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在哪看,夜北辰云落落小说完整版阅读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作者是鸢儿,主角是夜北辰云落落,主要内容:【穿越➕系统空间➕团宠➕玄幻+双洁】将军府嫡女和战神摄政王落难农女和残疾病娇妙手神医和神尊主上当一层层迷雾被解开……前世孤儿带着系统穿越成团宠王妃,高冷摄政王成为宠妻狂魔可百转千回……财宝:要不放弃吧,他只是一道分身,已经不存在了落落:分身又如何?我还是要找到他,带他回家帝冥:我们本是一体,你又何故拼命抵抗?夜北辰:谁跟你是一体?我是我家落落的。女主重生,解锁系统,扫清业障,凤倾天下只为他疼他,爱他,宠他,护他这一场穿越千年的爱恋,身居高位的他,若水三千只取一瓢饮。恋她成瘾,宠他入骨两两相望,满眼爱意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在哪看,夜北辰云落落小说完整版阅读

第4章 和离

云落落用勺子舀了一勺,喂到他嘴边,吼道,“张嘴。”

男人竟然听话的张开嘴。

云落落:……

合着温柔对他不行,非得凶他?

男人心里却想着,还真是被说中了,恼羞成怒了。

这可不是他真的听话,而是他知道这女人作天作地的能力,他已经领教过了。

如果他不听,她能有多闹腾,他非常了解。

所以除了解除婚约和离开,其他的随她。

云落落很快喂完一碗粥,这粥很稀,肯定吃不饱。

她把自己那碗又端过来,喂他。

男人拒绝张嘴,她也没吃饭,家里有多少东西他知道。

虽然里面的野菜不知道是什么,但放进去意外好吃,没忍住把一碗都吃完了。

她竟然没有骂自己饭桶,还端了自己那碗给他吃。

他知道自己不能吃了,如果她没有吃饱,晚上不知道要怎么闹腾。

云落落看他神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她凶巴巴地说,“锅里还有,你赶紧吃,吃完我也要去吃。我都快饿死了。”

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人还得凶,温柔对他不行。

果然男人瞪着眸子看了她一眼,乖乖的张嘴等待投喂。

云落落瞬间母爱泛滥。

真乖。

毁容也不影响美男子的气质,另外半张脸看着就很养眼,但不管饱。

喂完男人,她赶紧去厨房盛自己的饭。

走到门口云落落突然回过头,问他,“你叫什么,说总不能一直喂喂喂的叫你吧。”

两个人虽然成亲了,但原主感觉自己是被买来的,对他态度极其恶劣,从来不关心他死活,更别说知道他名字了。

男人盯着她半响,用低沉磁性的声音说,“夜北辰”。

这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让耳朵怀孕啊。

云落落无法抵御这该死的诱惑,沉浸在其中。

一会儿听到咳嗽声,才反应过来。

云落落有些脸红,听着声音也能想歪,也是没谁了。

她娇笑着说,“我叫云落落”。

他愿意告诉她名字,这至少是件好事,不是吗?

虽然她知道他的名字,但如果直接叫会显得很突兀。

毕竟原主确实不在乎他死活,又怎么可能知道他全名。

云落落心满意足地回厨房把剩下半碗粥喝了,虽然不顶饱,但聊胜于无。

她吃完后,洗干净陶罐,又烧了一罐热水。

找了半天找到了一块还算干净的帕子,就是云落落当初那条手帕。

找洗脸盆倒水,端着来到正屋。

她给夜北辰清洗了一下伤口,院子里没有看到草药,只能清水洗一下,不然一直流血,发炎很麻烦的。

夜北辰看着云落落轻柔的动作,生怕弄疼了他一样。

他怎么可能会怕疼?

看着女人细心为他处理伤口,心里有些诡异的感觉。

以前刀口舔血的日子,这样的伤压根不放在眼里。

从未想过会有人给自己包扎伤口。

就算有,也不可能是她。

但,还真是她。

这女人,莫不是真的转性了?

人的变化真的有这么大?

算了,不管如何,她不离开就行。

最好如此……

云落落知道夜北辰正在审视打量她,但是她身正不怕影子斜。

她也想清楚了,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她一睁眼看到的就是夜北辰,而且自己这段时间这么恶毒,他都没杀了自己。

可见他心地并不是狠毒的。

而且这可是摄政王,就算离开也不能结仇,万一以后东山再起,第一个拿自己开刀怎么办。

所以目前来说,待在他身边是最稳妥的。

清理完伤口,云落落见没有什么包扎,直接撕下一角裙摆,给夜北辰包了伤口。

收拾好后,放松下来才感觉到身体的疲惫。

这千金小姐的身体真是弱爆了,这点活动量就不行了。

看来得好好练练了。

这时候,外面天也快黑了。

屋内已经看的不太清楚,只是怎么睡觉是个问题。

虽然她不太介意一起睡觉,但看夜北辰那不耐的眼神,就感觉没戏。

突然,夜北辰动了下身子,想起来。

云落落赶紧走过去,问他要去干嘛。

夜北辰是要去地上睡,他在床上躺了半天已经是奢侈了,也不敢想别的。

云落落以为他去如厕,椅子坏了又不方便出去,推了下他肩膀,让他别动,然后她转身出去了。

云落落找了半天,找了个破瓦罐,洗干净,拿进来,递给夜北辰,让他将就一下。

夜北辰不明白她什么意思。

但看她视线下移,一下子就明白过来,脸上虽然没有表情,但耳朵微微发红。

这女人,怎么如此不知羞耻?

虽然自己确实想,但是还能忍,打算等她睡着了,再悄悄爬出去解决。

可这女人……

眼神怎么如此放浪?

云落落看他没动静,她觉得有必要说一下了。

“夜北辰,我以前确实不对,但我那时是因为失忆了,导致性情大变,我现在恢复了一丝丝记忆,这才是正常的我。”

“而且我亲人还不知道在哪里,靠我自己一个人肯定找不到,我还得求助你呢。”

“所以,以后我不会再闹了,我会照顾好你,赚钱给你治病,我们好好相处,你帮我找我爹娘就行。”

“还有,我们现在也算是夫妻,相依为命了,如果可以我们以后就继续走下去,如果无缘,以后和离也行。现在你就别害羞了,你最落……算了,我出去,你自己来,好了叫我,行吧?”

看着夜北辰脸色越来越黑,云落落说不下去了,说完这些,她转身出去了。

让他帮忙找爹娘也是谎话,她知道自己是谁。但为了稳住这位大人物,就撒个善意的谎言吧。

她摸黑顺着记忆找到茅房,忍着臭气冲天,解决了生理问题。

然后出来半天没听到夜北辰叫自己。

真可怜,这是憋坏了吧!

她不知道的是夜北辰故意不叫她。

因为她说了那么多话,夜北辰只听到了和离两个字。

以为她还是在想方设法离开自己,所以没有一点好脸色。

不知情的云落落还觉得人家真是个小可怜。

云落落上辈子已经二十二岁了,心理年龄比夜北辰大了两岁,有点觉得自己老牛吃嫩草。

但不管怎么说,都成亲了不是吗?

自己的老公,看看咋滴啦!

嗯,对,就是这样。

又等了一会儿,外面有些冷,受不了了,云落落推门进去了。

发现瓦罐在地上,夜北辰已经在草堆上躺着了。

他什么时候去地上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