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墨绾风羲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穿书后,我养了病娇人鱼男主无弹窗阅读

小说穿书后,我养了病娇人鱼男主,主角是墨绾风羲,是由咸鱼贪财所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内容非常精彩,讲述了:墨绾胎穿进了一本男频爽文里,可是她既没有穿成女主也没有穿成女配更没有穿成炮灰,而是穿成了和原著八竿子打不着的路人甲墨家少家主墨绾。有了这个认知,墨绾对于这次的穿越非常满意。一边和父母料理墨家的家产,一边想着远离剧情。结果在某次下雨天的时候,她在一个水泥坑里捡了一只不大的人鱼崽崽,第二天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把男主捡了回来。风羲,三岁被母亲卖为奴隶,八岁从里面逃出来,十五岁爬上了摄政王的位置,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所有人都害怕他,生怕一个不小心掉了脑袋。可是他却有一个弱点,每每在月圆之夜,他就会无比虚弱变成幼年形态。正巧在那一天,他被人追杀,落入泥泞之中,昏迷之际,他被一个少女抱回了家。当他闻到少女身上香甜的血以及和养在家中可以压抑他暴躁血脉的青莲相似的气息时,突然就不想放手了。注:男主是人鱼和血族的混血。从小流浪被伤害,是一个黑心肝的疯批,不懂得什么叫做真善美。

墨绾风羲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穿书后,我养了病娇人鱼男主无弹窗阅读

第7章 思林院

在这些年翻阅典籍,涉猎甚广,自然也看过一些关于朱雀树的记载。

这朱雀树十分难培育,百年都难见到一株。

它的通身都是漆黑的,一年四季都不会生出枝叶。

不仔细观察,很难分辨它是死是活,很是难养。

而朱雀树又树如其名,是朱雀最为喜欢的一种树。

凡是想要在院中种植朱雀树的,都是想要等到朱雀出世时,借此收服朱雀。

恐怕这一遭,上林院是不会善罢甘休了。

顾长衣见墨绾一言不发,眉头紧锁的站在那里,有些奇怪的走到她面前,抬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

见她回了神,才疑惑的询问:“你刚刚在想一些什么,竟然想的这么入神。”

“你们院长把这朱雀树给拔了,上林院的人就没有去找你们院长说理?”

墨绾心中感到不安,总觉得会有大事发生。

“那上林院的院长和一众子弟气的不轻,想要找我们理论,最后都被他们院的师长带走了,想来是怕了我们。”

顾长衣说到这里,想到那上林院一干人那想要杀了他们又无可奈何的模样,忍不住眉眼含笑。

那场面看着还真是痛快的很啊。

墨绾总觉得这其中有什么不对劲,但是她却又说不上来了。

“哎呀,不说这个了。”

顾长衣将这件事情放下,拉着墨绾坐在软榻之上,眼中带着光,

“我听说,你也收到了郡主的百花宴拜帖?”

“嗯。”

墨绾颔首,看着她凑过来的脑袋,抬手点着她的眉心往后推了推,拉开一定的距离。

“那正好,到时我们就可以一同前去。”

顾长衣每次去那样的宴会,都觉得十分憋屈,要是有墨绾陪着,她也就不会那么无聊了。

趁着墨绾不注意,顾长衣又凑了过来,抱住她的胳膊,靠在她的肩膀上,难得的偷来几分的闲散。

“绾绾,若你是男子,我定然要嫁给你。

这样就避开京城中这些讨厌人的女子,也不用担心这担心那的了。”

顾长衣不止一次说过这样的话,墨绾也只是一笑而过,没有放在心上。

在这一片岁月静好的时候,被一道消息给彻底的打破。

顾长衣身边的侍女此时急匆匆的跑了过来,面上带着焦急。

“小姐,那上林院竟然找了摄政王做主。

眼下他们已经到了思林院,说是要让思林院的人给一个说法。”

“什么!”顾长衣脸色变了,她站起身焦急的在原地转了几个圈,又问:“我父亲呢?”

