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诡道:转生无数次在哪可以免费看,陈权完结版在线阅读

玄幻小说有很多,我最喜欢这本诡道:转生无数次,作者是爱养生的面包,主角是陈权,主要讲述了:一介凡人陈权,不知为何,获得了能够在死后转生他人的能力。借此能力,陈权游历于诸天万界当中,他从而发现,所有界域并无不同。地狱空荡荡,邪祟在人间。这是一个仙玄、妖邪并存,诡异频出的世界。也是一个人命如草

陈权小说诡道:转生无数次无广告阅读

第6章 狼与王

“吼呜呜~”

一阵低嚎从幽狼王口中发出,似是在向周围的群狼发号施令。

只见周围的狼群得到了狼王的指令,当即个个露出獠牙,伸出利爪。

有的幽狼后腿微屈,前腿向前伸出,摆出一副将要扑过来的架势,有的则是围绕着陈权缓缓走动,不知何时会扑上来,似是要扰乱他的心神。

“来了。”

忽地,陈权身前的两只幽狼率先发动进攻,径直朝他扑了过来,陈权正要做出回击,他突然又感到背后一股凉意袭来,没时间向后察看,电光火石之间,他下意识地向左移了一步,一个侧身闪避。

“唰唰唰~”

锐利的狼爪,顿时擦身而过,险些将陈权后背给抓伤。

然而幽狼可不会给他喘息的时间,趁着陈权刚躲过一波攻势,左右两侧的幽狼紧跟着向他袭来,竟形成了合击之势。

对此,陈权不再闪避,借着幽狼俯冲的惯性,在利爪临身的一瞬间,双手猛然探出,左右两只手掌,牢牢地抓住向他袭来的狼爪,使得狼爪不得寸进,旋即停在他身前。

紧接着,陈权抓起这两只幽狼,数千斤的巨力使出,只听见“嘭~”的一声重响。

四溅的狼血,伴随着骨头碎裂的暗响,两只幽狼如同沙袋般,被陈权重重地摔在地面,巨大的狼身,溅起滚滚尘烟,甚至就连地面,也被这巨大的力道,给震出两个土坑来。

陈权低头看了看地上一息尚存,却无力哀嚎的幽狼,当即上前一步,一脚重重踏下,让其再也没了声息。

“嗷呜~嗷呜~”

似乎是同伴的死亡,使得四周的狼群悲嚎了数声。

但两头幽狼的死亡,并没有让狼群产生畏惧之心,甚至地上死去的同伴,与身体上散发出的血腥之气,反而更是刺激到了整个幽狼群,使得幽狼们双眼逐渐变得赤红,口中喷着鼻息,瞬间陷入了狂暴状态。

陈权见状,面色毫无波动,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群幽狼灵智竟这么高,还会声东击西,互相掩护的战术,倒是有点意思。

陈权身前面对的幽狼,主要负责牵制,加佯攻,然而身后的视线盲区,才是幽狼主攻之地。

能攻则攻,攻不了就分散他的注意力,让陈权顾头便顾不了尾,顾东便顾不了西。

至于幽狼王,则是站在远处观看着这一幕,似是在寻找他身上的破绽,准备伺机而动,给陈权来上个致命一击。

想法虽是好的,但是这群妖兽却低估了陈权的实力,一力降十会,可以说除了幽狼王,其余的整个幽狼群,对他也产生不了多大的威胁,最多只是受个轻伤,陈权就能将其全部解决,可以说不足为惧。

只不过暗付片刻,周围变得狂暴起来的幽狼,便已经按耐不住,腾的一下,竟如闪电般,向着陈权激射而来。

不可正面硬刚!

