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诸天:如你所见我真是个酒馆老板在哪看,七夜枫里小说完整版阅读

小说诸天:如你所见我真是个酒馆老板主角是七夜枫里,是由沫小晓所写的穿越类小说,内容相当精彩,讲述了:瞧一瞧,看一看啦!本店最新推出的特别饮品!保准让您回味无穷!什么!?我这可是独门秘方,怎么可能卖假货呢?问我为什么?参加过忍界大战吗?蜘蛛山上砍过鬼吗?海军基地蹦过迪吗?苦情树下许过愿吗?会耍流水岩碎拳吗?跟老爹斗过法吗?在提瓦特大陆摸过鱼吗?本店的特色料理都是店主我辛辛苦苦在各个世界毛(划掉)/采购来的!客官您这么诽谤本店可是很不礼貌呢(微笑攥拳)!转身,将酒馆红火的一面展现在客人面前。如果客官您再做出有损酒馆声誉的事情,本店也只能以“物理”服人了!再看向一副乖宝宝样子的客人,凤梨君(大雾)满意的走了。随即额头略带井字走向门口,凯~!你这安保队长怎么当的!工作时间不要跟卡卡西鬼混,再有下次这个月工资减半!“老板~这边有客人要点尾兽特饮!”“好的,这就来~”如你所见,我真是个酒馆老板!平平无奇的,不是吗?PS:本书前期所穿越大部分的世界都已彩蛋的形式出现在简介当中了。屏幕前的靓仔读者应该都发现了吧?至于中后期的世界副本,也要请读者大大们的多多支持喽!(对了,书名虽然是酒馆,但在各大世界的重经历才是本书重点,酒馆的推进只是起到辅助作用。)毕竟作为酒馆的主人,有几个副业,应该没人介意吧?

诸天:如你所见我真是个酒馆老板在哪看,七夜枫里小说完整版阅读

第8章 初临鬼灭

冷!

或者说是人体在环境温度变化过大带来的不适感。

这是七夜枫里初到这个世界的第一感受。

在随便找到一棵树作为临时庇护后,忍受着寒风割裂皮肤带来的不适感,七夜枫里第一时间打开背包拿出封有衣物的卷轴,拿出一件皮袄穿在身上。

等到稍微适应后,拿上挂在腰侧的太刀,七夜枫里才开始仔细观察自己的周围,确定穿越到的地方。

[世界穿梭已完成]

[触发世界探索任务]

[请在规定时间内确定自己所在的世界]

[任务奖励:100兑换点]

[剩余时间:10天]

[完成世界探索任务后会开启当前世界主线任务和支线任务]

[特别说明:世界探索任务为额外奖励任务,即便未在规定时间完成任务也不会受到处罚。剩余时间结束后系统会自动确认世界并开启当前世界的主线和支线任务。]

[由于宿主第一次触发跨界任务,特此说明,以后不会出现类似此次的说明。]

看完系统的消息后,七夜枫里了然。

“看来这个探索任务应该不会太难。”

入目望去,七夜枫里视线所及的地方,尽被雪色覆盖,天空中不时的有落雪飘下。七夜枫里便打算四处转转,看看是否能寻到人烟或者道路。

“我现在,是在山上?”感受着步行时轻微的坡度,七夜枫里疑惑的想道。

忽的,在距离七夜枫里的周围不远的地方有一声惊呼传来。

“也许会有收获,去看看!”打定主意,七夜枫里握紧手中的太刀,便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赶去。

“祢豆子!加油啊祢豆子!”

七夜枫里赶到时,看到一个粉色的巨大身影正牢牢压在一个少年身上,嘴里露出尖牙咬在少年双手举起的工具的木柄上,双似乎正在角力。但那少年脸上并没有惧色,相反还说着似乎是鼓励的话。

见此情景,七夜枫里就明白了自己来到了一个什么样世界。

来不及多想,七夜枫里第一时间将背包中的绳索取出,打算先制住眼前正在发狂的祢豆子。

瞬身来到二者面前,七夜枫里猛地将绳索套在祢豆子的上半身,将祢豆子双臂捆住并凭借惯性将两人分开。

灶门炭治郎见七夜枫里似乎没有伤害祢豆子的想法后,连忙起身来到被束缚住的祢豆子面前,继续说道。

“忍耐住!加油啊!不要成为鬼,你要振作。加油!加油!”

