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胡晓海林婉小说章节目录阅读,山魂海韵在哪里可以免费看

都市小说,山魂海韵主角是胡晓海林婉,作者是茶花鱼,最近非常火爆。主要讲述了:无知无畏的少年郎,在双胞胎哥哥意外离世后,接替了哥哥的命运,一路上无怨无悔的奋力拼搏;在孤独中渴求温暖,幸得遇红颜,在爱与被爱中追寻自我,长大成人的故事…

胡晓海林婉小说章节目录阅读,山魂海韵在哪里可以免费看

第1章 命运之神的眼泪

十多年前的那个夏天听到哥哥去世的消息时,我正独自一人在西部旅行。

犹如晴天霹雳,我放下手机,整个人懵在那里,茫然不知所措。

接着无数信息涌入脑海,一幕幕刺痛心扉,我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掩面失声痛哭。

窗外闪过西部粗犷的山川河流,曾经让我心心念念,如今近在咫尺又仿佛远如隔世。

高考后,我和爸爸在是否复读这件事上产生了激烈的争吵。

我自知成绩太差,复读也意义不大。只希望可以随便读一所学校,混到毕业就算“功德圆满”了。

父亲却希望我无论如何都要再复读一年,说多努力一年就多一份收获。为此他不惜发动所有亲朋好友试图来说服我。

我看着家里人来人往的热闹,实在是厌烦透了,直接一个人离家出走,踏上了开往西部的列车。

我叫胡晓洋,哥哥叫胡晓海,我们是一对双胞胎。

我们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华北小城,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了。

父亲带着我住在小城的这头,母亲带着哥哥住在小城的另一头。

他们都没有再婚,却也很少来往。岁月终究没能磨平他们心中的隔阂,大人的世界我们不懂。

父亲在外面做生意,时常好几天都不回家,我也就总是饥一顿饱一顿的。无奈之下,我小小年纪就已经学会了买菜做饭,洗锅刷碗。

我八岁那年,父亲一方面心疼我没人照顾,更担心我放学后没人管我,跟着一帮狐朋狗友学坏。

父亲就给我报名了一个小城里最有名的武馆。父亲说,一来强身健体,二来修习武德,安守本心。

在我看来,不过是因为他太忙了,为了给我找个放学和周末可以蹭饭的地方罢了。

那天父亲把我带去武馆,想问问我是不是习武的料。

馆长头一次见我,就说我骨骼清奇,是练武的奇才。

我一直嘀咕,怎么跟电视剧里演的一样呢?难道就为了多收一个学员,逢人就都这么吗?

馆长名叫宋保信,早年曾经上少林学艺。后来当过侦查兵,转业后回到家乡,办起了武馆。

宋师父常说中华武术源远流长,希望孩子们可以把中华武术一代代传下去,发扬光大。

宋师父是格斗大师,从年轻时就痴迷武术,耗费了大半生精力钻研过各家各派的武术,尤其精通罗汉拳、八极拳、连环腿和摔跤技艺。

我从8岁起跟着宋师父学艺,每天跑步,练拳,踢腿,扎马步,日复一日,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没有一日虚度。

