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江大神:每天都是我的翻车现场小说江溪溪靳宪完整版阅读

昸篱的小说都很好看,这本现代言情小说江大神:每天都是我的翻车现场最近尤其火爆,主角是江溪溪靳宪,主要讲述了:她,百年难得一遇的废柴,亲妈眼中的拖油瓶,嗜钱如命,又不值一提的小透明。——————————————————  一天,混吃等死的江小姐救了个超级美女,一觉醒来,竟莫名跟人互换了身体。  原主,北城名门,际圈非富即贵,本人更是以北城中考状元身份考入第一高中的超级大神。  出身与实力并重,智商与颜值齐飞。  江小姐身子一抽,瘫到在地,直呼:“姐hou不住啊!”  *  至此,每天都是废材大神的翻车现场。  入学考,江大神的第一次惨烈翻车,以全年级倒数第一次的成绩,轰动一中,名扬北城。  “不就是搞学习嘛,姐又不是弱智!”  好容易,成绩搞上去了,谁知原主竟还是超级大佬。  接下来,小破车翻、翻、翻不停!  ……  “顶不住啊!” ——————————————————————  靳宪:骄矜孤高,含蓄克制,身份神秘,京都第一人。  *  本文专注甜爽,节奏轻松明快,1v1,大神+爽文+甜宠+微幻+神秘身份。

江大神:每天都是我的翻车现场小说江溪溪靳宪完整版阅读

第7章 暂时不解除婚约

“我只知道是京都人士,身份很神秘。”

练恋想,既然江先生不惜得罪北城权门楚家也要跟那头结亲,想必背景深不可测。

“噢。”

见练恋一问三不知,江溪溪也懒得再问。

却见练恋又开口:“对了,大小姐,我听说那人好像是进了国家机密机关,背景雄厚,京都翘楚,就是……就是年纪可能比您大了那么一丢丢。”

“一丢丢,”江溪溪不禁失笑,若真是一丢丢,练恋才不会刻意提这么一嘴。

“到底多大年纪啊,”江溪溪心中挺同情原主,十几岁的年纪,婚事被人如此左右。

豪门多的是肮脏龌龊的勾当,不会对方是个老男人吧。

江溪溪如此美貌,唉,鲜花插牛粪上了。

“听说已经大学毕业了。”

对方大学毕业,可江溪溪才要上高中啊,年纪差有点大了。

“那还好。”江溪溪松了一口气,不是老男人就好。

未婚夫话题过后,江溪溪又跟练恋聊了聊旁的。

谈话中,江溪溪知道了,她最好的朋友叫宁沁柯,根红苗正的军人后代。

这几日之所以没见过是因为她和父母去了巴黎旅游。

跟她不对付的是姑姑江文妍的女儿,也就是她的表妹——沐薇薇。

江溪溪最近跟亲爸江文书很不愉快。

所以,这几日江溪溪病着,江文书并未出现。

其实,江文书都是等江溪溪睡着了才进屋。

他们父女二人都是倔犟脾气,没一个肯低头的。

对了,还知道了江溪溪就是她之前在北禄一初经常听到的高不可攀的“江学神”,北城不败的神。

一周前,她以满分位居榜首,考入了北城第一高中。

不错,就是这么逆天,门门满分,这成绩直接完虐江撷。

江撷。

这么说,等她去了北城第一高中,还有机会碰到江撷,真有意思啊。

……

可能是喝了药的缘故,江溪溪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练恋贴心地整理了江溪溪的被子,轻轻地走出房门。

在门口,她直接碰上了江溪溪的父亲江文书。

江文书,不到四十岁,相貌生得俊美异常,气质温润,然性格冷淡,少言寡语,生人勿近。

“先……先生。”可能是男人气场强大,练恋有些哆嗦,话也说不利落了。

“大小姐睡下了?”男人嗓音清冷非常。

“嗯,刚睡着。”练恋说,“您找大小姐有事?要不要我去帮您……”

“不必了。”

“是。”

“大小姐大病初愈,吩咐厨房做些清淡易消化的食物。”

男人淡淡嘱咐,声音冷漠,可对女儿句句关切。

“好的,先生。”

“罢了,她最叼,你让厨师准备好食材,我亲自做给她吃。”

能劳动官丞世家出身,甚少沾染阳春水的江文书亲自下厨的,估计只有江溪溪这个宝贝独女了。

“好的,先生。”练恋虽然吃惊,却也点头。

午饭时间,练恋江溪溪去餐厅用餐。

“爸。”出于礼貌,江溪溪主动给江文书打招呼。

坐在餐桌前的江文书看着文件,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

江溪溪坐下后,江文书也放下了文件。

因为只有江溪溪和江文书父女二人用餐,菜并不多,可色香俱全。

江溪溪尝了一口,这味道绝了啊。

有钱人家的厨师,厨艺的确不是大排档水平能比的。

见江溪溪吃得开心,练恋小声提醒:“大小姐,今天中午的饭菜都是……”

“咳——”

江文书一声咳嗽,墨眸幽深,吓得练恋一哆嗦。

“都是什么?”江溪溪问。

睨了一眼江文书,练恋没敢说,笑了笑,才道:“这些饭菜都是你平时最爱吃的,您多吃点。”

“嗯,好。”江溪溪的口味倒是跟她差不多。

练恋见江文书脸色缓了缓,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先生真是个别扭的矛盾体啊,明明关心得不行,面上永远云淡风轻,不咸不淡。

“今天,楚家老爷子带着楚寒来了家里。”

江文书猝不及防地开口。

江溪溪了解了原主的心意,自然就不那么在意。

“嗯,我回来的时候在门口碰见楚寒了。”

见江溪溪面色如旧,波澜不惊,他说:“楚老爷子的意思是,希望暂时不解除你们的婚约。”

“那爸的意思呢?”

男人喝了口汤,看着面色依旧憔悴的女儿,冷然道:“我答应了。”

1 2 3
继续阅读