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高歌小说最新章节免费看,神世临江仙完整版在线阅读

作者清秋迎潮写的神世临江仙热度非常高,主角是高歌,主要讲述了:我有几个问题,是不是父母双全,兄友弟恭,师门和睦,就成不了主角了?是不是那些仙二代,豪门之后,不出来装X就显示不出来存在感了?是不是主角一定要杀伐果断,只要是不利于主角的,必须都得被视为反派!我自问自答:不是这样的!——————–大道三千,尽头皆是归墟!混沌、时间、空间、因果、轮回、五行、天启谁才是真正的大道绝顶?光暗交替,阴阳互生谁又能真的看到未来是怎样?剑客是凌霄剑意是道武夫的狂暴粗鄙是道有人寻真知,有人求真我。道行何其高,道法何其长!——————–后世之人,学我术法道者,他得三分修为,我便有七分加持!布道天下,人人皆可习武,人人皆可开天!有灵众生入我局中,便是我与天对弈之棋子!天地之间,只允许有一个真神!

高歌小说最新章节免费看,神世临江仙完整版在线阅读

第一章:游子欲远行

文州城,蓝府。

一处庭院当中,两个年纪相差不大的少年此时正对坐在摆满书本的几案前。

蓝发少年言笑晏晏,声音清朗悦耳,而此时正对坐在他面前的高歌,跟这位少年郎就好似是两个世界的人一般。

高歌听着此刻作为这蓝府小主人的蓝勋,说着那些关于外面世界的事情。

对他来说,他的世界很小,小到好像只有蓝府和父母所居住的杂役院落。

而对于此刻正在跟他讲大道理的蓝勋来说,他的世界很大,大到甚至已经超出了文州,超出了这个国家。

高歌从未去过蓝勋所说的“外面的世界”,但其实他也很好奇外面的世界会是个什么样。

就在不久前,他见到了一位仙人,就如同此刻蓝勋正在说的那种,腾云驾雾,天上地下无所不能的那种。

高歌很好奇,那般仙人,为何会来到这鸟不拉屎的文州城。

“咱们的这座城叫文州城,文州城是属于大虢国的一座城池,而我们脚下这片大陆的名字,叫元疆大陆,怎么样?很威风的名字吧!”

高歌正襟危坐,听着对面的蓝发少年讲着这些他不太能听懂的东西。

听少爷说,天下有很多个像大虢国这样的国家,每个国家又有许多许多像文州城这样的地方。

而这些个国家背后又有许许多多的仙人在帮助着他们维持国运,甚至有些国家的皇族也全都是修士所组成。

“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蓝发少年看出了高歌的走神,喝道。

“啊……少爷,我在听。”

高歌回过神来,赧颜道。

“高歌啊高歌,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少爷,你我以后是要走出文州城,走出大虢的!”

蓝勋看着面前这个刚刚过完十六岁生辰的家伙,脸上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

就好像是家中长辈教育晚辈,但其实二人也都清楚,两人也就只差了一岁不到而已。

“嗯,知道了,少……”高歌刚准备脱口而出,但是只是说了一个字,就反应过来刚刚自家少爷说的话,连忙改口:“蓝勋!”

高歌叫出自家少爷的名字后,心中泛起了一丝感动。

对于他们这种奴仆身份而言,自幼得到的教育便是听从主子的命令,而蓝勋对他却总是以朋友相称。

“诶我说,你怕什么,反正过了今晚我们就要去云州了,等离开了这鸟不拉屎的文州城,你就会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辽阔了!”

蓝勋拍了拍高歌的肩膀,安慰道。

“少爷,你说这世上真的有那种能活很久很久的老神仙吗?那个老头虽然说自己活了两百多岁,但其实我是不信的。”

“你想老祖宗今年才七十多岁都快要已经走不了路了,他两百多岁的人脚力竟然比我还好。”

高歌想起来府里刚来的那个自称游方真人的老头,就深感惊讶。

那个老头入城的时候刚好碰上他,当时高歌在城南的一处点心铺给自家少爷买点心。

那老头自称是迷路了,不过很快就被高歌识破,只不过被识破后老头也不羞不恼,一路上死皮赖脸地跟着他来到了蓝府。

路上少年为了甩开他一路狂奔,可那老头就这样不紧不慢地走着,竟是不曾被甩开分毫。

本以为蓝府门房,会像平时对付那些乞丐一样把他打发走。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那老头只是从怀中掏出一块玉牌,片刻之后老爷跟太老爷居然一起出来迎接那个老头了!

