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解意流放后美食博主靠种田成为小富婆小说在线推荐

古代言情小说流放后美食博主靠种田成为小富婆,由作者大大墨酣酣所写,主角是解意,内容相当精彩值得一看,主要讲述了:[无CP+流放+美食+种田+经商+身穿+事业型女主]我,25002222年头部美食博主,身披多个马甲的斜杠青年,就因为浅试了一下太空旅游,身穿古代回不去了!!!一开局就因为没有古代的户口本和身份证,被判了流放。不慌不慌,虽然没有逆天金手指,也没钱没身份没人脉,但只要有亿点好心态+亿点点好主意,就一定能完成「成为小富婆」的梦想!我!美食博主!斜杠青年!在此立下flag:流放后,我想跨界搞农业,靠种田成为小富婆,不过分吧?

解意流放后美食博主靠种田成为小富婆小说在线推荐

第3章 思考对策

解意仔细回想了今天魔幻的经历,猛然间灵光乍现,瞬间从干草上坐起。

!!!

她好像模糊地记得,刚才判决书上的落款,有写县衙位置,解意记得有秦岭两个字。

秦岭!?

解意口中喃喃地重复着这个地名,这不是华国还在地星的时候,用来划分南北方的山脉吗?

乖乖,难不成自己到地星了??

不是说地星已经炸了吗?而且K星到地星最近的路线上,还出现了一个黑洞,K星多次发射的地星探测器,都被黑洞吞噬了。

难道说,自己的返回舱不仅被黑洞吞噬了,还捎带手把自己送到了地星?

这也太可怕了吧!

地星人当时乘坐飞船离开地星到达K星,都用了将近两千五百万年。

先辈们用了两千五百万年才到达的地方,自己上天旅了个游,就到了???

这个挂给开的,互联网巨头见了,怕是都得联名发公告,给她封号一百年。

网游加速器遇见自己,都得喊一声祖宗。

小说作者都得从她这里找素材。

就离谱!!!

离了大谱!!!

解意觉得离谱和懊悔这些词汇,已经没有办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了。

原本返回舱降落深山,解意看着窗外的景象,以为只是比预计着陆的降落地点,偏了一点点,从戈壁滩偏到了深山,哪知道其实是偏了亿点点,数以亿计的亿点点。

她在K星老老实实当一个继承遗产的富二代不好吗?

她在K星老老实实跟三个大学室友一起搞事业,当弘扬华夏文化的古风美食博主不好吗?

为什么非要圆儿时的飞天梦,为什么非要上天旅游?为什么非要作死?

出发的时候好好的,现在好了,回不去了吧!

解意现在非常想给自己一个大耳刮子,再好好问问自己,究竟是想圆什么梦?飞什么天?作什么死?

这一晚上解意压根睡不着,论谁摊上这么魔幻的事情,谁能睡得着?

一会儿后悔自己非要到太空旅游,一会儿又觉得自己钱花了,人没回去自己血亏,一会儿又十分好奇这个地方,究竟是怎么形成的。

然而关于地星为什么会炸了以后,又孕育出了生命,为什么孕育出的生命,还在使用汉字,这显然不是解意眼下该操心的事情。

解意现在真正该担忧的是,她要被流放了!

她依稀记得,上课的时候教授曾经说过,古代流放对路程是有要求的,一天最少五十里路。

假设这里的规矩也差不多,度量单位也与K星一致。

那也就意味着,流放路上一天的路程,比一个半程马拉松还要多将近4公里!

