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凶房交易员在哪看,季以恩小说完整版阅读

悬疑小说,凶房交易员是由作者爱吃梅菜的樊宇所著,主角是季以恩,讲述了:房屋中介,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职业,爱他是由于它能帮你解决生活中租房和卖房的问题,恨他是由于,活没有干多少,就拿走了自己一笔中介费。但是为什么别人家的中介是通过业务赚钱,我却只能用来保命啊,老子不服

凶房交易员在哪看,季以恩小说完整版阅读

第6章 结缘

带了一大袋的罐头跟肉骨头,外加彩色圆球数颗,季以恩做好了万全准备,凭借着小时候的养狗记忆,以及临时冲到网咖恶补的驯狗百科,再次打开了这间捷运上方的小套房。

还是跟上次一样,一踏入玄关,就感受到那股狠戾的视线,季以恩先把大包小包放在地上,宣告自己没有恶意。

「乖喔乖喔,小狗狗。」

因为被恶狠狠地咬了一次,所以跟对方的灵魂有了链接,季以恩很容易就看到,那只大狼犬仍然蹲在上次的位置。

他打开了最香的牛肉罐头,倒在盆子内,拌上了一点带来的热水,让香味充斥在房间内,又双手合十对着盆子拜了一拜,嘴中喃喃自语:「狗狗快来吃,这是给你的喔!」

这是青苹教他的方法,他每天回家都会带一份小点心,供奉给青苹吃,青苹教他也这样供养看看狼犬,看能不能化解狼犬的怨气。

毕竟青苹对动物灵的所知甚少,宠物的灵魂通常死后都会很快遁入轮回,没道理在阳世徘徊,甚至像这样怨气深重。

狼犬的鼻翼动了动,饥饿而死的它,对于食物有种无法抵挡的执着,它警戒的看着眼前的季以恩,不安地挪动双脚,反而向后退了几步。

「不用怕,这是给你吃的。」

季以恩暗自庆幸,今天没有一打照面就被攻击,要是再被咬个几洞,他可能这个月的薪水都要拿去买轮椅了!

狼犬微微歪着头,有点困惑,背后的尾巴轻轻腾空,像一把小扫把,在身后摇摆着。

噢耶! 季以恩握拳高兴了一下,这是狗狗友好的表现,他再接再厉,把热腾腾的碎牛肉,往前推了几公分。

然后自己缓缓退后,退到一米以外,示意自己不会造成任何威胁。

狼狗犹豫了几分钟,伸出了舌尖,舔了舔溃烂的嘴巴,腹部激烈的鼓动着,它真的好饿好饿,几乎要饿到发狂了。

饿了这么长久的时间,它却丝毫没有忘记食物的味道,那种刻在骨血里的渴望,折磨的它快要发狂,它暴躁、易怒,却仍然得不到一丁点的食物……

但它仍然没放下警戒,每往前走一步,就抬起来看着季以恩一次,直到站定在盆子面前,才忽然激动的低头大口吞噬着。

被祭拜过后的碎牛肉混合着汤汁,像是有了两重影子,狼犬吃食的速度飞快,其中一道影子很快就被吞吃干净,只余下现实的真正影像。

季以恩知道狗狗吃完了,他不急着收掉盆子,坐在地上,看着狗儿走回去原位,眼神孤寂的看向窗外,时不时回头警戒的看着他。

「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等一下就走了好吗?」

季以恩张着大眼睛,掏出手机用右手开始打简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左手似乎又消肿了一些。

在狗儿的注视下,季以恩艰难的用单手洗了碗盆,还拖干净了整间的地板,拎出一块小地垫,他特地去宠物店看过了,这专门给大型狗儿趴在地上用的。

大型狗儿的关节通常都不太好,尤其是纯种狗,更要好好保养,冬天的时候绝对不能让他们直接趴在地上。

最后换了一碗干净的水,狼犬眼中的戾气已经消退了不少,虽然仍然占据在沙发边警戒着,但终归是没有进一步攻击季以恩了。

「乖喔,明天早上再来喂你吃饭,换个口味吧? 羊肉罐头怎么样?” 季以恩搔搔自己短短的头发,没有试图触摸狼犬的灵体,他知道循序渐进四个字怎么写。

回到辦公室之後,張俞君驚訝的瞪大了眼睛,完全不能理解這個才上班一個月的小菜鳥,為什麼可以接個委託單接到掛病號?