这让少年百思不得其解。

后来少爷就带着他一起去了待客的大堂,刚刚进入大堂,眼前的一幕就让高歌心中大惊!

只见那老头竟坐在了平时只有太老爷可以坐的座位上,而太老爷和老爷也只能坐在了旁边。

此人究竟是何等身份?

很快,高歌就知道了他的身份!

此人自称乃是齐云山上一座仙家宗门的嫡传,宗门名曰演天宗,而那老头,自称游方道人。

在游方道人的言语中,高歌也听出来一些有趣的东西。

就比如这人其实是姓游名方,而非是寻常百姓家所理解的那些云游四方的道人。

而他来到此地的原因也很简单,就是为了接蓝勋前往演天宗,去参加一个叫做通灵大典的仪式。

高歌虽没听说过通灵大典,但是在游方的只言片语中,高歌还是听出了他的意思。

从今以后,或许自己和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的少爷,就再也没有相见的机会了。

高歌很伤心。

但是后来,蓝勋的一句话却让他原本低落的心情再次兴奋了起来。

“我要带上他一起去!”

蓝勋的手指,指在了一旁局促不安的高歌身上。

游方当时的脸色难看极了,而太老爷和老爷的脸上毫无血色,好似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

蓝勋的态度强硬,而游方道人也没有丝毫退让的想法,站在一旁的高歌心中虽有期待,但也只是期待罢了。

谁不想去见识天高海阔?

高歌自问,自己肯定是想的,而蓝勋愿意去帮自己争这么一丝机会,高歌也是感激的。

最后,二人终于在堂中众人的冷汗中,争出了一个结果。

带着高歌去可以,但是游方不会为其带路,若是明年开春前无法赶到云州,那么两人都将会失去通灵的机会!

结束了争执,游方道人直接一个转身就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高歌心中无比震惊,但同时也对游方口中所说的长生久视更为向往。

而当时,站在他身旁的蓝勋只是嗤笑了一声,旋即便带着高歌离开了厅堂。

走在蓝府的院落当中,蓝勋为高歌解释了方才游方所施展的神奇仙术。

“不过是一个忽悠我们这些凡人的隐身术罢了,并没有什么稀罕的。”

话虽如此,但高歌还是觉得,若是自己哪天可以拥有这样的法术,岂不是也是仙人了!

在告别了蓝勋之后,高歌就回到了父母居住的地方。

高歌的爹娘也是蓝府的下人,祖上据说是流亡至此的难民,阴差阳错成了蓝府的下人,后来世世代代都是蓝府的家生子。

蓝府并不算太大,秋日的黄昏已经有些微凉,高歌一路小跑来到了府里下人住的院子。

因为是家生子的缘故,所以住的地方相比其他受聘或者是买来的下人住的要好一些。

高歌来到了一间房屋前,推开门走进去,端起一碗水便喝了起来,谁知道居然是刚倒的热水,一不留神舌头被烫了一下,然后就听到里屋有人怒喝。

“小兔崽子我就知道是你,你爹我刚刚倒的水你端起来就喝,烫死你得了!”

“爹……”

高歌看了看眼前的男人,三十来岁的样子,相貌普通皮肤黝黑,太阳穴微微鼓起。

已经快要入冬的季节,却还穿着一件麻布裁成的短衫,走过来刚刚伸出手作势要打,就听到院子外传来一个妇人的声音。

“高常!不吃饭了?回来就往屋里钻,饿死你得了!”

高歌的父亲听到这声音就好像那老鼠见了猫,连忙跑出了屋子,边走边说发出谄媚的笑声。

“来了来了,这不是见儿子回来了高兴的嘛!”

