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BE多年的cp突然攻击我小说苏子安温立阳完整版阅读

最近现代言情类小说非常火爆,白鲟嘿的这本BE多年的cp突然攻击我就写的非常精彩,主角是苏子安温立阳,主要讲述了:当红影帝温立阳,出道即巅峰,首部电影便斩下最佳新人奖,凭借精湛的演技和惊艳的扮相,一经出道便狂揽百万粉丝。出道三年无绯闻无炒作,全年神隐穿梭在各大剧组中间。不仅成为最年轻的影帝,还因为自身清冷矜贵的气质,成为无数网友的白月光。事业成功无绯闻,最让人关注的就是他的感情生活。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就是他和国民小花苏子安的爱恨纠葛。众网友表示:我愿称之为娱乐圈第一BE美感拉满的CP。粉丝:不信谣不传谣,哥哥大学四年都在好好学习。网友:同款手表,情侣装,妹宝官宣照片上男方无名指上有颗痣。粉丝:……粉丝:谁没有年轻过,成年人的爱情该放就放下,请不要过度消费。好的前任就应该像死人。某一档慢综艺,苏子安端走温立阳面前的糕点。“里面有花生,你过敏。”苏子安有任务下河抓鱼,温立阳自觉过去帮她理好装备,旁若无人的叮嘱:“小心。”大家一起围炉夜话,各自说着自己的感悟。温立阳一直默默在旁边扒了一个橘子,在苏子安张嘴说话时塞一瓣进她嘴里。苏子安:你干嘛?温立阳无辜:以前不就是这样吗?粉丝:我不信!算…算了,祝福吧。网友:我BE多年的cp突然攻击我。

BE多年的cp突然攻击我小说苏子安温立阳完整版阅读

第5章 走错房间了

苏子安不知道这些,径直找到电梯,摁下了六楼。

电梯在楼层的最边缘,为了方便人员进出,两边各有一个。

苏子安是从左边下来的,拐了一个弯就到了走廊。

两边的房间都标了房间号。

苏子安眯着眼睛努力看清门上的数字。

没戴眼镜,看不清楚啊。

她近视四百度,还加散光。

又不爱带隐形眼镜,平时都会塞一个黑框眼镜到包里,但是今天要上镜采访,就放在家里。

这到底是8还是3啊。

苏子安把身体往前倾,努力辨认。

7号,找到了!

七号接待室的门没有关紧,隐隐约约能听见一点声音。

应该是有人和她一样来早了。

看来推迟的是挺突然的,苏子安怕影响别人休息,轻轻地推开门走进去。

刚迈进去,就被头上巨大的照明灯晃了眼,她忍不住抬起左手遮了遮。

等眼睛稍微适应了一下,才半眯着睁开眼。

这是排练室?

苏子安准备推门出去重新确认一下,突然一个闷沉的响声吸引她了她的目光。

她好奇的顺着声音看过去。

一瞬间空气停止了流动,时间定格在了那一刻。

偌大的房间有一整面墙都是镜子,刚刚没有注意,在右侧方有个男人。

他穿着白色无袖衫黑色运动裤,单膝跪在地上喘气。

头垂下来基本和膝盖持平,汗顺着黑色的刘海一滴一滴往下滴落,破碎又性感。

苏子安不自觉屏住了呼吸,怎么是他。

温立阳重新站起来,完全没有注意到侧后方的视线。

调整好状态,他再一次开始已经练过无数遍熟练的动作。

快速出拳,一个漂亮的侧旋踢,侧空翻,扫旋腿…

一个个动作完成的无比连贯,行云流水。

他身上散发出的狠厉,和平常清冷随和的气质大相径庭。

灯光照在他的身上,和五年前排戏时的身影渐渐重合,他好像天生就应该站在聚光灯下。

最后一个后空翻完美落地,大概是比较满意,温立阳没有再皱眉头,只是顺手拿起旁边的白毛巾擦汗。

苏子安躲了三年,无数个在异国他乡的日子里,都在强迫自己忘记。

刚开始一段时间,每天都能想起他,每天都在纠结他到底有没有爱过自己。

看到铁搭想起他,看到河畔想起他,看到鸽子想起他……

每一个都是他们约定要一起要去的未来。

他们许愿要去的地方她都挨个去看了一遍,只是身边没有他。

想把生活分享给他,点亮屏幕却发现,他们已经没有了所有的联系方式。这是她当时断了的后路。

这种日子持续了一个月,在去完了所有和他们有关的地方,苏子安才决定真正开始新生活。

把生活学习安排的满满当当,不给自己任何胡思乱想的机会。

后来苏子安想起他的时间越来越少,连温立阳的样子也渐渐模糊。

只是在某些深夜喝醉后第二天,新交的朋友告诉她,她哭得声嘶力竭,从来没有见过她情绪那么激动过,好像失去了全世界。

她就算喝醉了也不会骂人,只是一直在念叨一个中国人名字。

苏子安笑着打断了他们要说出口的名字,只是说酒后胡言随便喊的。

之后她就没有喝过酒,至少没把自己喝醉过。

她放下了,她觉得。

但直到刚刚,温立阳再一次猝不及防的闯进她的视野。

苏子安才突然发现,她必须承认,好像无论温立阳做了什么,是个什么样的人,她都爱他在舞台上闪闪发光的样子。

至于真实的他,他一直都是他,只是没有按照她心中的样子做。

他不爱她,那她就欣赏站在光里的他。

真实的他,就由他爱的人来爱吧。

爱不是这个世界是唯一的感情。

温立阳站起身准备喝水,突然注意到站在门口的苏子安。

他也顿住了动作,大概也是没想到他们会在这里重逢。

好像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必须老死不相往来。

苏子安转过身指着门口和温立阳解释:“我今天有采访,来的有点早,准备去接待室待一会。”

“但是我大概走错房间了。”苏子安无奈的摸后脑勺。

温立阳还是保持着刚刚看见苏子安的时候的姿势。

应该也是有点儿老情人见面的尴尬吧,还是自己甩掉的老情人。

为了表示自己的豁达释然,苏子安对着温立阳露出了一个真诚的笑容:“好久不见啊。”

温立阳踏着光向她走,一步一步遮住她眼前刺眼的灯光。

耀眼的不再是光,而是他。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