简单点。”福克斯捋了捋刘海,说:“那家伙已经感染了。”

“你说什么?”

“他的下颚已经出现彩色尸斑,说明已经被感染,可能快发作了。”

“尸斑?”

福克斯苦笑:“阿诺,你观察得不是挺仔细嘛。你难道没发现,丧尸的皮肤上有不同程度的彩色斑点吗?那就是尸斑,那个家伙也有,一见面我就发现了。”

阿诺垂下头,无力地摆了摆:“没有,我没有观察过丧尸。我…”

乌翔在另一侧焦急地低声喊:“你们快过来啊,有什么话之后再说好不好。”

“那家伙现在就是丧尸,它才是计划背后的诱饵。你难道还对丧尸不舍吗?别管它了,过来吧。”说完福克斯一跃而下。

外卖哥的惨叫传开,响彻夜空,令人毛骨悚然。

阿诺望向正门方向,手用力揪起头发,又慢慢垂下。他感到一阵反胃,无法直视那个方向。

但末世里没有时间伤感。

他收回目光,爬上铁栅栏。幸好有乌翔帮忙扶一把,阿诺费力地翻越栅栏,滚落到地面,最后离开了园区。

他们所在的街道落叶满地,不见行人踪迹。

三人静静地离开,左转右拐,找到了岔路口的那辆小电驴。

黄色的小电驴倒在黄叶与发黑的血迹中,车上的一串钥匙还挂着。

福克斯招呼乌翔一起把车扶正,启动,除了两面后视镜碎掉、外卖箱丢失,车的其余一切看起来还正常。

“走啦。”

阿诺蹲在了车前外卖箱原本在的位置,抱住了自己。乌翔提了提裤子坐在福克斯后方。

三人踏上了前往达令港的路途。

晚上的风从耳边掠过,输送来秋季的寒意。四周没有声响,也没有生物活动。有点阴森森的。

阿诺开口:“为什么最后才说?”

福克斯的头动也不动:“你在问我?”

“福克斯,你早就发现了不对劲,不是吗?”

福克斯的声音还是那么冷:“没错。可这重要吗?我敢打赌,那家伙一定说自己‘很安全’‘没问题’之类的话,但都是骗人的。说实话,任何人我都不能完全相信。”

“你怕我们骗你?”阿诺的声音也冷冷的。

“不是骗,只是求生的本能。人要自私一点。”

沉默了一会,阿诺说:“我明白了,谢谢。”

乌翔坐在后座,用中指推了推眼镜,一言不发。

也许过了十分钟,也许二十分钟,路途格外地煎熬。

不知不觉中,他们驶入一条金色的大道。道路两旁排列着巨大的梧桐树,在风中发出沙沙声。

路的尽头就是达令港,即使还有段距离,仍可见夜幕里达令港的辉煌姿态。

电驴越行越慢,果然它中途没电了。

三人只好在梧桐大道旁弃车,换成步行。

乌翔畏畏缩缩地张望,满脸的恐惧:“不会有丧尸冲出来吧?”

“闭嘴。”阿诺轻声地骂。

福克斯用余光扫视了一圈,小声说:“地面空旷,目前看不出有丧尸的踪迹。”

好在这里布满了高耸的路灯,灯光透过梧桐密不透风的叶子,从缝隙中掉落,铺开一条斑驳的金色道路。

“这里的树有点年岁了,”乌翔感慨,“这条路有点子异国风情,真好看”

“它直通CBD,所以交通司修的气派。”阿诺果然熟悉这块地方。

随着三人越走越深,两旁的梧桐更加粗壮高大了,两侧堆积起厚厚的落叶。而路中间居然出现了的血迹。

三人靠的更紧了。

“你们说,受伤的人都去哪了?”乌翔想靠说话减少紧张。

福克斯警惕地扫视着四周,没有回答。

阿诺压低了声音说:“可能逃走或躲起来了,你顺着血迹可以看出他们往哪个方向…”

阿诺说了一半就卡住了,血迹大片蔓延,呈放射形状,但看不出起点和终点,仿佛从天而降。

丧尸的声音忽然出现,吓得人一哆嗦。

三人不约而同向上看去。

浓密的叶片遮掩下,树冠影影绰绰显露出人的剪影。

咚!

他们的身后,从梧桐树上掉下来一只丧尸,摔得不轻,正努力爬起身来。

咚咚!又掉落几只丧尸。更糟的是,路旁的落叶堆里也爬出几只。

“它们怎么会爬了?”

“见鬼了呦。”

三人顾不上多说,默契地看了彼此一眼,同时拔腿就跑,在身后卷起一堆黄叶。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