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许宁小说女帝座下,拒绝恰软饭无广告阅读

女帝座下,拒绝恰软饭,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玄幻类小说,作者是薄云见凰,主角是许宁,主要内容:(仙侠文+无系统)我叫许宁。今天干了件大事。炸了林侍郎府。刚回到家,就见御姐冷笑。“少年,你的事发了,不想死的话,就听候女皇陛下差遣吧!哼哼。”

许宁小说女帝座下,拒绝恰软饭无广告阅读

第1章 我叫许宁,我的事发了

“轰——”

绚烂的爆炸在柘林山庄的主殿响起。

顷刻间,精美的雕梁画栋,化作废墟倒在尘埃里。

升腾的烟尘与火光交杂。

地面不停地震颤,仿佛地震一般。

山庄外面的行人,站立不稳,竟然有不少人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面色如土。

吓得哭爹喊娘,爬起来就往四周逃去。

恨不得少生了两条腿。

许宁戴着破旧的草帽,挑着担子站在巷口。

远远的看着自己的杰作,嘴角抑不住的笑意。

他叫许宁,许仙的许,宁采臣的宁。

拒绝草莽,拒绝拥鬼。

自诩纯良正直,青涩少年。

爆炸后不久,一道淡淡的影子从墙角出现。

飘到了许宁腰间斑驳的葫芦内。

许宁目光幽幽地抚摸着葫芦,心里百味陈杂。

突然,整齐的脚步声响起。

一队禁卫军飞速赶来,向柘林山庄爆炸点赶去。

刀甲碰撞间,尽是煞气。

许宁连忙压了压草帽,挑起担子,像是普通卖货郎一样逃开。

傍晚。

许宁佝偻着背,挑着担子,赶回泥水巷。

外面灯红酒绿。

走入巷子,便仿佛走进了另一个世界。

这里到处都是古旧斑驳。

即便是以繁华著称的帝都,也有这样的贫民窟。

许宁挑着担子走到巷子口。

恰好几个大爷大妈在树下闲聊。

一个手里拿着蒲扇的老大爷,拿着扇子侧挡在脸边,神神秘秘的说道:

“……你们知道吗?今天柘林山庄出事了,烟火滔天,一家十几口人,没有一个逃出来的。”

见到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

老大爷虚荣心被满足,摇了摇蒲扇。

“那柘林山庄可是林侍郎闲赋下来,养老的地方,没想到竟然出了这样的乱子。”

其中一个大娘正衲着鞋底,闻言抬起头。

“就是卖香水、肥皂的林侍郎府?”

老大爷见有人接腔,立刻打开了话匣子。

兴奋地一摸光头。

“对对对,就是卖香水、肥皂的林侍郎府,这三年赚的盆满钵满,听说家里吃饭都是金碗金筷子。”

“哇——”

“估计是钱太多,被歹徒盯上了,这次的动静,最少有三阶炼气士动手了……”

许宁挑着担子过来,听到林侍郎府这句话。

草帽下的眼神微微波动。

老大爷正在树下侃大山。

见到许宁。

扇子停下,笑问。

“小子,我家猪栏里结了不少那个白色灰灰,你还收吗?”

许宁憨厚地笑笑,摆摆手。

“不收了,以后都不收了。”

常大爷得意的拍拍蒲扇,再次摸了把自己的光头。

“我就说你小子被药铺的人骗了吧,收那东西哪里能卖的出去……”

许宁摊手苦笑。

“对,心疼死我了。”掂了掂货架。

“那常大爷你们继续聊,忙活了一天,我先回去了。”

礼貌地点点头。

许宁在几人的目光中,向泥水巷深处走去。

推开院门。

许宁把货架放到一边。

谨慎地环视一圈,见还是出门时的场景。

嘴角压抑不住的狂喜。

全身颤抖的把院门合上。

刚刚走到屋内。

“哈哈哈……”

许宁便迫不及待的关上门,握紧拳头靠在门上,哽着脖子在狂笑。

声音不大,和哭腔融合在一起。

浑身不停颤抖,逐渐瘫到地上。

足足颤抖了十几分钟,许宁才抹了把眼泪站起来。

“哈哈哈,林府的混蛋,你们没想到,我除了能造香水和肥皂,还有一硫二硝三木炭吧,死的好,全都该死!”

“哦——原来如此。”

突然,影影绰绰间。

桌边的椅子上。

一具曼妙的身影逐渐浮现,全身黑衣,右手拿着根皮鞭,左手拿着一叠纸。

丰腴的大腿翘着,满眼调笑。

看其动作,似乎一直坐在这里。

许宁一惊。

“什么人?”

索索的冷汗顺着额头滑下。

暗道不妙,他今天干的事,被朝廷知道,非千刀万剐不可。

左脚微动。

目光一冷。

身后的左手状似无意的向门边挪去。

黑衣女子柳眉一挑。

“不用白费力气了,你设下的机关早就被我全拆了,如果是一般人指不定还真的被你小子给杀了,明明只是个普通人来着。”

女子眼眸在许宁身上转动。

“咳咳……”拿起纸张,念道:

“许宁,阳临乡人,生有异才,幼时常胡言乱语,乡人不懂,以为其被鬼魅附身,差点烧死。”

“后不敢展露才学,似泯然众人。”

“三年前,离开阳临乡,来到帝都,被林侍郎招揽。”

“此后不久,林府便推出香水、肥皂二物,火爆全城。”

女子翻了翻纸张,眼神闪过一丝疑惑。

“九个月前,林府突发大火,此后林府一直在暗中搜寻某人。”

“与此同时,泥水巷多了个憨厚老实、叫刘铁柱的卖货郎,走街串巷,我说的对也不对?许宁?”

黑衣女子合上纸张,笑吟吟的问道。

“还有,今天柘林山庄的大爆炸,是你干的吧?”

“凡人之躯,竟然使出三阶炼气士才能有的手段,了不起。”

许宁冷汗连连。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藏得那么好,却被这个女人道破身份。

而且从小到大的经历。

比自己都要清楚,就像是被扒光了衣服,站在她面前。

什么都藏不住。

许宁咽了口唾沫,只感觉浑身发冷,艰难问道:

“你到底是谁?”

“我啊?”黑衣女子突然鞭子一甩。

呼啸的黑皮鞭闪着乌光,向许宁卷来。

许宁只觉眼前一闪,身体便被捆紧。

蓦的,拉到桌边。

黑衣女子翘着腿,鞭柄抵住许宁下巴。

舌头在红唇上舔过。

就像是噬人而食的毒蛇。

“初次见面,很高兴认识你,我乃缉捕阁右阁主,卫花暝。”

许宁瞳孔放大。

缉捕阁。

类似于前世锦衣卫和六扇门的合体。

探查朝中官员信息,缉拿作恶炼气士,一直神神秘秘。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并且只对皇帝负责。

许宁双手都被鞭子捆在身侧,和卫花暝近在咫尺。

挣了挣,发现无力抵抗,鞭子捆的牢牢的。

闻着淡淡的花香。

反而冷静了下来。

既然没有直接拿下,必定另有打算。

卫花暝瞧见许宁眼神变得平静,一愣。

伸出手掌在许宁胸口几处按了按。

许宁只感觉一缕缕冰凉的气息,如同蛇一样,在身体各处游走。

卫花暝歪了歪头:

“啧啧,还真的是普通人。”

“即便是三阶、四阶的炼气士,见到我都哭爹喊娘,没想到你竟然如此冷静,我喜欢。”

卫花暝一指点在许宁额头上。

“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