朝着自家娘子跑去的时候。还不忘回头瞪了眼高歌。

高歌转瞬就明白了父亲眼神里的含义,赶忙也跟着跑了过去。

当高常和高歌进了厨房就看见高歌的母亲正在把菜往盘子里打,妇人扭头看了眼高常便把视线转移到了高歌的身上,眼中满是宠溺的神色。

“歌儿回来了呀,正好,娘亲再多做几个菜,你这天天跟着小少爷也有好久没吃娘亲做的饭菜了。”妇人抬手理了理鬓角的发丝,微笑说道。

“娘,我来帮你择菜。”高歌说罢便挽起了袖子,妇人见高歌准备有所行动便连忙阻止说让他回房间歇着去,高歌刚要说不用的时候就感觉到有人在背后拽住了自己的领子。

“让你歇着没听见啊,是不是你娘说话不管用非得让我这个当爹的跟你说?”高常拽住高歌的衣领,好似就要一把将儿子丢到房间去一样。

“高常!你再凶我儿子你试试,几个月不见儿子,一见就一脸的凶神恶煞,怎么是我娘俩欠你钱了?还是说歌儿是我儿子不是你儿子了?一天凶巴巴的,难怪儿子会不爱说话,多半都是被你吓的。”

妇人看见自家汉子的动作后立刻就拿起手中的锅铲朝着汉子就扔了过来,汉子看见飞来的锅铲连忙扭头躲开。

“好了,爹,娘,我先回房间坐着了,你们别吵了。”高歌转身离开厨房,朝着父母住的房间走去。

等到母亲做好饭父亲端着饭菜走来时,高歌也已经擦拭好了桌椅摆放好了碗筷。

三人坐下后,妇人就不停的往儿子的碗里夹菜,虽都是一些很普通的饭菜,但高歌吃得格外的香,因为少爷说过,这可能是与父母在一起吃的最后一顿饭了,因此少年格外珍惜。

“爹,娘,我明天就要跟少爷去云州了。”高歌扒了一口饭后放下筷子说道。

男人面无表情,没有说话,继续夹着桌上的菜,只是夹菜的筷子轻微颤抖了一下。

妇人看着儿子稚嫩的脸庞,淡淡一笑:“歌儿,你爹已经把事情告诉娘亲了,这是少爷为你争取来的机会,能得到主子如此青睐,这也算是我们这些做下人的福气了,以后一定要好好报答少爷。”

男人听见了妇人的话后,放下筷子,用一种往日从不曾有过的神色望着儿子,对儿子说道:“出去以后,照顾好自己。”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却又说不出口,千言万语汇成了一句照顾好自己。

吃完饭后,高歌帮着母亲收拾了碗筷,便要走回自己在蓝勋院子的住所,这时高常在背后叫住了他。

“兔崽子过来,我有东西要给你。”

高歌随着父亲走进了里屋,只见男人翻箱倒柜忙活了半天,拿出来一个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包袱跟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璧。

男人将手中东西放到桌上,平静说道:“这包袱里是你娘跟我这些年积攒下来的月钱,有一百多两,还有些老爷赏赐的珠宝,拿去当了也有个十几两银子,本来是准备以后给你娶媳妇用的,现在看来也用不着了,直接给你吧,还有这块玉璧是一个老神仙送的,说是能荫蔽子孙,就给你拿着吧,万一碰上那种不讲理的神仙也许能派上用场。”

高歌刚要开口拒绝便被父亲抬手打断:“知道你小子不想要,但是小少爷对你再好那也是看人家心情的事情,万一你哪天惹了小少爷不开心,不给你吃饭了,你就拿着这些钱做个以防万一的。出门在外,要与人为善,不要为了一时的口舌之快惹下不必要的麻烦,还有……算了就这些了,你老子懂的道理也不多,反正照顾好自己便是。”

高歌看着父亲那一脸严肃的表情,半晌无言,最后还是拿起了包裹和玉佩走出了院子。

父母也跟着走出院子,妇人望着儿子的背影潸然泪下,最后汉子终于忍不住还是叫住了儿子,说了一句要是别人欺负到咱头上咱也不要怕便带着妇人往回走去。

高歌一直看着父母走回了院子才转身往自己的住处行去。

游子欲远行,唯有双亲最挂牵。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