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姜子言小说章节目录阅读,僵约:从九叔开始在哪里可以免费看

最近穿越类小说非常火爆,僵一的这本僵约:从九叔开始就写的相当精彩,主角是姜子言,主要讲述了:开局红眼尸王,体验人生。从九叔系列一步一步走到僵约…九叔:子言,文才…麻烦你了……将臣:你和我很像,你知道我是谁吗?马丹娜:你是将臣?

姜子言小说章节目录阅读,僵约:从九叔开始在哪里可以免费看

第10章 茅山与玄魁的渊源,九叔的担忧

任府。

“九叔,你是说我爹会杀了我?”

只见九叔摇了摇头,叹气道。

“不止是你,婷婷,任家所有他这一脉的亲人,他都要杀。”

“啊…?”

“九叔,你可得帮帮我们呐…”

“我爹为什么要杀我们啊?”任发脸上布满了惊恐问道。

只见九叔摇了摇头,一一回答道。

“僵尸破棺而出的第一件事,就是杀尽自己的直系亲人,因为他需要精血,直系亲人的精血,用于进化。”

“这第二嘛…僵尸也需要帮手,也需要队伍。”

“因为只有这样,他才可以称霸一方。”

听到这,任发也明白了过来。

“你是说我爹他需要发展僵尸帮手?”

九叔点了点头,随后说道。

“不错。”

听到九叔的回答,任发顿时心中升起一阵恐惧。

“九叔…”

只见九叔罢了罢手,说到。

“你现在还能坐在这里喝茶,就证明任老太爷还没晋级行尸,还比较好对付。”

“我只是奇怪,任老太爷去哪了,按理说它昨晚就应该第一时间来到这里。”

听到这,任发也皱着眉头,心里回想着。

“昨晚我和子言就在这大厅喝茶,一直到深夜,并没有见到我爹…”

听到这,九叔转过头看着姜子言。

“子言,你昨晚可感觉到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听到九叔的询问,姜子言装作一愣,随后摇了摇头。

“没有发现什么。”

听到这,九叔那一字眉直接凑在了一起,形成了八字眉…

这时,任婷婷也走出房间,朝着楼下走来。

“爸爸,你们在聊什么呢…”

“咦,九叔来啦?”

“九叔早上好~”

“婷婷也早。”九叔露出微笑回应了一句。

只见任发连忙对着九叔说道。

“九叔…咱们去书房谈。”

听到这,九叔也能明白,任发是不想让任婷婷担心,随后点了点头。

两人一前一后的朝着楼上书房走去。

大厅内,见到任发与九叔离开后,文才看着坐在对面的任婷婷,朝着姜子言耳边靠了过去。

“子言兄弟,你昨晚在这睡的?”

“是啊…”姜子言点了点头。

“一个人睡的?”

“不是…”

“你…你你你….”

听到这,文才顿时瞪大了双眼,颤抖着手指着姜子言,眼中写满了夺妻之恨,不共戴天…

见到文才的反应,姜子言忍住笑意。

“婷婷给了我一个毛绒娃娃,我抱着娃娃睡的。”

听到姜子言所说后,文才松了一口气,放下了那颤抖的手。

“我就说嘛…我们婷婷怎么可能…”

“我怎么了?”听见文才欲言又止的模样,任婷婷疑惑的看着文才问道。

只见文才连忙罢手。

“呵呵呵,没什么…”

“婷婷起得真早,怎么不再多睡会,睡眠对女人来说最重要了…”

只见任婷婷脸色微微一红,眼光瞥了一眼姜子言,语气温怒道。

“我是女孩!”

“啊…对…咱们婷婷是女孩…”文才笑呵呵的附和着。

“谁是你们的?无聊。”只见任婷婷羞红着脸走开,朝着后院走去。

见到任婷婷的背影,文才露出一副猪哥样。

“你说娶婷婷得花多少钱呢…”

看着文才这幅模样,姜子言摇了摇头。

“她不缺钱吧?”

“也是~”

话落,文才转过头看向姜子言,双眼微眯。

“子言,婷婷的那个娃娃…”

“咋了?”

“能不能送给我?”

“这…你得问婷婷,毕竟也不是我的东西。”

只见文才点了点头,再次露出一副幻想的模样。

过了一会,任婷婷从后院端着饭菜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几个女仆,同样也端着菜品。

“子言哥哥,吃早饭啦。”

“喔,好。”姜子言随后回答了一句,便起身朝着饭桌走去。

只见文才直接嗖的一声冲了过去,一脸媚笑的连忙接过任婷婷手中的东西。

“哎呀,这种粗活交给我们男人干就行了嘛。”

见到这,姜子言摇了摇头。

真·舔狗…

这时,九叔与任发也走了下来。

“九叔,真的拜托你了…”

只见九叔点了点头,示意包在我身上。

随后众人围坐在饭桌前大快朵颐。

早饭过后,九叔起身告辞,准备返回义庄准备。

姜子言自然也跟着离去。

出镇后,小路上,姜子言试探的问道。

“九叔?”

“你可知道玄魁?”

听到这,九叔停下脚步,皱着眉头看着姜子言。

“子言,你怎么知道玄魁?”

“你是不是见到过它?”

见到九叔的反应,姜子言可以肯定,九叔是知道玄魁的。

“我也是之前游历的时候,听人提起过。”

听到姜子言的回答,九叔点了点头,皱着眉头,背负着双手说道。

“子言,这玄魁可是一只千年尸王。”

“实不相瞒,我茅山一脉,正在追捕这只千年僵尸。”

听到这,姜子言露出恍然大悟的模样,对着九叔说道。

“九叔,这玄魁很强吗?”

九叔皱着眉头说道。

“哎…为了追捕玄魁,我茅山一脉不知折损了多少高人,全都被玄魁吸干精血而亡。”

“随着时间的推移,玄魁也与我茅山一脉结下了很深的仇恨,许多茅山修士都被玄魁找上门,将其杀害。”

“如今,它的实力恐怕…”

说到这,九叔无力的摇了摇头。

见到这,姜子言也就想通了。

为什么九叔会如此担心文才,不仅仅是怕九叔自己走后,文才无法生存。

怕的是玄魁找上门来。

想到这,姜子言眉头一皱。

玄魁上次出现,难道是为了灭杀九叔?

···

几人回到义庄后,九叔便将法器全部备好,准备晚上前往任府,来一个守株待兔。

见到忙碌着收拾东西,脸上还挂着洋溢笑容的文才,九叔叹了叹气。

“哎,文才不知何时才能长大。”

“命中注定,文才会长大的。”

听到这,九叔点了点头。

“希望我能看到吧。”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