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林婉婉赵华池小说章节列表阅读,恶毒长嫂携牧场空间饲养气运之子无弹窗在线看

南斋斋的小说都非常不错,尤其是这本恶毒长嫂携牧场空间饲养气运之子内容相当上头啊,这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讲述了:【穿书+种田+牧场空间+基建+萌宝】医届圣手猝死后穿越到自己写的小说中成为了恶毒长嫂东边战乱,西边大旱,更有流民土匪作乱民不聊生,还有一群气运之子嗷嗷待哺更有绿茶病娇将军相公虎视眈眈,幸好她牧场在手把面黄肌瘦小萌娃养的白白胖胖就当她原以为可以安享晚年之后灾难不断,蝗灾,洪水,冰雹,龙卷风直接开启地狱模式,勇者林婉婉岂会怕左手空间,右手抱紧气运之子最后凭着创世主的身份找到了世外桃源的安居之所从建家园,正当重新过上养老生活的时候那扮猪吃龙的战神将军,居然捏着他的下巴,嘶哑说道“娘子,不要浪费这良辰美景。”

林婉婉赵华池小说章节列表阅读,恶毒长嫂携牧场空间饲养气运之子无弹窗在线看

第1章 小说作者意外穿进自己小说里

大洲国,天顺三年。

连年干旱,民众苦不堪言,又逢边境战乱蛮子肆意在边境村庄强杀打劫。

不少收到风声的村民开始收拾行囊拖家带口离开村落。

然而有一人家缺却极其反常。

只见摇摇欲坠的茅草屋前响起了打斗的声音。

此时的林婉婉正在和约六岁大的毛孩子相互揪着头发,两人互不相让。

孩子气呼呼的大叫:“坏女人,赶紧放手。”

林婉婉不依不饶:“做梦,你先放。”

这次她无论如何都要争出高低来。

她就不信这个邪,作为本书作者。

还能被黄毛臭小子欺负?

不对,应该说是被他身上的气运欺负。

三天前,她加班做手术意外猝死,穿进了自己写的萌宝种田文里。

变成了出场即死的恶毒嫂嫂。

原主贪恋男主的美色,强取豪夺,成为了男主的夫人。

可惜,好景不长,村中闹饥荒,原主就想着抛夫弃弟妹。

清贫的家中根本凑不够回娘家的盘缠,原主就把主意打在了弟弟妹妹身上。

结果主角光芒太旺,原主还未出门就头着地死翘翘。

于是乎,她就穿了过来。

谁知自己的倒霉体质也跟了过来,才三天。

不是出门踩到狗屎,就是路上被狗追。

这不,刚回到家门就遭受意外之灾。

比手臂还大的树干从天而降,正好落在她的脚下。

要不是她躲避及时,准被砸成肉酱。

这还不是让她最气愤的。

让她受不了的是,眼前这个仗着自己是气运之子的主角之一,赵尧。

在她最委屈最气愤的时候,居然偷偷拿针扎她。

体内洪荒之力再也按耐不住了,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来吧,互殴吧!

两人实力相当,谁也不让谁,打完过后都气喘吁吁坐在院子外。

林婉婉越想越憋屈,别人穿越还能的到几个金手指。

可她倒好没有金手指就算,反倒是霉运连连。

外头不是流民就是战乱,村子里又闹灾荒。

家中还有风吹就倒的破房子。

作为创造主简直太惨了。

兴许委屈久了,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哭得肝肠寸断,撕心裂肺,让人看了为之动容。

赵尧不胜其烦的大叫一声:“够了。”

林婉婉顿时停住哭声,委屈巴巴的看向赵尧:“你居然凶我?我不活了。”

说完,又大声哭了起来,鼻涕泪水混合在一起。

赵尧强忍挥舞过去的拳头,额角青筋直跳。

如同哄孩子般说:“好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林婉婉立马止住哭声,擦掉挂在眼角的泪水,从地上爬了起来。