灶门炭治郎的话语似乎影响到了祢豆子,祢豆子的人性似乎是被唤起,挣扎的力道有所减弱,在祢豆子挣脱中快要崩断的绳子也幸免于难。

忽然,一个极速的身影向着灶门祢豆子冲来,凌空而落般将手中的刀向祢豆子头颅砍去。

千钧一发之际,灶门炭治郎猛地将祢豆子推开,七夜枫里也紧握手中的太刀试图阻挡一下来者的攻势。

喀喇喀喇……

因为是仓促间的抵挡,七夜枫里被来者震退了数步,还稍微踉跄了一下。但好在,成功抵挡了来者的攻势。

但,七夜枫里带来的制式太刀也出现了破碎的趋势。上面被砍出了一个豁口,七夜枫里的手掌也略微发麻。

灶门祢豆子似乎是受到了部分冲击,陷入了短暂的昏厥状态,身形也恢复了娇小,被赶来的灶门炭治郎抱在怀中。

“为什么要保护她?”被阻碍的剑士发出了疑问。

“妹妹!她是我的妹妹!”

“她是你的妹妹吗?”持刀剑士向着杜门炭治郎再次发问。然后便身形一闪再次向祢豆子砍去。

灶门炭治郎下意识护住祢豆子。

但抱了个空,向前看去,那剑士正单手制住祢豆子。

“好快!”七夜枫里只能勉强看到剑士的动作。

[看来刚才他没有拿出全部实力,哪怕现在也是。]很明显,七夜枫里现在得实力不足以与他抗衡。

“我的工作就是斩鬼,当然也会斩下你妹妹的头颅。”剑士的声音没有丝毫波动。

“等一下!祢豆子她没有杀过人!我家里还有另一种味道,杀了我家人的,大概是那家伙!不是祢豆子……”灶门炭治郎向那剑士极力解释,想让那剑士手下留情。

“很简单,伤口沾上鬼的血就成为了鬼。食人鬼就是那么增加的。”剑士的话依旧冰冷。

二者的对话仍在继续……

结果可想而知,就算灶门炭治郎鼓起勇气向剑士发动进攻,但经验和实力上的差距无法弥补。最后还是被打晕在地,但灶门炭治郎的天赋也得以展现。那砍在剑士旁的斧头,就是有力的证明。灶门祢豆子也在剑士短暂惊诧中挣脱出来。

出乎剑士的意料,祢豆子并未如他料想的那般开始食人,反而挡在了他的面前……

七夜枫里亲眼见证了灶门炭治郎的成长,看了一眼还处在震惊状态的富冈义勇,感受着恢复得差不多的体力,觉得是时候刷一下存在感了。瞬身来到祢豆子身后,一个手刀击晕了她。

之前祢豆子消耗了大量体力,不然七夜枫里还真不一定能打晕她。

[不白来,不白来。有幸听到富冈义勇说了一季90%的话,这车票值!]七夜枫里暗自YY了下,就向着面前已经回过神来的富冈义勇说道。

“这位朋友,就此停手如何?想必你也看到了吧?”

“所以这就是你之前阻止我出刀的原因吗?”富冈义勇平淡的问道。

七夜枫里不可置否的摊了摊手。

“那么你打算怎么安排这两个孩子?”七夜枫里随手削了节竹子,用之前崩裂的绳子穿过竹节,做了一个口枷,然后给祢豆子戴上,并将她放在灶门炭治郎身旁。

“对了,我跟他们也只是碰巧遇到的。时间只比你早了几分钟而已。我是个旅者,跟鬼也算有点“渊源”,因为大雪,加上我的方向感有些不好,所以就迷路了。”七夜枫里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对富冈义勇说道。

这时,怀抱着祢豆子的杜门炭治郎也悠悠转醒。

“去拜访住在狭雾山山麓的,名叫鳞泷左近次的老人吧。跟他说是富冈义勇叫你们来的。趁着现在没有什么阳光,快些上路吧,记得不要把你的妹妹带到太阳底下。”

对着七夜枫里和灶门炭治郎说完这些话,就“嗖”一下消失不见了。

七夜枫里跟着灶门炭治郎回到了他的家,看着他亲手埋葬了家人,灶门炭治郎祭拜时也躬身表示敬意。

毕竟,在死亡的威胁下还能将孩子护在身下的母亲,无疑是伟大的。

二人打算夜晚在杜门炭治郎家休息一晚再出发。

夜晚,昏黄的烛火照在七夜枫里与灶门炭治郎的脸上,看着欲言又止的灶门炭治郎。七夜枫里温和地说道。

“没关系的,想哭就哭出来来吧!虽然我作为旅者,但多少也有些武艺,好歹也能陪伴你们一些日子。刚才晚饭时候不还一口一个枫里大哥叫着嘛!但你要记住,今天过后,你就一家之主,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要保护你妹妹和你自己,为自己的亲人报仇!”

“枫里大哥。”灶门炭治郎在听完七夜枫里的一席话后,泪水夺眶而出,身子也在微微颤抖,但也仅仅持续了半分钟,就慢慢止住。

七夜枫里没有再过多言语,只是轻轻拍了拍灶门炭治郎的肩膀。

一夜无话……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