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黑莲庶女重生翻盘!王爷以国相许沈袭容明砚怀小说在线阅读

优秀的古代言情小说千千万,见你是青山的黑莲庶女重生翻盘!王爷以国相许最好看,该小说主角是沈袭容明砚怀,主要讲述了:【重生&庶女&宅斗&甜宠&马甲】人人都知道摄政王明砚怀娶了一个小庶女沈袭容。摄政王:王妃倾慕本王已久,爱惨了本王!‘启禀王爷,王妃要红烧了您养的锦鲤!’摄政王:哦,红烧的好吃吗?问问王妃喜不喜欢清蒸的。‘启禀王爷,王妃把您的心腹杀了!’摄政王:哦,杀得好!那心腹一定是敌人派来的卧底!‘启禀王爷,王妃要造反!’摄政王:来人啊!传本王的命令,陪王妃一起攻打皇城!

黑莲庶女重生翻盘!王爷以国相许沈袭容明砚怀小说在线阅读

第5章 闭门思过三个月

“不长眼的蹄子!别以为你们讨好这个贱人就算攀上高枝了,我三年前就进了门,要论起来这个贱人也得客客气气的叫我一声‘姐姐’,你们算哪根葱?”

沈袭容烦躁的轻压着太阳穴,冷笑了一声:“‘姐姐’?你可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

她的姐姐是南青国源王的嫡女,一手医术冠绝天下,城破时为全忠孝服毒自尽了!这个女人也配?

她扬高了声调,厉声吩咐道:“华吟以下犯上,对本王妃不敬!来人,把她给我摁住,罚跪两个时辰!”

几个婆子快步走过来牢牢的摁住华吟的肩膀,低声说:“华吟姑娘,形势比人强,您自己跪吧,奴婢们粗手粗脚的别伤着您。”

“我看谁敢动我?我可是王爷亲自抬回来的妾侍,她一个小庶女凭什么罚我跪?我……啊——”

‘砰’的一声闷响,没等她把话说完,沈袭容就抄起手边的茶盏朝着她的额头猛地砸了过去,疼得她忍不住惊呼出了声。

沈袭容不紧不慢的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轻描淡写的说:“你这么没规矩怎么能伺候好王爷?你敢再多说一个字,本王妃就再赏你一下,你要是不信就尽管试试看!”

婆子们见状赶紧摁着华吟跪下,小声劝道:“好汉不吃眼前亏,您先忍了这一时之气,回头自有王爷给您做主呢。”

她忿忿的捂着脸,转念一想这话也有道理,王爷位高权重,怎么可能容忍自己娶回来的是个母老虎?她受的委屈越多,王爷自然越疼惜她。

她深吸了一口气歪歪的跪着,牙都要咬碎了。

沈袭容慵懒的靠回床榻上,或许是吃了药的缘故,不一会儿的工夫一阵倦意就侵袭而来,她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日渐西沉,华吟一脸愤懑的僵硬的跪在地上,恨不得冲过去把她生吞活剥了似的。

她掩唇打了个哈切,懒洋洋的看向红袖:“我睡了多久?”

红袖窃笑着看了一眼华吟,恭敬的福了福身子说:“快三个时辰了。奴婢伺候您喝盏茶润润喉吧。”

她就着红袖的手抿了小半杯茶水,这才淡淡的对华吟说:“起来吧,这次本王妃对你小惩大诫,要是再有下次……”

华吟揉着又酸又痛的膝盖恶狠狠的盯着她,挑衅着抬眼:“我偏不起!王爷快要回府了,我要让王爷亲眼看看你是怎么苛待妾侍的!”

“吓唬我?你当我是吓大的?”她不屑的挑了挑眉,“你想跪就跪着吧,跪到一边去,别碍我的眼。”

正说话的工夫,明砚怀身着绣着云纹的衣裳带着一身夕阳的余晖迈步进了卧房,他径直走到床榻边,关切的问道:“伤势如何了?”

“王爷!您要给妾身做主啊!”华吟一把抱住了他的大腿,哭的撕心裂肺。

他错愕的一低头,这才注意到她也在房里:“你在这儿做什么?”

华吟生怕再像上次那样被沈袭容抢白,抹了一把眼泪连忙期期艾艾的说:“妾身听说王妃受了伤,特意来探望,只是……只是不知道哪句话说错了,竟然惹得王妃大动肝火,罚妾身跪了好几个时辰!”

“呜呜……妾身出身低贱,被人轻视惯了,跪一跪原本也没什么,可若是王妃动辄打骂、责罚妾室的事传出去,难免有损王爷的威名,妾身是为王爷不值啊!”

沈袭容微不可见的勾了勾唇角,扬扬脸说道:“添香,你来说。”

添香应了一声是:“回王爷、王妃的话,华吟姑娘未经回禀就闯进王妃的寝室,此其罪一;华吟姑娘进门后并未行礼,此其罪二;华吟姑娘出言不逊,辱骂王妃,此其罪三。”

“别说咱们王府是皇亲贵胄,就算寻常人家,这么不懂规矩的妾室,当家主母也定会找个人牙子发卖了事,王妃只是小惩大诫,已经十分宽容了。”

沈袭容暗暗赞赏的颔首,这丫头口齿伶俐、条理清晰,又很稳重,可堪大用。

她收敛起神色委屈的抿着唇,眼泪说来就来:“添香是王爷府上的丫头,她的话总有几分可信吧?妾身本来不想为难华吟姑娘,只是她实在有些没规矩,妾身一时气急,就……”

“王爷~妾身的伤口好痛啊~”

说着,她泪眼婆娑的靠在明砚怀怀里,娇滴滴的仿佛一阵风就能把她吹倒了似的。

明砚怀低头看着她苍白的小脸,挂着泪珠的睫毛轻颤着,心蓦的像被针刺了一下。

华吟嫉妒的五官狰狞的扭成了一团,急忙分辩道:“王爷不是这样的!您听妾身解释啊!添香这个死丫头自然向着她的主子了!妾身……”

“住口!添香的主子是本王!你的言下之意,是本王让添香污蔑你的?”

“不不不……妾身只是……”

他眼里滑过一抹戾色,漠然的吩咐道:“华吟对王妃不敬,禁足脂香苑闭门思过三个月!没有本王的命令不得擅出!”

她脸色大变,也顾不得膝盖的疼了,跌跌撞撞的跪爬到他脚边:“王爷!妾身知错了!您饶了妾身这一次吧!”

沈袭容借着擦眼泪遮掩,冲她鄙夷的挑了挑眉,一转脸又一副于心不忍的模样柔声劝道:“这罚的会不会太重了些?华吟姑娘也是因为爱慕王爷才一时糊涂做下错事,要不然……”

“我不用你猫哭耗子假慈悲!”

‘啪’的一声,明砚怀一巴掌重重的拍在边桌上,怒不可遏的厉吼道:“实在不成规矩!当着本王的面都敢如此无礼,背着本王还不知道成什么样子!给本王滚出去!”

华吟张了张嘴,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起来,不甘的瞪了沈袭容一眼后灰头土脸的退了出去。

她乏味的摇了摇头——这女子长的的确不错,可也实在愚蠢,明砚怀好歹也是个摄政王,怎么把这种女子抬回来做妾了?

“让你受委屈了。”明砚怀眼里带着几分怜惜,声调温和的说道。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