在习武这事上,我是极其认真的,甚至是一种痴迷。日子苦是苦了些,不过很充实,也带给了我生活的希望和勇气。

而我在学习上却荒废了时光,逃课,睡觉浑浑噩噩的一天又一天。

18岁时我已经得到了宋师父的大部分真传,不敢自夸小城的年轻一辈无敌,却也确实可以独当一面了。

母亲是中学老师,生活比较规律,哥哥也从小懂事、自律,学习成绩也很好。

哥哥就是那种从小到大的别人家的孩子,学习刻苦得令人心疼,奖状拿到手软,长辈眼中人见人羡的好榜样。

在学习这事上,我们走了两个极端,一个好的要命,一个差得离谱。

我跟哥哥的学校离得不远,偶尔路上会遇到,简单聊几句或者喝个饮料,匆匆别过。

有一次我们学校的学生与外校打群架,我本来是过去劝架的,正好碰上哥哥路过。

哥哥误以为我是打架一方的带头大哥,二话没说居然把我从人群中抢出来,塞上了一辆出租车。

然后哥哥以我的名义吩咐我们学校的同学分散逃走了,害得我好长一段时间在同学们面前都没有面子。

等我从西部荒滩几番折腾换乘,匆匆忙忙赶回家的时候,一切安葬事宜都已结束。

而我的命运也被彻底改写了。

哥哥那天是借了我的车出去的,车上有我的驾照,哥哥的驾照实际上刚刚参加完考试,还没有拿到。

那辆车是爸爸高考前送给我的18岁的生日礼物,他异想天开的以为我也能像他的员工一样有物质鼓励,就有好成绩。

那天不知道是什么日子,副驾驶上放着一大束的玫瑰花。那辆巨大的渣土车撞过来的时候,车侧翻过去,玫瑰花撒了满地。

哥哥当场死亡,交警认定渣土车司机酒驾,负交通肇事全部责任。

而我也因为这一纸驾照,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我的名字,也随着这场事故被阎王和人间永远的划去了。

也许是冥冥之中命运的安排,也许是父亲和母亲在经历了巨大的悲痛后,将全部的希望寄托在我身上。

总之,他们一致决定让我代替哥哥去读大学。

哥哥多年心血顺利考上了一所国内一流的大学,主修国际政治经济学和外语双学位。

这是一个妥妥的学霸名额,大学里也是优中选优的精英班待遇。

而我自知脑袋空空,心里打起了无数个退堂鼓。

父母不想白白浪费这个名额,我懂,而我也得有接下这个烫手山芋的勇气才行。

我心烦意乱,一时难以决断。

一旦接受这个名额,意味着我要与我过去的一切诀别,我还要在一个学霸如云的学校里重新开始,争得一席之地。

迷茫中我去找了宋师父,宋师父是知道我还活着的,也是我一直以来最信任的人。

宋师父听完,叹了口气说道:

“一切因果,自有安排,我们应该顺其自然。凡事虽然不可强求,但也不用逃避。”

“既然是命运选择了你,师父相信你也一定能做得像你哥哥一样好。”

我听完不知不觉的流下泪来,师父已经年纪大了,而学校千里之遥,一旦成行,与师父再见面的机会就很少了。

“孩子,擦干眼泪,我们武者流汗流血不流泪。”师父安慰我。

我抹了抹眼泪说道:

”师父,我会想你的。”

“放心去吧,不要惦记我这把老骨头,师傅相信你会有出息的。”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

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我也开始疯狂的复习起高中的课程。

数学和外语两门学科,上大学后照样有用。以我当时的水平,一节课下来就会令人生疑。

离报到还有几天的时候,妈妈打电话给我:“你哥哥有个女朋友,是我们的邻居,也是他的同学,他们关系非常好。”

“他们两个人都非常优秀,高考成绩都不错。他们还报考了同一所学校,就是专业有些不一样。”

“离家千里是他们的决定,可以无拘无束,我和你苏阿姨一家也没有反对。”

“你哥哥的事情对她打击很大,她大病了一场,现在还在医院里,今年能不能上学也还不知道。”

我突然想起,有人说起过的哥哥出事时的玫瑰花。她应该就是那束花的主人。

以前放学的时候,我确实见过一个漂亮女生与哥哥同行,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她。

妈妈接着说:

“以后到了学校还是要互相帮衬着点儿,妈妈从小看着她长大,一直把她当成亲生女儿看待,你要像保护家人一样保护好她。”

我点点头算是答应了。只是我这幅皮囊,她见了不知又要勾起多少伤心的往事。没准儿反倒是断绝来往,对她今后的生活更好一些。

就这样开学的日子到了,我也舍弃了过去,带着一往无前的信念,还有对哥哥的无尽想念,踏上了东行的列车。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