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黑莲庶女重生翻盘!王爷以国相许沈袭容明砚怀在线阅读

小说黑莲庶女重生翻盘!王爷以国相许,主角是沈袭容明砚怀,是由见你是青山所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内容非常精彩,讲述了:【重生&庶女&宅斗&甜宠&马甲】人人都知道摄政王明砚怀娶了一个小庶女沈袭容。摄政王:王妃倾慕本王已久,爱惨了本王!‘启禀王爷,王妃要红烧了您养的锦鲤!’摄政王:哦,红烧的好吃吗?问问王妃喜不喜欢清蒸的。‘启禀王爷,王妃把您的心腹杀了!’摄政王:哦,杀得好!那心腹一定是敌人派来的卧底!‘启禀王爷,王妃要造反!’摄政王:来人啊!传本王的命令,陪王妃一起攻打皇城!

小说黑莲庶女重生翻盘!王爷以国相许沈袭容明砚怀在线阅读

第6章 王妃您被王爷打了?

沈袭容微微摇了摇头,鬓角的碎发散落下来落在修长白皙的脖颈处,像勾勒出了一副水墨画一般。

“你……你宽衣吧,本王给你上药。”

她蓦的瞪大了眼睛,赶紧紧紧的攥住领口,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这点小事就不用劳烦王爷了吧?红袖、添香侍候的很好,让她们帮妾身换药就好了。”

明砚怀不悦的拧了拧眉,一本正经的说道:“你是因为本王才受了伤的,本王不能成全你的那番心意,但也应当回报一二,你若不让本王亲手给你换药,岂不是要让本王心里有愧?”

话说到这个地步,沈袭容也编不出合适的理由拒绝了,浑身僵硬的看他轻轻解开领口的扣子,脱下她身上的中衣。

脱掉衣裳后,看着她身上深深浅浅的疤痕和淤青,明砚怀不禁怔了怔——就算她是个庶出,但好歹也是沈家的千金小姐,怎么会有这么多伤?她在娘家时究竟受了多少苛待?

他眼里滑过一抹戾色,剪开纱布认真的往伤口上倒着药粉,可倒着倒着,他的视线就不由自主的向下滑。

她的腰未免太细了些,好像他一只手就能掐断似的,雪白的肌肤透着淡淡的粉,粉粉嫩嫩的如同春日盛开的桃花,只是身子太单薄了,连锁骨都格外鲜明,但却让人忍不住想摸一摸。

还没等他的脑子反应过来,右手却已经伸了过去,他连忙‘啪’的狠狠给了自己的右手一巴掌,若无其事的清了清嗓子:“这些天吃的清淡点,我再让厨房给你备上药膳。”

沈袭容羞愤欲死,小脸涨得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简直是奇耻大辱啊!让敌国的贼子把她的身子看了个遍,她简直没脸活了!

“好了。”

他熟稔的包好纱布,淡淡的扭过脸遮掩着眸子里的暗流。

沈袭容深吸了一口气,不自然的‘嗯’了一声:“多谢王爷。”

“你别跟华吟计较,我留她在府里自有我的用意,等到时机成熟了我一定打发她出去,绝不让她惹你心烦。”

她诧异的眨巴了几下眼睛,他刚才没自称‘本王’?

“还有一件事我要跟你商量,我与已经战死的镇边将军有袍泽之情,攻打南青国时他战死了。将军夫人性子刚烈,也随将军去了,只留下一个幼子孤苦无依。我想把他收为义子,带回王府抚养,你是当家主母,这事总要让你知道。”

她的心脏猛地一沉,像被一把铁锤狠狠的敲击了一下似的,恨不得跳起来咬断这只老狐狸的喉咙!

他们久盛王朝的将士于她而言都是贼寇,现在竟然要她抚养贼寇的儿子?

沈袭容的双手紧紧的攥成了两个拳头,调动浑身的克制力才勉强没把骂人的话说出口,她强笑着扯了扯嘴角:“王爷做主就是。”

“按理来说明日该是你回门的日子,只是你眼下受了伤,不宜挪动,我做主往后推了几日,你不用担心。好好养着吧。”

明砚怀又叮嘱了红袖、添香好好伺候,这才迈步离开了清荔院。

红袖捂着嘴怯怯的笑着凑进来:“王妃,咱们王爷对您真是……”

话还没说完,她就猛地止住了话音,惊呼了一声:“王妃您怎么了?被王爷打了?”

不怪她大惊小怪,沈袭容现在铁青着一张脸,脸色阴沉的仿佛能滴出水来,可不就像被人打了似的么?

沈袭容收敛起神色摆了摆手:“没事。你让人收拾出一间院子,过几日咱们王府里就要添一位小主子了。”

“王妃您有喜了?这可是大喜事啊!诶……也不该这么快啊?”红袖一脸疑惑的挠着头。

“……”她使劲儿翻了个白眼,“是镇边将军的儿子,王爷念他孤苦无依,要把他收为义子。”

“啊,是!奴婢这就去!”

她靠在迎枕上唇边勾起一个阴恻恻的弧度,暗暗盘算着,她是应该设计让那位小将军‘失足’落水呢?还是该让他‘不慎’中毒身亡呢?

华吟被禁足后沈袭容也难得的过了两天消停日子,明砚怀特意给她送了些太医院的玉容雪蛤膏,添香说这药膏去疤痕是最好的了,不会留下一点痕迹,她也不至于跟自己的身子过不去,欣然收下了。

三天之后,王府上上下下热闹非凡,府里的下人们各个忙得脚不沾地。

沈袭容靠在床边轻摇着团扇纳凉,疑惑的问道:“是有什么大事吗?”

红袖掩唇一笑,笑眯眯的说:“可不是大事?王爷今儿摆宴,正式收镇边将军家的小公子为义子,王爷说您身上有伤,好好养着就是,一会儿就让小公子来给您请安。”

她不动声色的颔首,脑海中已经渐渐勾勒出怎么让这位小公子非正常死亡了。

不怪她狠毒,要怪就怪他的父辈领军入侵她南青国的领土,要说‘稚子无辜’,那死在战火里的百姓何辜?

她正暗自思量着,门口就传来了一个奶声奶气的男声:“儿子伍戎,拜见义母!”

一位奶娘打扮的妇人领着一个五六岁上下的男孩走了进来,男孩身量未足,头上扎着两个小髻子,长的粉雕玉琢的像个小小的奶团子似的。

沈袭容惊讶的挑了挑眉——这孩子竟如此年幼?

“王妃,小公子还行着礼呢!”添香低声提醒道。

她这才回过神儿来,连忙虚抬了抬手:“快起来吧!”

伍戎叩了个头后才规规矩矩的起身,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如同两颗黑葡萄,他好奇的望着沈袭容,一笑露出几颗小白牙。

“义父说义母受了伤,不让儿子叨扰太久,但儿子初次拜见义母,也该尽一尽孝心。义母,儿子给您敬茶。”

他回头看了一下奶娘,奶娘连忙心领神会的将早就准备好的茶水递到他手里,他小心翼翼的双手捧着茶盏,一步一步走到沈袭容跟前。

“义母请用茶。”

她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方才脑袋里接二连三蹦出来的毒计顷刻间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头脑一片空白。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