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多情总裁小萌妻免费阅读,李承威易朵朵小说精彩章节阅读

最近现代言情类小说非常火爆,紫烁的这本多情总裁小萌妻就写的相当精彩,主角是李承威易朵朵,主要讲述了:【爽文+甜宠+占有欲+双向奔赴】【偏执专情爱吃醋的李家少爷VS甜萌腹黑的易家小姐】刚刚失恋的易朵朵,心情非常糟糕,更糟糕的是让她碰到了李承威。李承威犹如那潘多拉的魔盒,自从遇见他之后,倒霉的事一桩接着一桩都让她遇到。她有多远躲多远,本以为今生不会再遇见,谁知多情总裁众里寻她,一定要把她找到……是霸道总裁VS落魄孤女?不是是霸道总裁VS美女教师?也不是李承威耸耸肩说:“我一点都不霸道的。”易朵朵站起身来,“其实我才是霸道总裁。”看两个有缘人,是如何挣扎,却也摆脱不掉命运的安排。看两个双向奔赴的人,是如何排除万难,奔向彼此。

多情总裁小萌妻免费阅读,李承威易朵朵小说精彩章节阅读

第6章 易朵朵走出门外

易朵朵撂了电话,走出门外。

她朝着李承威摊了摊手,说:“我还是没有找到,所有证件都不见了,难道真的是丢了,但怎么会丢呢?真是想不清楚。”

李承威安慰她道:“没关系,那些证件可以挂失补办的。”

易朵朵点了点头,现在也只好这样了。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李承威说道:“没想到,原来你是画家。”

易朵朵笑了笑,耸了耸肩,说道:“爱好罢了,我画的并不好。”

李承威反驳道:“不会啊,我觉得你画的很好。”

李承威方才很认真地看过她的画,虽然阳台上画室里的那幅画还没有画完,但是凭借着李承威的艺术修养,他给的评价不算低。

李承威又接着问道:“你画的是海边吗?”

易朵朵点了点头,“是的。”

“不知这是哪里的海边呢?”李承威又问道。

“是我脑中的大海。”易朵朵笑了起来,又补充道:“这海边是我想象出来的,不存在的。”

“只是想象的吗?不过它看起来很像……嗯……”李承威在极力回想,那就在嘴边的地名,说什么也想不起来。

他把她带到那幅画跟前,指着画的右上角问她:“你是要在这里画一个灯塔吗?”。

易朵朵摇了摇头,对他说:“不,这里什么都没有。”

李承威没有言语,托着腮继续盯着那幅画,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一看见画,易朵朵便手痒起来,她坐了下来,顺手拿起画笔,画起画来。

她画了几笔,对李承威说:“我还真得抓紧时间,他们催我交稿了。”

李承威也在她旁边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他们两个人一个在画画,一个在看画画,时不时地还会聊上几句。

易朵朵在画布上,涂涂抹抹。她画了一会儿,发现没有颜料了。就到旁边的放颜料的盒子里去找,她在盒子里扒拉来扒拉去,在角落里找出一管黄色的油彩。

她发现这支已经空了,又去箱子里找,一连找出了两支都是空的,她比了比,从其中选了一支还算多一些的,打开盖子,像挤牙膏一般从下往上挤,到最后非常使劲儿的把油彩挤到调色板上。

但是她挤了半天,也只是挤出绿豆粒儿那么一点点大的油彩出来。

易朵朵有些恼火,把油彩扔到一边,然后又从柜子里取出来一个小瓶子。

她轻轻地把瓶子里的透明液体倒在调色板上,与刚才她挤出来的油彩混合,并用画笔在上面来回的搅动。

瓶子里的透明液体,味道非常的冲。李承威皱了皱鼻子,这味道确实有些呛鼻。

他小的时候也学过画,虽然是被家里逼着学的,基本的常识还是知道的。一下子就闻出这个液体是什么东西。

他知道油画的颜料都不便宜,有一些美术生为了省钱自己去勾兑颜料。

令李承威没想到的是易朵朵也这么做,她的生活已经窘迫到这种程度了吗?

甚至连买油彩的钱都没有吗?可是她的画,画得很好,应该很卖钱才对。

李承威不解,开口问她:“这幅画会出售吗?”

易朵朵看向他,笑了笑说:“我当然希望它能卖出去,但是刚刚画廊来电话,买家希望我再加些海鸥在上面。”

李承威点了点头,“再画上些海鸥的话,会不会与你这幅画的风格不太搭调。”

易朵朵惊喜地看向他,“原来你也懂画啊,岂止是不搭,可以说很违和。我这画的是海上日出,要突出日出才对,画什么海鸥嘛,我最讨厌海鸥了,一个个凶巴巴地,还总想抢你食物。”

李承威看着她笑了起来,然后说:“我也不喜欢这些尖嘴动物。”

“你也学过油画吗?”易朵朵问。

李承威抿唇淡笑,回答道:“小时候学过两天。”

易朵朵打趣道:“只是学过两天就有这样的艺术感觉,你很厉害啊,起码比画廊里的那些人要强多了。”

“说起这个我就很生气!”易朵朵忿忿地说:“怎么坚持自己的绘画风格就那么难呢?”

“怎么呢?”

易朵朵说道:“虽然我的画被挂在画廊里出售,但是没有什么名气,所以很少有人问津。画廊希望我可以按照买家的要求去作画,但是这是艺术啊,怎么能放弃自己的风格呢。”

“不要妥协。”李承威坚定地说。

易朵朵也同意他的话,“是的,我也不想趋炎附势,即便在金钱的诱惑下,我仍然不想做任何改变。”

李承威很同情她,同时也非常理解这种坚持自己的艺术风格而不屈于他人的想法,他非常欣赏她的这种个性。

“所以就没有钱喽。”易朵朵摊摊手,“我不画海鸥,人家就不买我的画啊。”

李承威安慰她道:“会有伯乐欣赏的,不要着急。我倒觉得你可以去拍卖会试一试。有些拍卖会不只是拍卖名家的画,对于新手画家是很友好的,而且拍卖会的收入比画廊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易朵朵点头,然后说:“我知道,也会去一些拍卖会,其实我主要的问题不在于名气不大,主要是我的画风,并不太讨那些资本家的喜欢啊,那种珠光宝气亮闪闪地画风,我真的是学不来。”

李承威又问,“你也会去一些拍卖会?”

“嗯,有去,不过我知道那些拍卖会邀请我,不是看中了我的画,更多是给人家当分母,用来凑数的。”

“这么惨啊。”李承威沉思。

“是呀,就是去给别人当绿叶的,有时候一场拍卖会,连一幅画都卖不出去呢。”

易朵朵挠了挠头,“哎呀,好烦啊,这幅画卖不出去,钱的事又没有着落了。”

李承威内心狐疑,她很需要钱吗?

易朵朵又拉着他,说道:“你帮我看看,我这幅画怎么改才能让那些土豪们肯一掷千金买下它,在这边添两个大元宝怎么样?”

李承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笑着说:“亏你想的出来。你很着急把这幅画卖出去吗?”

易朵朵一脸焦急地说:“是呀,很着急,我很需要一笔钱。”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