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是云缺齐灵雨的小说满级天尊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今天推荐红烧韭菜的小说满级天尊,主角是云缺齐灵雨,非常好看,讲述了:穿越到波橘云诡的修仙界,云缺在刑场上醒来,面对青梅竹马的背叛与即将临头的屠刀,他泰然自若,因为四分之一柱香之后,所有敌人都将飞灰湮灭……本书灭门流。

主角是云缺齐灵雨的小说满级天尊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第8章 人生佛魔间

青龙门,隶属于囚魔宗。

是囚魔宗设立在山门之外的外门,主要负责凡俗的琐事。

像这种外门,囚魔宗共有四处。

分别冠以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个名头。

青龙门主要管理的是矿脉,开采各种矿山,最主要的是灵石矿。

长脸男就是矿山的小头目。

一个内门油水最肥地位堪比长老的采买执事。

一个外门所辖矿山上无人问津的小头目。

两者相比,天壤之别。

连青龙门的门主见到宗门的采买执事都得笑脸相迎,何况一个矿山的小头目。

长脸男这下彻底熄了报复的心思。

马家村,他这辈子都不敢来了。

得知对方的身份,云缺眸光微亮。

想要修炼,没有灵石可玩不转,正好青龙门管着矿山。

外门的资源,归根结底还是为了囚魔宗所用。

肥水不流外人田。

“免了村里孩子的矿奴身份,从今天开始,还他们自由。”

云缺的吩咐,那矿山小头目哪敢不听。

连连点头,立刻照办,带着一群手下狼狈不堪的离开村子。

一句话,马家村里的所有孩童都成了自由之身,从此脱离矿奴的身份。

村里的老人们在震惊过后齐齐跪地叩拜,老泪纵横,感恩戴德。

他们做梦也没想过后代子孙会有自由的一天,摆脱奴籍,不再是毫无希望的矿奴。

孩童们欢呼雀跃,将云缺视为救星,敬仰又感激。

唯独邀请云缺吃大饼的男娃,一个人默默的站在远处,紧紧捏着拳头,眼含泪光。

像一头倔强的孤狼,不肯嗟食别人的施舍。

“为什么!”

男娃倔强的吼道:“为什么你也是邪派的人!”

男娃的喝声吓坏了村里的老人们。

人家是邪派高层,连矿山上的大人都要服服帖帖,这要忤逆了人家,整个村子谁也别想活命!

云缺错愕了一瞬。

眸子里的目光虽然有些复杂,却清澈依旧。

“花开生两面,人生佛魔间,浮生若骄狂,何以安流年。”

扬了扬手里的半张大饼,云缺轻笑着转身而去。

村民们朝着远去的背影长拜不起。

男娃懵懂的愣怔了许久,许久。

“人生佛魔间……大哥哥,你究竟是佛,还是魔呢。”

……

离开村子后,云缺诧异的发现鹰王居然还等在原地。

这傻鸟,不知道跑吗?

驾驭鹰王飞上高空。

云缺没打算去矿山。

他很清楚矿山出产的是最初阶段的矿石,需要经过炼化才能形成完整的灵石。

他现在所去的地方,是青龙门的所在地。

从矿山小头目的口中,云缺得知了一些消息。

由于青龙门的门主亲自催促矿上加紧赶工,那小头目才带人赶来马家村召集矿奴。

年迈和年幼的矿奴其实用处都不大。

没力气的人,挖不动多少矿石。

若非情况紧急,矿上轻易不会用。

“看来青龙门的门主知道了囚魔宗的消息,才想着抓紧开采灵矿。”

云缺暗自猜测。

主宗覆灭,外门的下场可想而知。

树倒猢狲散。

像青龙门门主这种层次的人,肯定要为自己早做打算。

……

铜锣镇。

离国的大城重镇,以城外的矿山而闻名。

矿山出产铜矿,常被铸造成铜锣售卖,久而久之便有了铜锣山的称号。

普通百姓并不知道的是,铜锣山除了铜矿,还有令修行者为之眼红的灵矿。

铜锣镇占地极广,热闹不已。

在镇外离着老远都能听到叫买叫卖的吆喝声。

鹰王落在城外的林间,眼巴巴看着云缺的身影融入远处的城镇当中。

缩了缩羽毛。

不知为何,它居然觉得有点冷。

焚鹰属火,何曾冷过。

其实那不是真正的寒冷,而是一种被人无视的自卑感。

鹰王实在无法理解。

为啥那位大佬不收自己的鹰魂,还骑着自己满天飞?

这不相当于随便逮了匹野马,不驯化不说,骑完了还不拴。

果然,高人都喜欢任性妄为。

本王服气!

咯咯咯。

林子里不知谁家搭建的鸡窝。

一群老母鸡惊惧万分的盯向不远处的庞然大物。

其中有一只正在下蛋,结果鸡蛋下到半截愣是没敢掉下来。

被一群老母鸡围观的鹰王,刚要怒火上涌,忽然看见那鸡蛋。

它眼珠转了转。

咱也会下蛋呀!

那位大佬要是长时间不出来的话,本王可走了啊。

回窝下蛋,天经地义嘛。

……

长街上摩肩擦踵,人声鼎沸。

云缺很久没来过这么热闹的地方,新奇的左看右看。

铜锣镇上的店铺繁多,其中规模最大的店铺甚至有丹药售卖。

只不过丹药的等阶很低,并且价格昂贵,寻常的大户人家是买不起的,至少得豪门望族的财力才行。

其实不难理解。

铜锣镇就是青龙门的所在地,在这里出现丹药也就不算意外了。

镇上专门规划出一条长街作为坊市,用来给修行者交易。

这条街凡人很难进得来,除非跟着有修为的修士才有机会见识一番。

平常坊市里的修士就不少,今天竟格外繁多,人山人海,比起外面的凡人街市还要热闹。

云缺在这条坊市长街上见到了各种法器符箓,丹药灵草,堪称琳琅满目。

除了见识到不少好东西之外,还隐约听闻一个消息。

关于囚魔宗的遗产。

铜锣镇变得这么热闹,汇聚了无数修士,竟与囚魔宗有关。

算算时间,囚魔宗覆灭已经过去一天之久。

的确该有消息传了出去。

遗产?

得知这个不知真假的消息后,云缺没急着去接触青龙门,打算先探听一番。

囚魔宗可不是什么小门小派,而是云州六座邪派之一。

如果真有遗产,那将是一份难以想象的财富。

天色已晚。

先寻了个客栈。

不料已经客满,不止这处客栈,铜锣镇上所有的客栈全都住满了客人。

没地方住,这倒出乎云缺的预料。

要不,去城外和焚鹰对付一宿?

那家伙挺暖和的,撑开翅膀搭两个棍子就是天然的帐篷。

正要走出客栈,忽闻二楼有女子的喊声传来。

“云师兄!”

云缺回头一看,站在二楼朝他招手的正是荷香。

不止荷香,霍水仙也从房间冲了出来。

见云缺还活着,两个仙竹门的女修欢喜得直抹眼泪。

“云师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云师兄先住我们的客房,我们俩挤挤就成!”

云缺点头称好,也不客气。

能住客栈,总比露宿野外舒服得多。

霍水仙与荷香正要拉着云缺上楼,突然被人拦住。

对方是四个衣着怪异的修士,横眉立目。

“既然有客房,那也该让我们住才行,别的规矩不懂,先来后到的规矩……”

为首的酒糟鼻冷冷瞥着云缺,道:“你总该懂吧。”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