而这样的日子至少要持续20多天。

按照一步半米来算,流放一千里相当于,连续20天保持每天5万步的运动量。

解意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她得抓紧时间想想,自己应该怎么样,才能活着到流放的地方,这件事今天晚上一定得想出个方案来。

吃饭、睡觉、人身安全,三个都是需要解意重点去想的问题。

睡觉和吃饭这两个,解意觉得以自己的求生本领,不需要太过担心,毕竟无人的深山,解意都自己待了三天,流放又不是去深山,也没有什么过于可怕的地方了。

唯一让解意比较担忧的,就是解意自己的人身安全问题。

流放这种事情,对古代的女孩子来说,就是人间地狱,很多因连累被判流放的女孩子,宁愿自裁,也不愿去流放。

所以解意现在不仅要考虑在流放路上怎么活下去,还得考虑怎么在流放路上保护好自己,不受到不必要的伤害。

解意就这么预想了一晚上,在流放路上可能会遇到的问题,又该怎么利用眼下的情况,规避这些危险。

她发誓,自己在学习和工作上,从来都没有这么认真过。

一夜无眠直到天亮,解意随意地挠了挠头,摊开手掌发现自己这一晚上,竟然掉了不少头发。

早上牢头发饭,给了一碗杂粮汤,之所以叫杂粮汤,而不叫杂粮粥,实在是因为这碗里的杂粮粒,屈指可数。

解意严重怀疑,这是不是县衙食堂早上熬的粥,多添了一锅水,衙役喝稠的,牢里的喝稀的。

眼下对于解意来说,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解意没得选择,一口一口将这汤水灌到肚子里面去。

不吃怎么上路?不吃怎么活着走到流放的地方?

更何况她虽然有穿越这种奇遇,但是却没有空间、系统这类BUFF的加持,她现在能靠的,就只有自己了。

吃完饭没多久,便有人来大牢提人。

来提人的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衙役,五官端正,剑眉星目算不上,浓眉大眼倒是沾点儿边,就是皮肤跟做了美黑一样,黄里泛黑,黑里夹黄的。

看到满脸墙灰的解意,那衙役的目光里多多少少有点儿嫌弃。

昨天在公堂上,这人虽然脸上有几道灰,但是能看出来长得还算不错的嘛,怎么牢里住了一天,就搞成了这个邋里邋遢的样子?

衙役静静地打量着解意,但转瞬一想,好像又明白了为什么这人在自己脸上抹灰,衙役撇撇嘴。

得,这是把他们衙役当成无恶不作的人了。

差役无奈地耸耸肩,让出门口的位置,歪了歪头,示意解意出来。

解意见状,便背着自己的东西,安安静静跟着衙役出了牢门。

接着衙役又去前面一个牢房,领了四个人出来。

两男两女,应当是一家四口,年长些的那个女人看着约莫三十出头,一身粗布衣裳穿在她身上,看着也有点儿端庄秀气的感觉,看样貌这位漂亮姐姐年轻的时候,应该是个美人。

反观那大哥的样貌就稍次了一点儿,魁梧壮硕得像是个猎户,说不上是美女与野兽的组合,但多多少少有点儿感觉有些不搭。

二人出牢门时,那男人下意识将女人护在身后的动作,让解意转变了以貌取人的偏见。

两个孩子中,年龄看着稍大的那个是女孩,应该有个十六七,男孩看起来也有十三四的样子。

四个人身上都背着一个看起来又大又结实的背篓,里面的东西满满当当地,让解意十分羡慕。

接着那衙役又去前面领了两个人。

一个背着背篓的女人,大概二十多岁,怀中还抱着一个小孩,小孩应该才一岁不到,在女人的怀中很乖巧,不哭不闹,只是静静地环着自己母亲的脖子,圆溜溜的眼睛偷偷地打量着众人。

另一个是看着应该有二十岁的女孩,她则是连个背篓都没有,耷拉着个脑袋,让人看不清面貌。

那女孩的手紧紧攥着自己破破烂烂的衣角,指甲也在衣角上来回摩挲,偶尔会小心翼翼地抬眼看一下,但面对着众人互相打量的眼神,她又局促不安地低下了头。

衙役取了一根绳子,把几人绑成一串。

就这样,那黑脸衙役带着七个人,出发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