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王爷,妾身告辞了司马轩杜心凌小说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王爷,妾身告辞了,由作者大大小柠檬麻麻所写,主角是司马轩杜心凌,内容相当精彩值得一看,主要讲述了:费尽心思,终于如愿成为了楚王妃新婚之夜,他粗暴地扯开盖头,怒道“杜心凌,你这个狠毒的女人,害得我的心柔只能成为侧妃,我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冰冷的五指紧紧掐住她的脖子,仿佛要将它生生掐断。末了,冷冷地吩咐府中下人,“不必把她当作王妃,只当我楚王府新添了一条狗罢了。”于是,在绝望中,她自尽了……意外重生她心碎离开他却疯了……

王爷,妾身告辞了司马轩杜心凌小说在线阅读

第一章 新婚之夜

云楚国 楚王府冰雅阁

灯火微黄,凄冷的月光从外面照射进来。墙上贴着破旧的喜字,一半喜字已经被人撕掉,只剩下另一半孤零零地贴在墙头。

烛光摇曳下,一对躯体正在紧紧纠缠着。

杜心凌被楚王压在身下,从他的眼中看不到一丝的情爱,只有浓浓的恨意,似乎要将她生吞活剥一般。

她的心里一阵刺痛,今天是他们的新婚之夜。她满心欢喜地准备成为他的新娘,即使他连新房都不屑布置,她也没有丝毫怨言。

她是丞相之女,也是当今云楚国皇后的侄女。从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偏偏在她十二岁那年碰上了楚王,从此芳心暗许,再也装不下第二人。

当皇后姑姑慈爱地问她有没有心仪之人时,她娇羞地用葱白的玉手指了一下楚王。

事后,她有些内疚,找到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杜心柔,问她是否愿意嫁给楚王为妻,如果她愿意的话她去求姑姑改变主意。

杜心柔很明确地告诉她,杜心柔只对太子妃之位感兴趣。

于是,一道圣旨下达,她便一身红装成了他的妻子,云楚国的楚王妃。

她一直以为,只要她真心相待,为他付出所有,她就能把这座冰山融化,迟早有一天他会真心接纳自己。

一大早,她兴高采烈地穿上姑姑给自己准备的嫁衣,化上精致的妆容,只为成为他最美的新娘。

整整一天,她滴水未进,手中一直拿着象征夫妻恩爱的红苹果。

由于母亲早逝,她对夫妻之事一概不知,只是出嫁之前府中的王嬷嬷再三叮嘱她,“小姐,这个苹果您一定要拿好咯,无论如何都不能弄掉,它象征你们夫妻和和睦睦,相亲相爱一辈子。还有,红盖头也不能摘掉,只能由夫君挑开,无论多热都要忍住。”

于是,在炎炎夏日,她即使热得满头大汗,也不敢懈怠半分,端端正正地坐在新房,等着她的如意郎君。

可是,此刻脖子上传来的剧烈疼痛告诉她,她真的太天真了。

楚王一脚踹开房门,一把打掉她手中的红苹果,粗鲁地扯开她的红盖头。

苹果跌落在地上,瞬间摔成两半。

她扑到地上,捡起残破的苹果,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突然,她感觉头皮一阵发麻,整个人已经被楚王揪着头发,连拉带拽扔在了床上。

她还来不及反应,一双冰冷的大手就已紧紧地掐住她的脖子,似乎要将那纤弱的脖颈掐断一般。

就在杜心凌以为自己就要命悬一线的时候,楚王松开了对她的钳制。

此刻,杜心凌那白皙的脖子上郝然有了几条紫红的手指印,喉咙也被掐得生疼。

“咳咳!”看见楚王的嗜血眼眸,她的心里一惊,害怕地往后退。

捕捉到她眼底的慌乱,楚王再次欺身压过来。

“你不是费尽心机要做本王的王妃吗?本王成全你。”

阴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雨点般的吻落在脸庞,杜心凌却感觉心如死灰。

她抱着他的后背,用力撑起身子,对着他的嘴唇狠狠地咬了一口,腥甜的血液滴入口中。

他眸色一沉,揪着她的头发迫使她注视着自己。

杜心凌倔强地把脸转向另外一边,不去看楚王那盛怒的表情。

此举,彻底激怒了楚王。他狠狠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夹杂着刺骨的冷意:“杜心凌,你这个歹毒的女人。如果不是你和你那“高贵”的姑母从中作梗,本王又何须娶你?是你害得本王和心柔的婚礼不能如期举行,是你害得心柔只能为妾,本王发誓,定要让你生不如死。”

杜心凌笑了起来,笑得无比悲凉:“司马轩,你当真如此恨我?”

闻言,他厌恶地从她的身上下来,手指一勾,白色的长袍就裹住了他精壮的身体。他修长的腿一踹,只听“哐当”一声,她便被踹倒在地。

脊背撞在椅子的尖角上,疼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死死地咬住嘴唇,不让眼泪掉下来。

看着满屋的狼藉,他的声音裹着寒意:“恨?你不配!你在本王眼里如那恶臭的苍蝇一般令人作呕,本王多看你一眼都会觉得恶心。”

恶狠狠地说完,他抬脚狠狠地踹在她的屁股上,便起身准备离开。

杜心凌疼得匍匐在地上,半天不能动弹。

他刚走到门口,似乎想到了什么,又折回来了。

随手拿起挂在墙上的佩剑,一步步地朝着杜心凌走去。

料想自己生还无望,杜心凌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只听见刀划入皮肉的声音,一阵钻心的疼痛从手臂传来,她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原来,这男人不愿与她圆房,但又不好向蹲在门外偷听的皇后眼线交代,所以选择割破她的手臂,冒充处子之血。

看着一滴滴鲜红的血液落在洁白的纱布上, 她心如刀绞。

她不曾想,他竟然厌恶她至此!

静静地注视着门口,直到他的白袍消失。

刺骨的寒风透过门帘,凉透了她那颗千疮百孔的心。

远远地,听见他在嘱咐府中下人:“以后不必把她当作王妃,只当我楚王府新添了一条狗!”

心痛吗?

痛到无法呼吸,她怀揣满腔热恋嫁给他,新婚之夜却遭遇如此凌辱,心碎了一地。

眼角滑过一丝温热的泪水,她捡起地上带血的佩剑……

冰雅阁中,传出一声惊慌的叫声。

“王妃自尽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