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南凌烟北宫奕小说诡异梦局:从我给鬼整容开始完整版阅读

穿越小说诡异梦局:从我给鬼整容开始主角是南凌烟北宫奕,作者是心恋一生,最近非常火热。主要讲述了:【胆大心细跳脱的遗体整容师VS温润儒雅腹黑的心理学教授】+轻恐怖+1Vs1双洁+男主非人类业界首屈一指的殡仪整容师南凌烟与生俱来能和逝者对话,偶得血坠护身,午夜梦回诡异之事频现,幸得北宫奕默默守护。她惊异发现血坠在手,可随意穿越阴阳两界,直接操控灵魂,却不知真实与虚幻交错更替的背后,一场人性尽失的交易早已拉开序幕······

南凌烟北宫奕小说诡异梦局:从我给鬼整容开始完整版阅读

第8章 我不收现金

车子戛然停下,南凌烟慌不迭拉开车门下了车,冲着站在高处的人大喊:“罗伊,下来!”

此刻的罗伊对外界的声音一概听不到,一脸的木讷地喃喃自语:“瑾年,求你别离开我,我不能没有你,不能没有你。”

南凌烟急得团团转,看向北宫奕,“罗伊也算是我的半个徒弟,教授你快快救救罗伊。”

北宫奕眼神犀利的扫向红衣无头女鬼,“还不滚?”

“北宫奕又是你,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坏我们主人的好事,门主饶不了你!”

罗伊踩在栏杆上的脚,慢慢向前挪动了下,吓得南凌烟的小心脏差点飞出来。

北宫奕拿出一个小巧精致的笛子,轻轻吹奏,罗伊抱着脑袋痛苦地哀嚎起来。

南凌烟趁机爬上栏杆,一把抱住罗伊,“罗伊,醒醒!”说着咬破手指按在罗伊的眉心。

随着南凌烟的触碰,无头女鬼尖叫着脱离罗伊的身体,掉头而逃。

“罗伊没事了,没事了。”

罗伊心神回归,看着脚下滚滚江水,吓得浑身直打哆嗦,听到的南凌烟的声音紧紧抓着手臂不放,“南姐,我怎么,到这来了?”

“咱们先下去再说。”南凌烟拉着罗伊从高处下来,这才道明刚才的情形。

罗伊抱着手臂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沐瑾年那个王八蛋跟我分手了,我当时就不该听他的搞什么地下恋情,呜呜······”

“好了,你捡回了一条命,活着比什么都重要。你爸知道了指不定多着急呢,咱们赶紧回去吧。”南凌烟劝慰着拉起她,接过北宫奕递来的手帕纸转手给了罗伊,“你的妆都哭花了,快擦擦。”

“南姐,你被那个老太婆劫走,怎么脱得身······”

罗伊一边擦着脸,一边打量着南凌烟,想问十万个为什么问个不停。

北宫奕眉头轻皱了下,“这里不安全,赶紧离开为妙。”

“好。”南凌烟应了声,拉着罗伊往停车方向而去。

“南姐,他是?”

“暖人眸心理工作室的北宫教授。”

“大名鼎鼎的北宫教授!”罗伊一脸花痴地盯着北宫奕的背影,压抑不住兴奋地甩开南凌烟的手,快步追上与北宫奕并行,“北宫教授,幸会幸会!

“嗯。”北宫奕淡淡地嗯了声,脚下的步子慢了下来,等南凌烟上来,南凌烟见他等自己,心里莫名暖暖的,可下一秒北宫奕却说,“多一个人,你要多拿一份车钱,嗯?”

死抠门,小气鬼!

南凌烟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行,看在大教授出手相助的份上,您说什么我都应。”

无意间一转头,像是看到了老师傅的身影。

北宫奕的大手拍在她的香肩上,一改刚才的儒雅,用凌厉的声音说道,“要想活命,以后离这些玩意远点,少跟他们打交道。”

“哦。”

南凌烟扬起脸,目不转睛地看着,北宫奕的变化使她感到一丝诧异。她很想问连老师傅也不行吗。由于罗伊在场不好问出口,用力点了点头。

罗伊在旁揶揄道,“南姐与北宫教授老相识了呀,也不早点引荐给我这个徒弟。”

“今天刚认识。”南凌烟快步走到罗伊身边,狠狠瞪了她一眼,“上车。”

三人上了车,往殡仪馆开去。

南凌烟和罗伊坐在后座上各怀心思 一路上没有任何交谈。

看到两人一同从车上下来,罗馆长吃了一惊,心急火燎奔到跟前,“罗伊,你怎么?”

“······”南凌烟如实把罗伊跳桥的事说了一遍,但抹掉了罗伊与沐瑾年的关系。罗伊递来感激的眼神。

罗馆长的脸由白变青,但依旧堆着厚重的笑意,“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小南,谢谢你救了罗伊,时候不早了,赶紧回去休息。”说完,他拉着罗伊的手走了。

南凌烟走到驾驶室那边,倾身看着车里的人,“我身上没带现金,手机也不知道掉哪去了,回头我把钱送到你工作室。”

北宫奕从车里递来一张名片,“我不收现金,用微信转给我。”然后加大油门,飞驰离去。

南凌烟攥着手里的名片莫名想笑,北宫奕真是个怪人。

回到住处,打开灯。

南凌烟疾步进了卧室,在地上一通的找,昨晚血坠明明掉在地板上了,怎么没有了。

她席地而坐,目光无意瞥向书架上,发现第三排第二本的一本整容书移动了位置,屋里进了人?亦或是鬼。

东西被翻走了?

不,要是他们拿到东西,就不会绑自己以此威胁了。

那么,血坠到底哪去了呢?

南凌烟起身的瞬间,发现脖颈上有东西随着身体晃动。

低头去看,竟是血坠。

这时门外飘来老师傅的声音,“小南,你无论如何要保管好血坠。若是让那帮人夺了去,免不了生灵涂炭。”

“为什么是我?”南凌烟匪夷所思地问道。

“你是不二人选,等有机会,我会告诉你其中的来龙去脉。”声音变得渐渐轻微,最后消失不见。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