周围的幽狼还剩近二十余头,若是把体力都用来对付这些小喽啰,那等会面对起幽狼王,他可真就穷图匕现,只有等死的份了。

关于生死搏杀的经验,陈权可谓是饱经风霜,因此,这种战斗中最低级的错误,他自是不会犯。

陈权抬眼看了看远处的幽狼王,眼中精芒不断闪烁,刹那间,他心中便已有决断。

只见陈权腿部猛然蓄力,随即,纵身一跃,竟朝着离地面四五米高的树上跃去,并稳稳地落在树干分叉之上,立停在那里。

树下,陷入狂暴的群狼,见陈权竟跳到了树上,一个个露出獠牙,仰头恶嚎着,却不能拿他怎么样。

可陷入狂暴的幽狼,兽性占据了仅存的灵智,怎会轻易地放过陈权,当即,幽狼伸出利爪,朝着树干抓去。

树,不过是普通的树,自然是抵挡不住幽狼群的利爪,顿时,陈权所站立的树干,被抓的木屑翻飞,不过片刻,眼瞅着就要支撑不住,快要倒了下去。

陈权见状,随即又是轻轻一跃,转而跳到另一颗树的树枝之上,他刚一跃走,适才脚下的巨树便轰然倒塌。

站在树梢上,陈权旋踵转身,低头俯视着身下的狼群,不由嘴角含笑。

他的目的达到了!

仓阴山上常年绿荫成林,树木葱茏,枝叶繁茂,山中林木,生长的既粗又高,且遍地都是,可以说,在仓阴山最不缺的就是这林木。

并且陈权发现,幽狼在地面的速度虽然极快,但是硕大的身形,致使他不如陈权如此轻盈,达不到一跃数米高的程度,这才让陈权觉着有机可乘,便打算借此地林木之力一用。

其一,陈权立于高处,既可以使得群狼战术失效,也可让他免得遭受伤害,得以保存精力与体力。

其二,狼群陷入狂暴,使得幽狼先天兽性占据主导,把仅存的灵智,给侵占到了一边,变成了一群只知一味猛冲猛打妖兽,可狼群的体力又不是无限的,它们肆意攻击陈权脚下的林木,就是陈权算准了借用林木之力,以图来消耗幽狼群的体力,体力缺失,实力也会自然随之下降。

此消彼长下,待到狼群精疲力尽,陈权再去对战狼群,必是易如反掌,这样的话,他也有充分的体力去应对幽狼王。

陈权在片刻间,便把场上的形式给分析明了,无论任何战争也好,还是大小争斗厮杀也罢,这其中道理皆是相同。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哪怕已经是纵观全局,也要把握住其中的细节末支,只有深刻的了解敌人,且不可小觑它人,如此,方能轻松胜之,哪怕是碰到比自己强大数倍的敌人,也有一丝机会反败为胜。

“轰轰轰轰~”

林木接连的倒塌,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声响。

站在远处观望的幽狼王,见狼群攻击无果,且有些疲累,当即高嚎一声,示意先原地休息。

“还真是成精了。”陈权见状,嘴里嘀咕了一句。

他忙活了半天,好不容易使狼群有了一丝疲态之感,陈权怎么可能让狼群获得休息的机会,他当即几个跃起,接连窜动,跳到了远处的树上,试图假意逃跑。

陈权的这一动作,使得刚要休息的狼群立马便坐不住了,慌忙追上前去,这群幽狼也是对陈权恨之入骨,自然也不可能放任陈权逃跑。

这种状况导致幽狼但凡想要歇息片刻,陈权就会作势欲逃,但幽狼只要老实的当个伐木工,陈权就会站在树上等着它们,并欣赏着这群幽狼的辛勤劳作。

就这样,伴随着倒塌的树木逐渐变多,哪怕是狼群轮流上阵,也支撑不住体力的消耗,一个个幽狼眼中赤红之色渐退,粗重鼻息,呼哧呼哧的从嘴中传出。

“是时候了。”

陈权瞅准时机,悄无声息的将力道覆于脚掌之中,“嗖”地从树上一跃而下,全力一踏,只见树下,一只抓树抓的正酣的幽狼,当即被这毫无征兆的一击踩中。

嘭!

