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禁地百年!她的实力藏不住了免费阅读,宁织小说精彩章节阅读

禁地百年!她的实力藏不住了 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是丛薪,主角是宁织,主要讲述了:【无cp(无男主)+女主超级强+爽文+系统是辅助+打架超凶+杀伐果断+非传统修仙+略有瑕疵要求高的慎入+有点逻辑但不多】天才少女被渣男骗心骗取变异冰灵根后香消玉殒,同名同姓的异魂宁织获得了身体的掌控权。天降系统后,属于异魂宁织的新时代掀开了序幕。【叮,恭喜宿主绑定万界搜索系统!】【检测到宿主在禁地,搜索区域可扩散千里,是否进行搜索?】【是!】【恭喜宿主搜索到神级灵根!可否拾取?】【拾取!】【恭喜宿主搜索到…】…….苟在禁地百年!宁织破禁地!灭强宗!杀天命之子。“仙人大境又如何?”“我宁织,今日便断你仙途!”

禁地百年!她的实力藏不住了免费阅读,宁织小说精彩章节阅读

第8章 杀人诛心

望着众人的沉默,宁织心中无端升起几分悲凉之感。

站在宁家的角度,用一个人或者几个人来换取家族日后的安宁,无关大错。

不过是一种抉择罢了。

但站在宁织的角度,宁家人背弃她的至亲,让至亲的性命来维系宁家日后的繁荣。

这便是不义之举。

她被家族除名,已然不是宁家人。

就算她全部杀了宁家的人也不为过,顶多背上一个骂名。

想到此处,宁织气势之中多了几分浓烈的杀机。

察觉到宁织气势的转变,众人惊恐不已。

纷纷看向宁老祖试图寻求他的庇护。

只是宁老祖的情况跟他们一般无二,作为神海境,他已然从宁织身上感受到了那股无形的杀意,而且他还有种直觉,若他动手,只怕会白白送死。

千年修为毁于一旦。

对于一个妄想称为仙,与天同寿的强者来说,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宁老祖不敢。

在未察觉到宁织真正的目的前,宁老祖不会动手。

“宁织,就当二叔求你,不要牵连宁家的人。”

就在这时,察觉到宁织逐渐失控的宁涯忽地当着众人的面朝着宁织跪了下来。

全场哗然。

宁涯跪了?

竟然选择在这种时候跪求一个小辈?

这是全然将家主的颜面给抛到了一边。

就连宁织也是有些诧异的看着宁涯。

宁家到底有哪里好?

竟然能够让宁涯做出这样大的牺牲?

“二叔?我说了我已经不是宁家的宁织了。”宁织丝毫没有动容。

哪怕看着昔日对待‘宁织’如同亲生女儿一般的宁涯跪在自己面前,宁织的心也是冷硬无比。

“宁织,你若有怨气,我愿以死谢罪,只要你不对宁家出手。”

“宁家人是无辜的,当年你父亲是被我亲自赶出家门,与他们无关。”

宁涯清楚的知道,连老祖都奈何不得的宁织,若是真的有心对宁家出手,早就在知道当年的事情之时选择动手了。

现在之所以不动手,不是因为舍不得对宁家动手,对宁家还有旧情。

而是因为宁彦!

宁彦是他们宁家最后的保命底牌。

若他提及宁彦对宁家的情义。

宁织绝对不会动手。

但宁涯说不出来,这些话如鲠在喉,偏偏无法脱口而出。

宁家所有人都可以不愧疚,唯独他不能,当年的事他愧疚了百年。

若能以他的性命,保全宁家,他这条命又算得了什么呢?

看着宁涯跪在地上,一心为了宁家的生死存亡而放弃自尊的样子。

宁织心中冷意更甚了。

宁涯的为人如何,她比谁都清楚,他重情重义。

不管是对宁家的感情还是对待自己的兄长都十分深厚,从无二心。

只是,他到底是选择了保全家族,放弃了自己的兄长。

宁织从不觉得自己是个好人。

在禁地百年,她有系统作为后盾,也不曾松懈过一日。

百年修炼,在某些方面,她内心冷硬得像是钢铁一般。

所以,宁涯越是不想做什么,她就非要说什么。

她敛去心中的怒意,看着宁涯道:“你猜若是当年你处于我父亲当年的处境,他会如何待你?”

宁涯动了动嘴,几乎失声。

他眼眶逐渐红了。

当年宁家不似如今昌盛,宁涯宁彦自幼双亲早亡,暗地里不知道被多少人觊觎。

不足弱冠的宁彦掌家,在老祖的扶持下一步步将宁家壮大。

宁彦掌家之后,把气节看得比什么都重要,若遇到困难,宁愿抗争,也不会牺牲任何一人换取宁家的荣耀。

宁彦作为兄长,作为家主,所作所为无人能够质疑。

那时候,宁涯性子执拗,偏偏有自己的一套掌家手段。

虽说上面有个大哥天赋异禀,聪明能干。

但宁彦从不压迫他,也未曾出现过兄弟反目的事情。

宁彦对宁涯更多的是宽容温和以待。

不会对他多有拘束。

宁彦最常对他说的便是:“宁家可以衰败,但人不能损,若有朝一日你当上家主,任何一个人都不要放弃。”

可是,他百年前得以机会掌家,却是迫于压力将待自己真诚的大哥亲自赶出家门。

如此行径,早就偏离了初心。

宁涯不到两百岁,按照他的天赋,面容应该是三十出头。

但百年前他做的事情,让他心境不再,直接跌境,顺带着容颜都变成四十多岁。

如今他跪在地上,仅仅是听到宁织一句话,就已经泣不成声,泪如雨下。

“是我错了,大错特错。”

宁涯哽咽出声,一口埋藏多年的郁气化作鲜血喷出。

“宁家我可以不动,但…”

宁织没有接着往下说,而是雷厉风行的动手,生生将宁涯左臂震断。

后者汗如雨下,闷哼了一声。

他强忍着断臂之痛,跪在地上以头抵住地面。

“以你的所作所为,我就算杀了你也不为过,震断你这条手臂,算是全了我父亲一辈子坚持的气节,他若在这里,也会如此作为。”

宁织缓缓从他们身边走过。

“自此之后,宁家与我们再无瓜葛。”

出了大堂,宁织停下脚步,道:“只望有朝一日,宁家主不要后悔当年所为。”

最后这一句,如杀人诛心。

本就愧疚的宁涯以头抵地,哀嚎声不绝于耳。

对于宁织来说,这才是最好的报复。

等到宁织离开,宁家众人心中才松了一口气。

若宁织真的留下来,要对宁家动手,只怕没人能挡住。

“家主,你这胳膊若及时救治,或许还能治好。”有人前去搀扶宁涯。

宁涯顺势站了起来。

此刻他的目光不再猩红,但眼中情绪空洞,像极了行将就木的老人。

“老祖,宁涯想卸任。”

宁涯看着宁老祖,缓缓开口道。

此话一出,宁家众人纷纷大惊失色。

“家主,你这是…为何?”

宁老祖冷哼一声,道:“小小曲折而已,你就这样自暴自弃?若早知你如此不堪大用,当年我就不会让你当上家主。”

宁涯心如死灰,多年愧疚在今日攀升到顶峰。

已不能胜任家主之位。

他无法再面对宁家所有人。

“请老祖成全。”

宁涯将家主玉从腰间解下,单手奉上,决然无比。

宁老祖看着宁涯,良久才幽幽叹了一口气。

“好。”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