不過雖然季以恩的手肿了半天高,張俞君還是毫不留情的把傷假單給打了回來,「公司请病假是沒有給薪的,你是要在公司裁傳單還是回家扣薪水?」

「在公司裁傳單。」

很快給出答案的紀以恩,現在就在大桌子上攤開了一大張的影印傳單,用自己腫成麵龜的左手充當紙鎮,然後用右手慢吞吞的割開虛線。

傳單上頭一樣是店內的招牌蜗牛符號,底下寫著簡單易懂的文案:

想当包租公包租婆吗?舍不得把房子卖掉吗?

一切交给《无壳蜗牛租屋通》!

幫您過濾三教九流的房客,找到最愛惜房子的有緣人!

意者請洽無壳蜗牛辦公室!

還附上簡單的手繪地圖以及店內聯絡資訊。

季以恩邊裁邊背,他沒什麼學歷,更沒什麼拿得出手的專長,當仲介從來不在他的人生選項之一。

在遇上安叔跟張俞君之前,他的人生選項慘不忍睹──混黑道、吃牢飯、暴力討債,三者都會讓季以恩年紀輕輕就橫屍街頭。

季以恩搖搖頭,他又不是白痴,他只是為了生活得拼命賺錢,可不是生來就要死於非命!

因此現在的他,就像一塊剛放入大海的海綿一樣,拼命吸取一切所能得到的知識,他寫不出傳單上這幾句簡單的廣告詞,那他就背!

他記不住租屋的合約上該有多少條款,那他還是背!

他不清楚台北的房價,不清楚一房一廳跟套房的價差在哪裡,他就把店內所有成交過的案例一個一個看過,全部死記在腦海中。

這一切,張俞君都看在眼裡。

誰說死記沒有用?

這家小傢伙聰明得很,她在欣賞季以恩的努力之餘,也更加認真教這隻新任菜鳥,教他一切成為合格仲介的常識與知識。

所以當季以恩提出要請假的時候,張俞君是不太開心的,她看過太多想回頭卻失敗的例子,她寧願讓季以恩在店內裁廣告傳單,也不想讓季以恩無所事事。

「好了!裁了五百張差不多夠了!今天发完就可以下班了!」

看著季以恩裁得歪歪斜斜,張俞君很罕見的沒有發脾氣,她看季以恩裁切時的痛苦模樣,也知道這小子不是裝病的,心底有點愧咎,乾脆讓他早點回去休息。

季以恩猛然的抬起頭來,「現在才兩點耶……我發完這些不用兩個小時喔前輩!」季以恩驕傲的挺了挺胸膛,發傳單是他很常接到的外快,駕輕就熟。

「嗯,去吧!發完就回家休息,明天再帶你拜訪建商。」張俞君仍然低頭打著本月的報表,快月底了,店內的會計還是只有她一人。

「噢耶!謝謝前輩!」季以恩高興得跳了起來,左手卻不慎撞上桌脚,「痛痛痛……」

「冒冒失失的,快去!」張俞君瞪了他一眼,低下頭來繼續推著眼鏡作帳。

季以恩不敢造次,揹著包包就出門了。

看著季以恩遠去的背影,張俞君站了起來,揉揉發酸的眼睛,往裡間走去,搖醒了正在睡午覺的安叔。

她開口,聲音低不可聞,「安叔。」

「……是小君阿!」刚睡醒的安叔神智不太清醒,「怎麼了?難得你會跑進來找安叔?不跟安叔赌气了?」

他指的是撿了季以恩回來當員工這件事情,為了這件事,張俞君沒少給他臉色看,不過安叔自知理虧,就不太過問她訓練新員工的事情。

「不氣了,氣什麼?不就多只流浪狗!」張俞君說是這樣說,仍然嘟起了嘴,坐在安叔躺椅旁的茶几上。

「哎!女孩子坐沒坐樣,安叔去了之後怎跟妳爸媽交代?」他伸手拍了一下張俞君的大腿,示意她下來。

「安叔!」張俞君卻瞪大了眼,氣呼呼的看著自家老板。

「好好好……不說不說,還沒說小君你找安叔什麼事情呢!」安叔安撫的拍了拍張俞君的手臂,小君是他從小看到大的孩子,就跟自己的女兒一樣。

「那个季以恩啊……还蛮认真的。」張俞君扭捏了一下,才在安叔面前承認,「但是……我們店就要收了,找人家進來是?」

安叔笑瞇瞇的,兩顆小眼睛像是星星一樣,閃閃發亮,反問張俞君,「誰說我們店就要收了?」

张俞君愣了一下,满心疑惑,「可是安叔我们不是要到美国去了?」

「呵呵呵…… 不急不急。」 安叔躺回躺椅上,拉过了一旁的八卦周刊,盖在自己胖呼呼的脸上。

「安叔!」 留下张俞君一个人在原地跳脚!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