下坠的速度,加上无匹的力量,使得陈权脚下的幽狼已然碎成肉泥,紧接着, 他趁着狼群还未反应过来,又是一记重拳递出,直轰身旁幽狼狼首,顿时,狼头轰然炸开,单凭这群低阶妖兽的肉身,根本扛不住陈权一拳之威。

树下的幽狼们,正在专心致志的当着伐木工,陈权的突然袭击,弄得狼群措不及防,被瞬杀了两个同伴后,当即反应了过来,顿时,四面八方的幽狼瞬间朝他扑了过去。

此刻,陈权与狼群的距离不过一丈之隔,来不及再次上树,也无需再上树躲避,毕竟狼群的体力,也被陈权消磨的所剩无几,反观陈权的体力,可谓是精力充沛。

一股浓郁的腥臭气息扑面而来,只见身前的一只幽狼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准备撕碎陈权,眼见临身,却被陈权一把掰住上下颌,徒手用力一撕。

只听撕拉一声,那只幽狼竟被陈权硬生生的给扯成了两半,然后松开手掌,被他随手扔在了地上。

砰砰砰砰……

紧接着,一道残影闪过,只见陈权在狼群中腾挪闪转,并将双拳如骤雨般频频送出,只见率先冲到陈权面前的幽狼,擦之即伤,碰之即亡。

原本对陈权呈围攻之势的狼群,此刻却被陈权摧枯拉巧般的轻易破开,使得双方身份瞬间形成对调,仿佛他才是一头凶残无比的饿狼,反观幽狼则变为了一群温顺柔弱的小羊羔。

可惜这群幽狼也不是真的毫无反抗之力,更不会坐以待毙,任由陈权屠杀,毕竟陈权没生得三头六臂,他顾得了身前,便顾不得身后。

隐藏在暗处伺机而动的幽狼,见此机会顿时蜂拥而上,瞬间,狼爪袭来,身后的视线受阻,当陈权刚反应过来,几道利爪已然临身,他避无可避,只能硬抗。

当即,陈权背部衣衫撕裂开来,几道深深的血痕,便印在了他后背之上,鲜血殷殷,顺着后背流淌了下来。

陈权自身从未修习任何防御性的功法,他此刻所依靠的,仅仅只是炼体境界提升至炼筋境,所带来最原始的肉身防御力,这种最基础的防御力,自然是难以抵挡妖兽的利爪和獠牙,毕竟这可是上天赐予它们的天生武器,更是妖兽们赖以生存的东西。

既然抵挡不住,那就先发制人!

背后受袭,也使得陈权眼中闪过一抹戾色,骤然间,便将力道凝于腿部,旋踵转身,一记凌空扫踢使出,腿如利刀,瞬间爆发,锐不可当。

“嘭~”

只见身后合力围攻他的几只幽狼接连相撞,倒飞而去,所经之地树木尽数摧折,血雾溅的周围漫天飞舞。

至此,原本的数十头幽狼,现仅存活三头,这三头里甚至还要把幽狼王给算上,至于其余的幽狼,已然被陈权统统毙命!

一轮皓月高悬于天,清光洒下,映照大地,周边繁星点点,略显黯淡。

偌大的溪林边,遍地都是断裂倒地的树干,原本枝叶繁茂的树林,就连光线都很难穿透进来,但此刻却空出了一大片空地来。

而陈权则站在林中空地中央,神色漠然,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他身上到处沾满了粘稠的血液,大多数都是幽狼的,少数部分是他自身所流出的,血液汇聚成血珠缓缓滑下,滴落到地面与灰土融在一起。

清光如水,洒落在陈权肩头,发出幽幽的浮光,形成一层淡蓝色的光幕,如轻纱般,披在他身上。

借着月光看去,只见地上到处都是幽狼的尸体,血液已经染红了这片空地,至于仅剩的三只幽狼,除了远处的狼王气势不减外,另外的两只幽狼,早已被陈权的威势给吓破了胆,开始心生惧意。

……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