顾长衣的父亲顾将岚,就是思林院的副院长。

“也在思林院,和院长一起应对此事。”

这件事本来就是两家院系之间的斗争,可这思林院要是把摄政王给搬了过来,那性质可就大有不同了。

“阿绾,日后我再找你,先走了。”顾长衣匆匆留下这句话,立马跑出墨府,朝着思林院的位置过去。

墨绾在听到摄政王这三个字的时候,陡然就想起了书中的一段一笔带过的剧情。

风羲为了统一东洲,需要借助四位神兽的力量。

寻找玄武和青龙的时候,作者写的很详细。

但是这朱雀和白虎是在开头的时候就是一笔带过的,只说是屠了两家书院。

屠了两家书院!

糟了。

墨绾拿起扇子敲了敲自己的头,急匆匆的朝着外面走,一边走一边对紫衣吩咐。

“给我备一匹快马,快点!”

“是!”

紫衣立马应下,转身去牵来马。

墨绾走出墨府,骑上快马,去追顾长衣。

没有过多久,她就追上了顾长衣,弯腰对她伸出手,“长衣,上马!”

“好。”顾长衣也不扭捏,握住墨绾的手,一举跳上马背,搂着墨绾的腰,一起去思林院。

此时的思林院,已经被铁衣卫围的水泄不通。

素日里的欢声笑语,此刻全部消失,安静异常。

下了马,顾长衣就急匆匆的朝着思林院里面跑。

刚刚跑到门口,就被门口守着的铁衣卫给拦住。

“任何人,不得出入思林院。”纪玄此时从里面出来,一双冷锐的眸子看着顾长衣。

“我是思林院副院长顾将岚之女,我为何进不得?!”

顾长衣站在那里,从腰间解下来那条素日挂着的金银软鞭,眼中带着一种决然。

刚刚将马放好的墨绾,看到她拿出鞭子来,瞳孔一缩,立马跑过去握住她的手腕。

“长衣,不可。”

顾长衣手中的动作一顿,她眼睛通红的看着墨绾,声音中带着哭腔,

“阿绾,铁衣卫出动,必定会有人命,我要进去救我阿爹。”

“先不要着急,事情还没有那么严重。”

墨绾抬手,用指腹擦掉她眼角沁出的泪水,随后握住她的手腕,安抚她的情绪。

墨绾就陪着顾长衣站在思林院的外面,眼巴巴的望着里面,却又没有丝毫的办法。

不多时,季白拿着一个木头盒子从外面朝着这边走来,在看到站在那里的墨绾时,眼中流露出几分意外。

他大步将那木头盒子递给纪玄,纪玄拿了盒子之后,立马转身朝着里面走去。

也不知道为什么,墨绾在看到那个木头盒子的时候,总觉得有些亲切。

她抬手摸了摸有些发烫的眉心,心中闪过一丝疑惑。

季白这时才走到墨绾的身边,面上带着一贯的笑容,“不知道墨少家主为何会在这里?”

墨绾:“听闻思林院有难,我和思林院的副院长之女顾长衣是故交,就想要和她一起过来看看,是否有帮得上忙的。”

她想到今早上季白对自己说的话,她忍不住叹口气。

早上她还觉得今后不会有事求于他,没想到打脸竟然这么快。

“不知道可否请季公子帮一个忙?”

“墨少家主是想要让在下放你二人进去吧?”季白猜中了她的心思,含笑侧身让路,“二位请。”

墨绾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这么轻易的就同意了,诧异过后带着一抹笑容。

“如此,就多谢季公子了。”

她拉着顾长衣的手,大步朝着里面走去。

闻到空气中漂浮着的,淡淡的血腥气,墨绾心中涌上来一股不好的预感。

而越往里走,墨绾就感觉眉心越发的灼热,烫的有些让人心烦。

等走到思林院的最中间的院子,就见里面站满了人。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