淡然从容,完全没有前一刻的悲伤。

“行吧,既然道歉了,那本小姐就勉免其难原谅你。”

赵尧望着眼前这个变脸比兔子还快的坏女人,只觉得心肝肾肺都气炸了。

就在两人达成停战协议时。

篱笆院外响起了粗犷的女声。

林婉婉回头一看,便看到圆臂虎腰的妇人怒气冲冲朝着茅草房走来,身后领着手拿麻袋的男子。

然而,赵天这时也从屋内跑了出来。

赵尧见状赶紧把赵天护在身后。

捡起地上的木棍就做出一副进攻的姿势。

对着林婉婉叫嚣:“林婉婉,你到底想干嘛?”

看着门外人越来越近,他赶紧回头与赵天低语几句。

赵天听到后,用力点头。

随后跑到角落破了洞的篱笆前,攀爬溜出了院子里。

林婉婉两眼冒出问号,眼睛在赵尧和院子外来回穿梭?

这又是哪一出?

穿越过来后,她的脑子就跟浆糊一样,晕晕沉沉,很多记忆都是在事后才想起来。

眨眼功夫,凶神恶煞的妇人已经粗鲁推开围栏,大步走到她面前。

妇人打量了一番林婉婉,便把目光放在赵尧身上:“一点用都没有,连几个毛孩子都搞不定。”

说完,她便撸起袖子走向赵尧。

林婉婉见状连忙抓住她的手腕,冷冷说道:“干嘛?

妇人不耐烦的翻起白眼:“干嘛?你这不是废话吗?当然是抓人,钱都拿走了还想赖账不成?”

林婉婉这才想起三天前原主当初为了凑够盘缠,早已经收下了这两个人牙子的定金,如今这两人是按约定来院子里收人。

那可怎么行,主角不在了剧情还怎么走?

自己的孩子自己可以欺负,别人不行。

她一把推开满身横肉的妇人,大声呵斥:“我不卖了,定金退回给你。”

说完,她抠抠索索掏了半天,从发出酸臭味的衣服里拿出钱袋。

看着手里沉甸甸的钱袋,她毫不犹豫扔到人牙子身上。

赵尧对眼前女人的行为,感到诧异。

这个黑心肠的恶毒女人。

居然会把银子还回去?

难不成死而复生中邪了不成?

妇人愣了片刻后,仰天大笑。

肥手指向林婉婉:“你说退就退?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来人,给我抢。”

身后的壮汉闻言立马撸起袖子就朝着林婉婉大步跨去。

只可惜他们惹错人了,作为跆拳道黑道的林婉婉可不是吃素的。

她夺过赵尧手中的木棍朝着走来的壮汉挥舞。

壮汉躲避不及当头吃了一棒,另一个壮汉手持棍棒连忙上前想要攻击。

只见林婉婉拎起长裙就朝着手持木棍的壮汉下身踢去,壮汉痛苦的夹住双腿,脸色惨白瘫软在地。

妇人眼见着林婉婉不好对付,打算亲自动手,她刚抬起手想要冲过去。

就听到年老的声音在篱笆院外响起。

“给我住手。”

众人停下手中的动作齐刷刷往院外看去。

只见身穿补丁布衣的老者杵着拐杖缓缓走入院子。

妇人见到老者连忙收起凶悍的表情,恭敬垂着头:“里正。”

赵里正剐了眼妇人,直径走到林婉婉面前。

耷拉着脸说道:“林婉婉,你想干嘛?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做这些龌龊的勾当,连卖孩子的事情都干得出来?”

他身后跟着赵天,赵天正可怜兮兮瞪着黑碌碌的眼睛,惊恐的躲在身后,望向林婉婉。

林婉婉看着眼前的老者,便认出了是村中的里正,尴尬的抽动嘴角

憋屈呀,原主做的孽她来受。

香菇,难受。

她简直就是最惨穿书作者。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