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重生六零,三合院小娇娇赚钱养家免费阅读,丹青墨慕千之小说精彩章节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重生六零,三合院小娇娇赚钱养家,由作者风动心动所写,主角是丹青墨慕千之,内容相当精彩值得一看,主要讲述了:原名《重生皮蛋下乡,敞亮带劲招稀罕!》【重生种田+架空年代+家长里短+知青+系统+双洁+酸甜+辣眼睛】燕都汼街老丹家,是个本本分分的老实人家儿,却出了一个十分厉害的大闺女丹青墨,人送外号黑蛋清。不,是皮蛋!皮蛋要是排队买东西,就没人能在她前面加塞插队。讽刺的是,皮蛋却离家“插队”去了内蒙!知青皮蛋从内蒙回来了!老街坊们奔走相告:“别加塞!”可皮蛋屁股还没坐热,转悠一圈,又去三线了!皮蛋白天下地,晚上搬砖,这活儿太累,我需要抓个壮丁。皮蛋疑惑:某壮丁,你属腊八蒜的吧?整天泡在醋里!壮丁:不是,我是酸甜口的泡菜,还放糖了呢,不信?那你品品,你细品~~ 女主抠门好色还自恋,此处有雷区,前方可选择避让!

重生六零,三合院小娇娇赚钱养家免费阅读,丹青墨慕千之小说精彩章节阅读

0004 社会你丹姐

丹青墨默默的跟着,这会儿谁也没想坐车,公交车六站以内四分钱,今天吃的芝麻烧饼五分一个,有那钱还不如吃了呢,所以两人宁可腿着。

走了半个多小时,冰场到了。

冰车?冰刀?

那是做梦呢!

把车和刀两个字都去了,冰有的是!

南城的一处护城河,冰面冻的瓷瓷实实的,冰上的人还不少,滑冰的工具五花八门,自己做的冰车,还有破纸壳子,破麻袋片……

反正能垫在屁股底下打出溜的,就有人用。

丹青墨寻摸半天,也没找到东西,这会儿一片纸壳都是好的,你想随便就捡一块,哪儿还有啊!

“小墨,上去,我拉你。”

丹青杰不知从哪里撅了一个松树杈子,拖着就跑过来了。

“你怎么那么不文明呢。”

说完丹青墨一蹁腿,就坐了上去!

还行,穿的厚,棉裤,松针扎不着屁.股,就是不知道一会儿用不用摘刺!

“你倒真是自觉,一会儿换你拉我。”

“行,走着。”

丹青墨从来都是个心大的,既然穿越了,那就安之若素好了。

高高兴兴是一天,悲悲切切也是一天,能选择的时候,她从不吝啬给时光以哈哈大笑。

丹青杰猛地拽着树杈跑了起来,要不是丹青墨及时抓住树杈,非得翻车不可。

两侧的景色倒退,耳边似乎都有了风声,嘿!丹青杰比小毛驴还棒!

“驾,驾驾!”

得意忘形的结果就是,杰毛驴尥蹶子了!

丹青墨被抬起的树杈子,直接掀翻在冰面上。

丹青墨大笑着爬了起来:“哈哈哈~,你行,丹青杰,跟我叫板是不,该你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丹青杰吸了吸鼻涕,坐在了树杈上:“怕你啊?快点,来吧!”

丹青墨把书包里的东西倒了出来,其实也没什么,就两本书,用书包带绑在了树叉子上,扽了扽,绑结实了。

丹青墨使劲拉书包带子:嘿!臭小子看着不胖,还挺沉!

丹青墨看看自己的细胳膊细腿,虽说穿来以后还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呢,但是这具身体太单薄了,以后还是得练起来。

“坐好了?”丹青墨笑嘻嘻的问着便宜二哥。

“快拉,别磨蹭!”

“瞧好吧你!”丹青墨不再说话,憋着一口气,使劲拽着树叉子跑起了圈。

“嘿,别看你瘦,还真有劲儿,加油!”

丹青墨也没想到,这具身体虽然瘦,体质还是不错的,算有点力气。

丹青墨也不和丹青杰废话,慢慢的丹青墨的运动半径越来越小,直至开始原地转圈。

外圈的丹青杰直觉有些不好:“慢点,慢点,你~慢~点~!”

丹青墨原地快速转了转,一松手,链球版杰太狼就飞了出去!

“丹青墨,你大爷!”

喊声随着人远去,丹青墨抬手挥了挥:“你爸爸我大爷好着呢!”

看着河边枯草中挣扎着往起爬的丹青杰,丹青墨笑得没心没肺,哎呦,乐死她了。

小样,还收拾不了你,想当初要不是进了体校,社会你丹姐也能混出一号!

当初丹青墨被从孤儿院挑走去体校,可不是有人专程去孤儿院挑孩子的。

那也是因为她将孤儿院里,比她大两岁的男孩一路追打到院外,机缘巧合被路过的教练看到,这才去的体校。

要不是去了体校,孤儿院早就让丹青墨统一了,保不齐后来扫黑除恶丹青墨就进局子了。

进了体校的丹青墨实在横不起来,没办法,一个个的,都比八岁的她能打,好女不能吃眼前亏不是!

等丹青墨成长起来了,进了国家队后发现,教练们都老去了,实在没有挑战性,新来的那几个还是光说不练的!

于是丹青墨就把目标对手设定成了大洋马和美洲黑娘们!

她希望自己将来在国际比赛上,能横扫大洋马,脚踹黑娘们!

结果……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

丹青墨寄希望于后来者,她觉得黑牛(妞)白牛(妞)都不如黄牛(妞)。

咱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这是鲁大爷说的,白纸黑字!

她们吃的是奶,啥也挤不出来,这是丹青墨说的,空口白牙,可那又怎样!

~~~

耍玩日当午,

腹鸣如擂鼓,

想吃盘中餐,

还得找丹母!

眼瞅着该吃中午饭了,丹青墨收拾好书包,和丹青杰三步并作两步的往家赶。

“我回来了!”丹青墨走进小院,高声嚷着,直奔丹家小窝。

冯珍看着推门进屋的大闺女,说道:“你一会儿去买趟蜂窝煤。”

丹青墨顺嘴回道:“那我今天不用去学校了。”

冯珍一愣:……合着上午没去啊你?

“你是不是不舒服?”

“没有啊。”丹青墨低头放着书包。

“真的?不舒服要说。”

“知道了。”

丹青皓顿时乐啦:……他姐这是又掉地上了?

“真不难受?”冯珍问道。

“不难受。”丹青墨扭头看过去,很自然的回答。

“那去买煤去吧!”

丹青皓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收起来,冯珍就一把拽过丹青皓刚刚拿到手里的筷子:“你拿筷子干嘛?”

“妈,我拿碗拿筷子,咱吃饭啊?”

“你姐干活,你当弟弟的一定吃不下去,那多不落忍啊,我也不难为你了,正好你跟着一起干活去吧。”

说完,冯珍把筷子放回筷子筒里,却顺手给了丹青墨一个窝头。

“妈?”丹青皓有点傻眼,这是什么操作?

“妈什么妈,早上你是不是吃了俩?”

“您怎么知道?”

“不给你点好处,你回来还不得告状?”

丹青墨看着冯珍的背影:……孙猴子永远逃不出如来佛的五指山!

丹青皓无奈,完蛋,干活又连坐了!

唉,以前他妈说这样才能体现手足情深,可是他姐怎么就有一个窝头呢,为什么吃窝头不连坐?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